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博弈——寫在中國資本市場創立30周年之際

今天,中國資本市場正式步入而立之年。

30年前,深滬證券交易所相繼開業,新中國證券市場的大幕徐徐拉開。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封閉到開放、從單一股票市場到多層次體系,中國資本市場逐步發展成為參與人數最多、市值規模名列第二、服務實體經濟能力顯著提升、影響力輻射全球的大市場。

與歐美資本市場數百年的發展史相比,中國資本市場剛剛走過30年,時間很短,卻也因此更加波瀾壯闊、風光無限。

早在上世紀80年代,上海、成都等地就出現瞭股票和資本市場的雛形。1986年11月,鄧小平將一張面值50元的飛樂音響股票贈送給紐約證交所董事長范爾霖,以此表達中國推進改革、對外開放的決心,一時傳為美談。1990年,深滬兩傢交易所開業之初,分別隻有五隻和八隻股票掛牌交易,起步卑微,但新中國資本市場自此正式奠基,意義非同小可。

中國資本市場產生於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的過程中,早期市場化程度低、運行不規范等問題較為突出。比如,股票發行采用配額和審批的方式;國有股、法人股暫時不能流通;二級市場缺乏穩定資金來源,莊傢操縱成風;上市公司機制轉換不徹底,一些公司治理混亂,等等。這些成長中的問題,隨著中國資本市場改革的逐步深化,制度的日漸完善,得到瞭不同程度的化解,A股的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程度不斷提高。資本市場在國民經濟中的角色,也從最初謹慎試水,中間一度為國企脫困服務,升級到如今在資源配置和高質量發展中處於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樞紐”地位。

回顧過去30年,A股經歷瞭一輪又一輪的牛熊轉換,曲曲折折的K線圖背後,刻畫的是一個個迎難而上、砥礪前行的腳印。1998年,首批公募基金問世,邁出超常規發展機構投資者、改善投資者結構的第一步。1999年7月,《證券法》實施,資本市場終於有瞭大法可依。2002年,《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投資管理暫行辦法》發佈,打開瞭國際資本直接參與A股投資的大門。2005年,股權分置改革破題,解決瞭A股市場同股不同權這一重大的結構性問題,消除瞭市場的一個重大梗阻。2009年起,創業板、股指期貨、科創板絡繹而出,資本市場層次不斷豐富。最近幾年,A股相繼納入全球各大指數,成為全球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吸引瞭越來越多的國際資本。

經過30年發展,中國資本市場從幼苗長成瞭參天大樹。上市公司群體迅速壯大,已超過4000傢,大批傳統國企特別是國有銀行通過股份制改造進入資本市場,完善瞭公司治理結構,建立起現代企業制度,提高瞭競爭力。大量民企借助資本市場獲得瞭直接融資,打開瞭發展空間,實現瞭騰飛。A股市場培育出瞭一批在國民經濟中具有舉足輕重地位的核心資產。投資者群體不斷壯大,價值投資、理性投資日益深入人心,各種類型機構和海量個人投資者活躍於市場,民眾投資理財意識覺醒。直接融資和價值發現功能攜手發力,提高瞭市場配置資源的效率。

環顧全球,近現代大國崛起的背後,都離不開一個強大的資本市場。1609年,荷蘭人在阿姆斯特丹成立世界上第一傢股票交易所。1792年,24名經紀人在華爾街的一棵梧桐樹下制定交易協議,紐約證券市場由此發軔。資本市場上的“偉大博弈”,成為過去幾百年來世界主要經濟體發展和騰飛的重大助推力量。新中國資本市場創立至今,雖然隻有短短30年時間,但發展速度之快,活力之旺盛,再一次印證和充分展現瞭“偉大博弈”的力量,足以在世界資本市場發展史上留下精彩的一筆。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健康發展。2018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指出,資本市場在金融運行中具有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作用,要通過深化改革,打造一個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定位,道明瞭資本市場高質量發展在整個國民經濟、金融運行中的重要地位。

認識的不斷深化和定位的不斷提高,賦予瞭中國資本市場新的使命,帶來瞭新的發展機遇。註冊制改革在增量和存量兩個層面推進,取得瞭積極成果,依法治市成效顯著,投資者信心明顯增強。今天,不論是市場規模和效率、市場運行規范化程度,還是市場對實體經濟及創新創業的推動作用,均達到瞭30年前難以想象的水平和高度,資本市場已經成為中國市場經濟體系中最具韌性和活力的板塊。

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各種矛盾和沖突不斷,國與國之間經濟和科技競爭加劇。面對新形勢新變化,黨中央制定瞭加快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新格局的戰略,資本市場的地位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重要。站在過往30年發展的肩膀上,遵循“建制度、不幹預、零容忍”方針,堅持以服務實體經濟為方向,通過全面深化改革,進一步夯實制度基礎、市場基礎和法治基礎,發揮推動科技、資本和實體經濟高水平循環的樞紐作用,中國資本市場必將實現更大的跨越式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