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最後一個月,我在西藏等你

明天開始就是2020年的最後一個月,也因為丁真的爆火和中間小小的誤會,大傢除瞭對丁真的傢鄉川西心生向往,西藏也成瞭大傢夢中的地方。

如果你冬天去西藏,會發現遊人少瞭很多,但是去往拉薩朝拜的信徒卻多瞭起來。

有風又不至於太冷,落葉紛飛,又無蕭蕭落葉的淒涼感。

但無論拉薩變得多麼繁華,在街頭巷尾的茶館裡,在八廓街轉經的人潮中,你依然可以找尋到熟悉的味道,依然會淪陷在溫暖的陽光下,被虔誠的信徒所感動。

總有那麼一處,能觸碰你心中的柔軟,成為你心靈的歸宿。

你可以去瑪吉阿米閑坐,找個靠窗的位置坐下,看八廓街上人流攢動,傾聽那一夜的梵唱。

或者去八廓街轉經,在朝拜的人群中做一位虔誠的人,感受信仰的力量。

作為拉薩著名的轉經道,藏人稱為“聖路”,八廓街街道兩旁保存著古城原有的面貌。

它匯聚著來自各地的朝拜者,在老老的街道,在舊舊的小巷,穿著鮮艷民族服裝的藏胞和衣衫襤褸的信徒擁擠在同一條轉經道上。

在八廓街跟著信徒們一圈一圈的走,像是走瞭很久,走瞭很遠,沒有覺得累,內心很平靜。

八廓街上最繁華的一處莫過於大昭寺,已有1300多年的歷史,裡面供奉著釋迦牟尼等身像,在藏傳佛教中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

寺廟前人潮不斷,香火不斷,人們在青石板上虔誠的叩拜,口中喃呢心中所想,俯地留下自己的依托,酥油燈的香火長明,讓聖靈常駐在此。

大昭寺廣場的太陽明晃晃的,來大昭寺一定要來曬曬太陽,磕磕長頭。很多藏民從出傢門就一路長叩的藏民最終目的地就是這裡,隻為用自己的全部積蓄為佛祖臉上抹一把金粉。

藏民們很熱情,臉上雖然很黑很臟,但從來都是掛著笑容看人的。心中充滿虔誠,學著和藏民一般,為自己的父母傢人磕上幾個長頭吧。

八廓街就像一座開放的城,永遠人流如織。

所幸的是鉆進八廓街的小巷子裡,那些隱秘在居民區的小寺廟,隻有本地人才會朝拜,卻能看到當地最真實的宗教生活。

喜德林就跟拉薩的許多廢墟和老房子一樣,很少有人去關註。

但查過歷史後,你會發現喜德林曾經很輝煌,據說它有地道與大昭寺和佈達拉宮相通,後來因政變被焚毀。現在隻剩殘垣斷壁靜靜敘說著曾經的輝煌。

如今,喜德林完全融進瞭居民區,包圍著喜德林的大院,有藏民曬著太陽、喝著甜茶、聊著天,太陽灶上還燒著開水,生活得十分安靜閑適的樣子。

策門林在喜德林的東邊,隱藏在小巷深處。

若不是還有個標牌,真是看不出來個寺院樣,在這裡大部分小寺院都是這個狀態,從鼎盛到衰敗,與民居混雜在一起。

次巴拉康旁便是小昭寺,門前的煨桑爐,香火旺盛。

次巴拉康寺供著長壽佛,因此來此朝奉的人絡繹不決,轉經人有多少歲就在佛堂裡轉多少圈。

佛堂內燈火昏暗,通道狹長,藏民們手拿轉經筒,口念佛經,互相推擠著,虔誠地乞求平安和長壽。

在八廓街北面,過瞭著名的夏帽嘎佈,朝著大昭寺方向走去,進去的小路左邊就是一處小寺廟——敏竹林寺的轉經筒,總有很多信徒轉它,你也可以加入其間。

大轉經筒左邊的大殿上是一個類似“洗禮”的場所,每天上午都有眾多信徒排隊等候,據說拉薩隻有兩處這樣的寺廟。

八廓街,絕對不同一般的街道。

它穿越時空,見證瞭拉薩的昨天和今天。世界上恐怕找不到第二條街,像八廓街這樣承載信仰的同時雲集商賈,接受萬千信徒膜拜同時笑迎五湖四海的遊客。

倉央嘉措說:住進佈達拉宮,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薩街頭,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

這是中國也是世界最接近天空的聖殿,在生命止步的雪域高原,藏漢人民用雙手和智慧,締造出瞭一座信仰的豐碑,這就是佈達拉宮。

當這座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雄偉建築真正出現在眼前時,真的分不清到底該說它是寺廟、城堡還是宮殿?亦或全是。

1300多年的歷史,傳說中松贊幹佈和文成公主唯美的愛情故事,它是西藏建築藝術的珍貴財富,更是雪城高原上的藏民獨一無二的文化遺產。

在佈達拉宮可以滿足你對藏區的全部幻想——無論建築、珍寶還是愛情,都值得花上一日細細品味。

不過,因為如今每日的入宮人數有限制,進去參觀已成為一種奢望,除非你提前幾天一大早去排隊買票或是從黃牛手中購買高價票,否則就隻能在外圍轉一圈就好。

清晨日出時的佈達拉宮是一天中最美的時候。而觀看佈宮最佳的地點就是藥王山的觀景臺瞭。

當第一縷陽光照耀佈達拉宮的金頂時,它的白壁紅墻在晨光中以靜默的姿態安然矗立。

跟隨瑪佈日山腳下湧動的人潮,在行走中轉動經筒,轉動年輪。

我,就在這裡等你。



 微博:是柒公子啊  編輯:柒公子 

—  年輕人的美好生活指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