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盛和夫:區分人生之明暗的緯線並非幸與不幸,而是心態

導讀

縱觀稻盛先生一生的成就,上天並沒有給他一個幸運的開始,成功也並非是註定的。但是,稻盛先生將這些不利條件一一轉變成瞭成功的基石。

本文摘編自經營大師稻盛和夫著作《稻盛和夫自傳》,正和島作為東方出版社合作方,經授權發佈。

作者 | 稻盛和夫    編輯 | 夏坤

來源 | 正和島(ID:zhenghedao)
區分人生之明暗的緯線並非幸與不幸,而是心態。遭遇困難之時,不能放棄希望;取得成功之時,不忘感恩與謙虛。
永遠積極地、從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開始,全身心地投入。人若能做到這些,那麼不管他身處何種境地,必能重新振作。
01人人都是經營者
我經常使用“同志”“夥伴”這樣的詞。因為我們公司和其他一般公司創立的過程不同,是以我為中心的8位志同道合的人凝聚在一起,由出資幫助我們的各位朋友作為股東組建起來的。
團結一心是公司經營的基礎。
公司內部的關系不是經營者與員工這樣的縱向關系,而是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共同實現夢想的“同志”關系,也就是稱之為“夥伴”的橫向關系。
創業以來,我們心連著心、歃血為盟、宣誓不惜一切為瞭大傢而努力。像我們這樣的小公司,如果大傢四分五裂的話,那將一事無成。
10個人或者20個人組成一個大傢庭,就會產生強大的一體感。比如說,負責營銷的人飛奔回來說:“接到瞭訂單!”大傢都會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樣高興。深夜,有人買來瞭街邊叫賣的烏冬面,一句“面來嘍,大傢歇一會兒快來吃吧。”整個工廠就會沸騰起來。
所以說如果帶著傢人般的情懷來經營公司,員工和公司都會變得很幸福。以這個為目標,我一直考慮怎樣做才能最大限度地發揮個人的能力,讓大傢工作的充實而有意義。
最後我想到隻要回到創業之初的狀態就行瞭,把大傢都變成經營者。把整個公司按照工序、產品類別細分為若幹個小組,下放權力,讓它們像一個個小公司一樣經營,並采取獨立核算的方式來管理。
按此做法雖然公司越變越大,但是如果秉承企業發展之目的,將其化整為零,並實現獨立核算,這樣如同中小企業者一樣具有經營者意識的管理人員和員工就會競相輩出。
不僅如此,企業的成員都要明確自己所屬企業的目標,並為實現這一目標各盡其職,這樣,員工的個人能力也會提高,工作也變得更有意義。
02經營好似馬拉松
隨著公司規模的逐步擴大,有人建議我考慮上市的問題。於是1971年10月,公司決定在大阪證券交易所第二市場和當地的京都證券交易所上市。
相對於400日元的公募價格,開盤價達到瞭590日元,初日成交量達到80萬股,這讓我感觸頗多。我經常喜歡把企業經營比作馬拉松,日本企業在戰後的1945年(昭和二十年)重新開始瞭馬拉松比賽。
參賽的選手既有從戰前堅持到戰後的大企業,還有在戰後像雨後春筍冒出的黑市商人。他們都在企業戰爭這個漫長的比賽中奔跑著。
京瓷是在1959年創業的。當時的第一梯隊已經遙遙領跑瞭14公裡,而我們那時才剛剛站在起跑線上。對於長跑,我們完全是個門外漢,窮的連鞋都買不起,就是一副衣衫襤褸的寒酸樣。
雖然從沒有跑過這樣的比賽,自己也不知道這場比賽的答案,但是我們擁有超乎常人的旺盛進取心。
既然決定出場,就要抱定悲壯的信念全力以赴。既無資金、亦無人才,一窮二白。由它去吧!在這場殘酷的比賽中,隻能不顧一切地一路狂奔,奮力沖刺。
