在萬米高空乘客病發,中醫針灸治療效果顯著

導讀:中醫針灸大顯身手,針刺內關可刺激迷走神經,緩解心臟不適等癥狀。跟著小編來看看這位醫生是怎麼做的吧~

11月27日下午6點10分,北京飛往海南海口的HU7782航班上,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同仁醫院傳統醫學科副主任醫師陳陸泉等待飛機落地。

狹窄的過道裡,乘客們排隊等待使用洗手間,可其中一名乘客扶著椅背,不停用拳捶打胸口,這引起瞭陳陸泉的註意。

“他是暈機瞭還是有別的不舒服?”陳陸泉繃緊瞭神經。很快,飛機響起緊急廣播,印證瞭陳陸泉的想法。

“各位乘客,哪位是醫生,有一位乘客突發心臟病,現在機艙後部需要您的救助。”聽聞廣播,陳陸泉立刻起身,從隨身攜帶的背包裡取出針具包,向機艙後部走去。

陳陸泉到達患者身邊時,宣武醫院心內科專傢萬雲高和普仁醫院心內科醫生畢麗麗正在給陳先生查體。

患者陳先生既往有甲亢病史,但沒有心臟病史。他最近比較勞累,乘機前一晚和朋友喝瞭不少白酒,當天又沒有吃午飯,乘機2小時後就出現瞭心慌、心跳過速、憋氣等癥狀。但他站在過道裡反復錘打胸口,這些癥狀不但沒有緩解,反而有所加重。

“我當時心臟跳得很快,感覺頭也缺氧,要昏迷的那種。”回憶起當時的情況,陳先生仍然心有餘悸。

“患者脈搏130餘次,呼吸急促,右手還出現瞭拘攣。暫無休克和心梗風險,屬於心動過速伴有血鈣降低引起的肢體拘攣。”三位醫生緊急會診,得出瞭初步診斷。

“飛機上有沒有倍他洛克?”兩名心內科專傢開出處方,然而萬米高空的飛機上並沒有準備這一藥物。

“我建議針刺患者內關穴,興奮迷走神經,可以緩解患者心動過速的情況。”陳陸泉提出瞭針刺治療方案,兩位心內科醫生也表示贊同。

同時,萬雲高請乘務員幫忙在同機乘客處找來丹參滴丸口服,給患者口服,畢麗麗手扶著患者,隨時觀察。

2分鐘後,陳先生的心率降到每分鐘120次,癥狀有所穩定。陳陸泉又拿出瞭皮內針,貼在患者雙耳的耳穴,通過經皮迷走神經刺激調節患者心臟節律。並持續按摩患者手少陽三焦經,手陽明大腸經以緩解患者肢體拘攣。

5分鐘後,患者的心率下降到每分鐘100次以下,胸悶癥狀明顯緩解。此時,乘務員又找來速效救心丸,在西醫專傢的指導下給患者服用,並協調安排出座位讓給患者休息。

陳陸泉解釋說,內關穴是心包經的絡穴,具有鎮定安神、寬胸理氣、改善心肌供血的效果。

耳穴皮內針治療是建立在經皮迷走神經調節的基礎上的一種便捷的全息反射治療。

按摩手少陽三焦經、手大腸陽明經,對於改善肢體拘攣也有幫助。而西醫專傢建議使用的丹參滴丸和速效救心丸可以改善心肌缺血缺氧,增加冠狀動脈的血流量,改善心絞痛等癥狀。

“如果再晚幾分鐘,患者很有可能因為心跳過速及缺氧引起昏迷甚至休克,引起生命危險。”晚上7:45,飛機穩穩降落海口機場。陳先生連聲向醫生和機組乘務人員道謝後,自己安然走下瞭飛機。

“我有個習慣,就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時會隨身攜帶針灸針。”陳陸泉告訴記者,無論去哪裡,都會隨身攜帶一個筆袋,裡面裝著各種針灸用具。

2018年,陳陸泉在乘坐俄羅斯回國的航班上,一名外籍空乘人員出現瞭偏頭痛發作,無法正常工作,陳陸泉當時為她緊急施針並刮痧,立即緩解瞭她的頭痛癥狀。

陳陸泉在飛機上使用的針灸用具包

“針灸在救治急危重癥方面有自己的獨特優勢。”陳陸泉告訴記者,針灸具有雙向調節作用,起效迅速且副作用小,更重要的是,針灸用具十分便攜,緊急情況下可以就地施針治療。

陳陸泉告訴記者,作為具有134年歷史的老牌綜合醫院,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同仁醫院從未停止過中西醫結合治療耳鼻喉疾病的探索,在該院院長張羅的帶領支持下,開展瞭一系列療效顯著的中西醫結合治療五官科疾病的臨床研究及協作。

如上世紀60年代同仁醫院李新吾教授首創的獨具同仁特色的蝶腭神經節針刺術,就是利用針刺的良性雙向性調節作用,以一根5.5厘米長的針灸針,深刺西醫解剖位置中的蝶腭神經節來治療鼻炎等疾病,操作簡便、痛苦小、見效快、療效高、無副作用。

數據顯示,在對超過13萬名患者的臨床治療中,該方法對慢性鼻炎有效率達90%,變應性鼻炎為70.4%。大部分鼻炎患者經過治療癥狀可以得到緩解,許多慢性鼻炎患者經過數次治療甚至可以多年不發作。

目前,中西醫結合耳鼻咽喉科研究所、中西醫結合眼科研究所、孔嗣伯名醫工作室、李新吾名老中醫工作室、世界針聯中醫針灸傳承基地等已相繼落戶該院。

本報記者也第一時間采訪到瞭陳陸泉,一起點擊視頻看看吧~

I 版權聲明本文來源”深圳市寶安中醫藥發展基金會”,記者/黃蓓,版權歸權利人所有。        · END ·
編輯|白芷    視覺|花椒-商務聯系-
青黛|13418986412(微信同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