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勝玉:未來8年中美形勢研判

來源:昆侖策網

 

 

當地時間11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華盛頓白宮玫瑰園出席新冠疫情相關活動時表示,不確定下一屆政府會不會采取封鎖舉措。這一表態被美媒解讀為特朗普逐漸接受敗選事實。據美國有限電視新聞網(CNN)13日報道,特朗普當天在發表講話時說:“我不會,本屆政府不會進行封鎖。希望將來無論發生什麼——誰知道下一屆政府將是怎樣?我猜時間會證明一切。但我可以告訴你本屆政府不會進行封鎖。”CNN稱,盡管特朗普沒有明確提及自己即將離任,但他13日的講話暗示自己認為明年可能將由新一屆政府接任。
已經有很多消息判斷特朗普將宣佈參加2024年競選。四年後的今天,拜登將高達82年,特朗普則將和現在的拜登同歲,78歲。以此次特朗普以歷史最高票很多州微弱優勢敗選的結果看,以78歲的年齡繼續競選總統,打敗拜登重新執政美國可能性非常大。但是特朗普必須要反思本次大選為什麼輸。可以說,特朗普隻做錯瞭兩件事,一是疫情控制,二就是百姓遭受巨大疫情創傷時還進行一系列極端遏制打壓中國,完全沒有考慮百姓和企業迫切想要寧靜祥和及高度確定性的未來,百姓不想折騰,不想對未來產生恐憂和高度不確定性。
特朗普可能還沒有意識到,導致特朗普下臺的一個重點因素就是蓬佩奧。在蓬佩奧尼克松圖書館發表演講後,摩根斯坦利集團前首席亞洲經濟學傢斯蒂芬·羅奇於2020年8月5日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撰文,直斥美國以蓬佩奧為首的反華“四人幫”對中美關系一竅不通,並直言我們拿下美國“四人幫”的辦法就是大選。拿下蓬佩奧,就是通過拿下特朗普。有多少厭倦反感蓬佩奧的人把票投給瞭拜登,我們不好統計,但肯定是有一部分的。羅奇的文章並指出,蓬佩奧們缺乏中美經貿關系基本常識,論點從整體上看站不住腳,都是由陰謀論和缺乏基於事實的分析構成。這涉及三個關鍵領域:經濟、新冠疫情甩鍋以及對美中關系的定位。文章提到這四位官員是律師出身,既缺乏在這方面發表意見的背景,也缺乏實踐經歷。當然,這就是政治,怎麼來都行。即使是這樣,他們表現出的脫節仍然令人震驚。“四人幫”或許瞭解法律,但他們經濟學基礎知識的成績完全不及格。文章最後提到:解決美國的“四人幫”,我們有不同的方式——大選。
近日,蓬佩奧又在叫囂臺灣不屬於中國。蓬佩奧星期二在華盛頓的裡根研究所發表演講,揚言特朗普政府在對華強硬的問題上“還沒完”。據美媒報道,他使用瞭迄今為止最為惡毒的語言,罵中共是“馬列主義怪獸”,描述中國的體制“專制、野蠻”。這個即將丟掉國務卿工作的意識形態狂看來要為詆毀中國用盡自己最後的資源,並且把反華當成自己這段任職最突出的標記。蓬佩奧的這些對華言論,和大選前由蓬佩奧主導的一系列對華行徑,其達到的效果是一樣的,那就是加劇美國人民對未來中美關系的高度恐憂,極大的增強瞭美國人民對未來的高度不確定感。而這種恐憂和不確定無法預期的心理,恰是特朗普被趕下臺的重要因素。
誠如我十月14日的文章觀點,遏華過激致恐慌將推動特朗普下臺。今天的結果很明顯驗證瞭文章的判斷。一個深受疫情肆虐創傷的美國,一個深受國傢分裂危機的美國,一個深受未來生活高度不確定恐憂的美國,這一切也都因為特朗普的各種極端行為給美國人民制造瞭巨大的對將來生活的不確定,而這種不確定的創造者,居功至偉者是蓬佩奧,而不是特朗普。大選前大半年,一系列極端行為是蓬佩奧領導下的國務院做出的,而不是特朗普領導的白宮率先和主動做出的。導致特朗普下臺的根本因素除瞭疫情,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遏華偏激過於極端,叫囂脫鉤和冷戰,致全美上下、美國廣大人民廣大企業出現對未來世界局勢的高度不安、恐慌與忐忑。在疫情肆虐深重的今天,美國人民迫切期待安穩的世界大好寧靜祥和環境,美國人民不想再看到各種亂,各種極端,各種不安和恐憂。換掉特朗普,這一願望或許有可能實現;換掉特朗普,至少能拿下極端過度的蓬佩奧。
四年後的特朗普,相信能看懂自己為什麼輸給瞭瞌睡喬。不是因為拜登多優秀,而是因為自己沒做好。特朗普之所以為什麼輸,拜登和拜登領導的民主黨,也將引以為戒。特朗普,及特朗普自己所在的共和黨,四年後也將引以為戒。這種引以為戒,就能把中美關系框住大體,就能讓中美競爭不至於走向極端和瘋狂。這是有利於世界和平的人類理智,也是有利於中美兩國和平共處的相對克制。要知道,美國扼殺中國,本質上也是為瞭利益和那點超級大國地位帶來的尊嚴。美國也不可能拿更大的利益失去來換取小得多的打壓利益。打壓獲取的利益,一定不能帶來美國更大的利益失去,這是美國的必然選擇。
