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信號,央行即將變臉,緊縮要來瞭

歷史:一夜虧80萬!風暴馬上要來瞭

作者:暴哥

來源:暴財經(ID:icaijing123),轉載請聯系baoge-cj或評論留言

央行是中國的政策性銀行,央行的每一個動作背後往往有蘊含著深意,也是中央調節中國經濟重要棋子。

11月30日央行又走出瞭關鍵的一步棋。

央行進行瞭7天逆回購和MLF操作,分別是1500億元的7天逆回購和2000億元的MLF,共3500億元。操作的利率和以前一樣保持不變,分別是2.20%和2.95%。

這一次央行的操作其實已經超出市場預期瞭,而30日到期要收回的資金隻有400億的逆回購,也就是說央行一下子給放瞭3100億元。

另外,等到12月15日,還會進行新一輪的操作(含對12月7日和16日兩次MLF到期的一次性續做)。

如果說現在的短期市場資金情況,從上海銀行間拆借利率可以明顯看得出來,短期內,銀行並不缺錢。

看看下面的利率走勢,隔夜利率現在都掉到1%左右瞭,相比前段時間下降瞭很多,盡管最新的數據有所反彈,但還是處於低位。

 

01

那麼在銀行短期內並不缺錢的情況下, 央行為什麼還要那麼豪氣放錢,難道就不怕通脹、經濟過熱嗎?

首先,央行這一波2000億元的MLF操作含有未雨綢繆的意思,其實按照過往的經驗,一般來說每年12月份都是財政支出擴張的月份。

因為12月份中國會有一大批央行以前操作的資金到期。根據wind數據,今年12月上旬就有1.14萬億的流動性到期,其中逆回購5400億,中期借貸便利6000億。

如果等到12月份再進行MLF續做,太集中瞭,給人一種大放水的感覺,勢必會短時間內影響到市場的預期和穩定。所以央行提早操作。

其次,這是避免系統性風險爆發。

最近中國經濟面臨著三大戰役,分別對應房地產、互聯網壟斷和打破剛性兌付。

而剛性兌付的打破也導致瞭最近一批債務違約,比如比較典型的是華晨集團、清華控股和永城煤電的債券違約。

這直接導致瞭債市躺倒一大片,債券市場情緒恐慌。這是中國供給側改革不可避免的陣痛。

但是中央也不可能不管不顧,任由發展,因為這或將會導致投資情緒變成一潭死水,最終演變成系統性風險。

所以中央一方面要控制債券違約,比如在11月21日中央開會定調,堅決零容忍,嚴厲處罰逃廢債行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另外一方面央行也要配合給市場註點水,增加點流動性。這也是為什麼盡管從11月中旬以來隔夜shibor利率一直走低,而央行並未停止放錢的腳步。

02

今年疫情來襲,中國經濟水深火熱,第一季度國內的GDP倒退6.8%。央行為此也放瞭不少錢來救市,相比2018和2019年,2020年的M2增速明顯高瞭不少。

到今年第三季度累計GDP增速才轉正,增長0.7%。各種經濟數據才得以逐漸恢復正常,前三季度中國各項指標基本上都轉正瞭。

比如農業增加值同比增長3.8%、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2%,服務業增加值增長4.3%,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0.8%,貨物進出口總額增長0.7%,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實際增長0.6%……

但凡事都是兩面性的,特別是杠桿和放錢。

今年在經濟恢復同時,房價也上漲瞭。

根據國傢統計局數據,2020年6-9月份全國新建商品住宅單月成交均價均超過1萬元/平米。今年全國房價進入“萬元時代”,這說明疫情並沒有影響房價增長的腳步。

另外有7座城市今年的房價漲幅都超過20%,深圳更是一套房就能漲上百萬甚至幾百萬。

最近深圳華潤城的買到一套房就賺500萬的消息就上瞭熱搜,遭到新華社的點名批評。

炒房是不能興國的。

最近央行前行長的周小川也急瞭,在11月27日發佈一篇《拓展通貨膨脹的概念與度量》的文章,裡面就直言:資產價格不納入通脹考慮已不行瞭。

另外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長張曉晶也在最近講到,今年國內的杠桿率也在提升。前三季度已經上升瞭27.7個百分點,換言之債務規模是GDP的2.7倍。

10月末,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64.5%,較去年同期提高0.3個百分點,距離降杠桿目標(63.7%)還有0.8個百分點的差距。

未來,降杠桿將會是國傢的重頭戲之一。

這些其實是給瞭我們新信號:未來央媽即將變臉,相比今年,明年貨幣收縮就要來瞭。

規則有變,將本號設為星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