在比賽的過程中,有人停下走瞭起來,有人摔倒脫離瞭跑道。我們目不斜視,隻管咬緊牙關向前奔去。轉過彎道後,突然來到瞭視線開闊的直線跑道。我們看見瞭在第二市場的第二集團背影,不禁大聲驚呼:“我們竟然都跑到這啦!”
為瞭投資者和股東我們也必須要不斷取得勝利。我號召大傢:“要有責任感和心理準備,要像《奔跑吧,光太郎》那首歌裡唱的那樣,奔跑到雙腿折斷。不,即使折斷雙腿也要永遠奔跑。”讓世人看看我們這匹鄉下馬駒的鬥志。
03一心助人
京瓷與雅西卡公司(YASHICA)進行合並的這一舉動在當時引起瞭巨大的社會反響。
雅西卡公司曾經是相機產業的名門企業,其推出的世界第一臺電子照相機“YASHICA ELECTRO 35”曾掀起瞭熱銷狂潮。但受石油危機後的經濟低迷和日元升值的影響,經營出現惡化,背負瞭巨額債務。
1983年初,經由一位朋友介紹,雅西卡公司的遠藤良三社長(後來的京瓷副社長)前來請求我挽救即將倒閉的雅西卡。
援助雅西卡公司的方法之一是持有它一定數量的股票。我認為,若要真心相助,就應該下定決心不論結果如何,都要不離不棄。畢竟在我看來,既然承諾幫助,最人性的做法就是要對其所有方面負責。
與雅西卡合並後,雖然在殘酷的過度競爭中,企業重整困難重重。但是,無論多麼艱難,我們從沒有過裁員,這些被保護下來的員工,在之後開創的第二電電(現在的KDDI)等新事業中發揮瞭巨大的作用。
當然也有人認為京瓷是依靠積極的M&A(企業的合並、收購)來實現規模擴大的公司。但是,事實上,我在任何情況下,都從未主動地去並購。我隻是因為受人所托,一心想去幫助對方的員工,並且十分珍惜這種緣分而已。
當然,作為企業的最高層,我並非是感情用事,而是在看清對方企業最高層的人品、公司的風氣以及考慮到合並後的影響等多方因素後才做的決定。
雖然合並後的每個公司,在重建時都經歷瞭無法言盡的辛苦,但是,我相信幫助對方的企業員工是一件善事,並且堅持到瞭最後。
正因如此,我才有瞭福報。
04回饋社會
我一直認為企業是得到來自顧客、股東、交易夥伴等很多人,還有地區、國傢、國際社會等各方面的幫助才發展壯大的,所以企業要以各種形式回饋社會,建設一個更好的社會。
京瓷創立的第4年,就積極地投入到服務社會的活動中,例如公司在年末,會開展幫扶地方的募捐活動。
隨著公司的成長,活動規模繼續擴大。這些都源於我為社會為世人做貢獻這一純粹的經營哲學。對人類、社會具有重要意義的事業是我們關註的重點,因此對於在資金方面需要支持的公益事業,尤其是在學術、文化、地域社會等方面,我都不遺餘力地做出貢獻。
另一方面,企業在追求利益的時候,要遵守為人之道。對於企業來說,追求利益固然重要,但是用騙人、陷害人這些邪門歪道來實現利潤的話,企業是不會長久下去的。
我把企業應有的光明正大的態度稱之為“求財有道”。同樣,在使用這些財富時,不能為瞭私利私欲,要將其用之於社會、用之於人類,這才是為人之正道,也就是“散財有道”。
企業傢從得到的利潤中,上繳稅金為社會服務,再把剩餘利潤的一部分回饋社會,這是一種高尚的行為。
我相信,如果每個企業都懷有一顆純潔之心,量力而行地為社會做出有意義的貢獻,相信整個社會都會變得更有人情味、更加豐富多彩。(本文完)

作者 | 稻盛和夫    編輯 | 夏坤

來源 | 正和島(ID:zhenghedao)

原文標題:稻盛和夫:別讓欺騙、陷害的卑劣手段,毀瞭你的企業

文章摘選自《稻盛和夫自傳》,東方出版社出版,轉載請聯系取得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