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銀時代,黃金機遇

撰文 / 溫   莎

編輯 / 張   南
設計 / 趙昊然

“這是迄今為止無與倫比、獨一無二的中國汽車供應鏈峰會。”

鈴軒獎評審團主席、汽車商業評論總編輯、汽場聯合創始人、軒轅大學校長賈可在開幕式上表示,在特殊的全球背景、中國背景和產業背景之下,中國汽車供應鏈正面臨著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

11月26日、27日,2020中國汽車供應鏈峰會暨第五屆鈴軒獎典禮在武漢順利舉行。

為期兩天的2020中國汽車供應鏈峰會有兩大特色:其一,主機廠采購負責人宣講采購戰略,主機廠研發負責人提供未來產品研發思路;其二,專傢學者和明星企業還將就零部件企業或供應鏈本身提升進行專題討論。

賈可博士說,“這場峰會是一個腳踏實地,非常非常接地氣的主零之間的交流、溝通平臺。創新不是天才的靈光一線,而是結合來自不同環境中的見解,創造出新的想法,今天是一個創新的舞臺。”

在賈可博士的期待中,鈴軒獎和中國供應鏈峰會要搭建的是一座主零之間前所未有的橋梁,將成為中國汽車零部件企業進化的最佳階梯,“未來將與更多的人一同繪制中國汽車供應鏈競爭力地圖,推動中國成為世界新汽車強國。”

以下是賈可博士的演講實錄:

一場特殊的峰會

尊敬的各位嘉賓、尊敬的胡曙光主席、尊敬的劉誓保書記、尊敬的趙福全主席,在座的一切的我的好朋友:大傢上午好!

今天我們在這兒開2020中國汽車供應鏈峰會,這是我第二次站在武漢聯投半島酒店的舞臺上,上次是8月份我們舉辦的第十二屆中國汽車藍皮書論壇。

中國汽車供應鏈峰會,如果以這個名字來看是第一屆,但伴隨著鈴軒獎頒獎典禮,它是第五屆,因為以前我們都叫中國汽車零部件創新論壇,但實際上創新論壇不能涵蓋它的全部意義,所以我們今年就正式更名為中國汽車供應鏈峰會。

這是一次在特殊歷史時期召開的中國汽車供應鏈峰會,特殊在什麼地方呢?

首先是時代背景,第一個時代背景是國際大環境導致瞭全球化的逆流,在技術上出現瞭保護主義;第二個時代背景是新冠疫情,大傢在2019年都不會想到這個事情,以前認為地震才是災害,但現在新冠疫情成為新的自然災害,導致瞭全球供應鏈的脆弱,這是一個大的時代背景。

再看中國的背景,大傢知道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瞭要逐步形成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際國內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也是針對剛才講的國際政治經濟環境的一種應對措施。剛剛舉行完瞭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要把科技的自立自強當作國傢發展的戰略支撐,要把發展經濟作為發展實體經濟戰略的支撐,這是中國的時代背景。

這次供應鏈峰會還有一個背景是產業背景,疫情期間,我們看到特斯拉的股票狂飆突進,蔚來汽車狂飆突進,後來理想汽車、小鵬汽車的估值也不得瞭,很多人看不懂,但實際上必須要看得懂,如果看不懂,這個時代就會很迷茫,這是一個時代背景。

這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新汽車真正的登堂入室。新四化、新四跨,代表瞭行業真正的發展趨勢。當然,它並不意味著傳統汽車一夜之間被革新,沒有那麼快,但這種時代的轉折正在發生。

剛才講的全球背景、中國背景和產業背景,共同構成瞭今天召開汽車供應鏈峰會的大背景。

對於中國汽車供應鏈來說,現在是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前段時間還有一些會議一直講,對零部件有一種悲觀的論調,當然也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希望零部件強則汽車產業強,這種說法當然也對,但它不具有建設性的價值。

一個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

我覺得現在對於中國汽車產業,特別是對於供應鏈來講,是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為什麼呢?首先,以前我們知道跨國汽車公司在中國如果要找零部件企業的話,一般就是走進口代替,主要是從成本角度考慮的,大多是一般的部件,基本上還不是那麼核心的。