此次大選特朗普獲得瞭比2016年更多的總票數。因此盡管輸瞭選舉,但特朗普仍擁有數百萬共和黨選民的支持,並在共和黨內部仍有很大的影響力。“如果他決定在2024年再次競選總統,考慮到他在共和黨選民中的支持率,他在初選中勝算很大。”文章寫道。南卡共和黨國會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Graham)周一在福克斯新聞廣播上表示,如果特朗普的法律鬥爭不能讓他在2020年贏得大選,那麼他應該在2024年再次參選。“我會鼓勵他考慮這麼做。”特朗普的許多其他盟友也暗示,他將在2024年再次參選。前白宮幕僚長馬瓦尼(MickMulvaney)說,他“絕對”預計特朗普四年後會再次參選。馬瓦尼說:“我絕對預計總統會繼續參與政治,也絕對會把他列入2024年可能參選的候選人名單。”
78歲的拜登的四年,再加上78歲的特朗普的四年,這就是中國將要面對的未來八年的美國老人領導的美國。
從目前透露的消息看,奧巴馬、希拉裡、賴斯等一眾奧巴馬時期的人物都將在拜登的新政府中發揮重要作用。拜登的政府,隻會像奧巴馬的政府,而不會更像特朗普的政府。特朗普的政府,也隻會更像自己,而不會像拜登看齊。那麼,這就決定瞭美國的大政方針在今年的前八年,由奧巴馬轉向瞭特朗普,在今年的後八年,將由特朗普轉向類奧巴馬,再由類奧巴馬,轉向特朗普。
這種左右來回搖擺的美國大政方針,於中國將是利大於弊的。筆者曾在“美國的衰敗表象與根源”一文中提出:今天的美國強大軍事,基本是在做無用功。美國的衰敗本質使強大的軍事發揮不出應有的價值,難以變現經濟利益。核武器讓世界更安全。美國接不接受中國崛起和軍事不會有更多關系。經濟體量的中美倒過來造成的全球經濟影響力,將是未來美國接受中國崛起的主因。未來兩位78歲總統領導美國的八年,將極大可能見證中國經濟體量超過美國。美國的衰敗會是個不短的過程,可能會持續二三十年甚至更久,但判定已經開始衰敗,不會有問題。我們回顧英國等大國衰敗歷史,都是有個階段。但衰敗早期的事實是可以判斷衰敗已經在發生。如果還是在簡單兵器時代,衰敗大國會利用軍事力量做出軍事行動打壓崛起大國,但現在,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就像我曾經在一篇文字中所說,核武器時代,修昔底德陷阱不適用。
將來這八年,中國也必將繼續遭受來自美國的各種科技、貿易、盟友等方方面面的打壓,但筆者認為,這都不是大事。一切的非戰爭外的利益之戰,都無關根本痛癢,各種打壓本質上有利於中美兩國更高質量更好發展。貿易戰科技戰甚至可能的金融戰等,對中國不會是壞事。尤其是在我國的國傢領導體制下,需要有外力帶來的威脅才能促使執政黨時刻持有危機意識,時刻清醒查找差距,時刻保有堅強鬥志。所以美國人這種各方面的打壓,真是能推動中國進步之舉。我們很多科研之虛、發展之虛,需要美國這樣的對手幫我們好好擠壓水份。我們既有的提拔制度機制,造就瞭官員極其追求被上級認可的註重宣傳政績業績的風氣,而這種風氣,在美國釜底抽薪的打壓和擠水份中,將能很好的扼殺,而讓薄弱之處更容易原型畢露。
美國的大政方針盡管左右搖擺,但在遏制中國上必定會有較大共識,這是正常的。民主黨和共和黨對遏制中國有共識,這不是壞事。中國的發展也不應該寄希望於別國對我們多好。14億人口的體量,隻要紮實發展,任何一個國傢制裁我們,都會適得其反,成為我們制裁他們。我們要看重自己的地位和巨量市場,也要用好這種優勢作為一種制衡別人的力量。不能看輕自己,更不能不能討好求全。當今世界,隻有實力讓人尊重。不是討好能謀來友好的時代。中國的南海、臺灣、新疆、香港等問題,不能想著討好西方的方式來處理,自己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以這些方面討好西方換來好聽的,是本末倒置。中國涉嫌主權的事,容不得拿來討好西方。
中美未來八年的局勢,將是兩個強者明裡不撕破暗裡掰手腕的八年。中美競爭,不會誰把誰搞垮,輸的隻會是誰自身出問題的一方。那麼這八年,將是決定天平走勢的八年。本質上來說,天平走勢已經偏向中國,隻是美國還不想承認和接受罷瞭。這未來八年,就是讓美國從心裡承認和接受的過程而已。這就猶如特朗普剛剛經歷的這一個星期一樣,從不想不敢接受下臺的事實,到適應和接受自己已經被下崗的事實。這是一個極其正常的接受事實的過程。
(作者:昆侖策研究院研究員)

·“百裡荷塘”為您提供國際、國內重大的現實和歷史問題的評論、回顧。

·“百裡荷塘”致力於維護國際正義、凝聚民族精神、弘揚民族文化。

歡迎垂註,歡迎體驗,歡迎轉發。輸入微信號:wsqszdx1226或:掃一掃如下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