中國汽車零部件企業一個比較好的發展時機是從桑塔納國產開始的,當時提出拒絕瓜菜代,所謂瓜菜代就是隨便糊弄糊弄,差不多就行,當時跨國公司在中國尋求低成本有競爭力的供應鏈,這是那個時代的準則。

但現在不一樣瞭,我們尋求的產品不再是一種簡單的進口代替,而是真正是中國低成本,同時又有競爭力的新零部件。

第二,原來想做一些高精尖的產品,但是大傢不一定信任本土的汽車公司,不光是跨國汽車公司不用,本土汽車公司也不敢用,但現在這種“卡脖子”的技術的備胎,真正有瞭登堂入室的可能性,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時代機遇。

汽車四化、四跨帶來瞭供應鏈新勢力。

我記得十多年前,上海交通大學的一位教授跟我講,他說中國電子電器水平太差瞭,要尋找國內優秀的企業,這當然是一方面,更多的是供應鏈汽車四化帶來的三電,帶來的智能網聯,帶來的數字化,軟件定義汽車帶來的全新供應商,這種供應商在中國還是很多的。

還有一個機遇是智能電動汽車的爭霸,我認為這種爭霸的前景隻存在於中美之間,日韓、包括歐洲都不行,老牌的汽車帝國是歐洲的,日韓是新興的,他們在智能網聯汽車未來的競爭上將是落後於中美的。

美國主要是以特斯拉為代表的這一批新興造車新勢力;中國是以蔚來、小鵬、理想為代表的造車新勢力,他們確實代表瞭一個方向,老牌的汽車公司,中國本土的也有很多都在突飛猛進,或者在這個方面的意識會更強。

還有一個歷史機遇,就是主機廠供應商的邊界在模糊,什麼叫邊界模糊?就是現在都在講軟件定義汽車或者都在講自動駕駛,或者叫智能駕駛,這一塊到底是誰主導,像特斯拉是自己主導,但是傳統汽車企業在這方面都是陌生的領域,甚至包括動力總成電池這一塊。

特別是軟件定義汽車導致的變化,今年長安汽車、上汽集團都成立瞭自己的軟件公司,之前大眾集團說要招一萬個軟件工程師,有人說這是軟件定義汽車動真格的瞭,但另外一個角度大傢又覺得不會,招一萬個怎麼幹。

實際上這就是未來的汽車競爭,特別是軟件定義汽車,到底是主機廠來定義,還是供應商來定義。供應商定義,等於供應商把主機廠脖子給卡住瞭,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系,這種邊界的模糊我有時候在想,主機廠未來的並購、融合可能會是一條路子,這對很多供應商來講是個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

還有一個大背景,大環境會導致國傢在研發投入等各個方面會有更多的支持。

這幾個是大的歷史機遇。

我們的中國汽車供應鏈峰會有什麼不同,今天臺下在座的各位的出席就意味著整個汽車供應鏈峰會就是不一樣的。

一.它以鈴軒獎獲獎企業和提名企業代表為主幹,集合瞭整個汽車供應鏈上眾多有競爭力的優秀的企業。

二.它構建瞭一個比較完整的供應鏈生態,每年每個大的主機廠都有供應商大會,我管這個叫供應商總大會。當然,今年是剛剛開始,也就是說很多主機廠采購負責人都成為我們的評委,參與瞭整個供應鏈的選擇,令主零之間有瞭溝通、有瞭交流,更加接地氣,現在主機廠跟零部件、供應商都匯聚一堂。

三.它構建瞭整零網絡或者生態系統,創新如果在一個封閉的生態系統就比較難,國際上有句話叫組合式創新,它要打破邊界,要形成一個新體系、新生態,大傢才能夠有更多的交流,才能夠獲得機會。

這是企業突破與重塑的一個重要的創新機會,現在是行業的大變革時代,大變革才有大創新,才給大傢帶來機遇,我們把整個汽車供應商的資源要素重新整合,這就是我們中國汽車供應鏈峰會的一個重要特點。

大言不慚也好,或者驕傲也好,可以這麼說,這是迄今為止無與倫比、獨一無二的中國汽車供應鏈峰會,是一個腳踏實地,非常非常接地氣的一個主零之間的交流、溝通平臺,這是讓我非常興奮和高興的。

創新不是天才的靈光一線,而是結合來自不同環境中的見解,創造出新的想法,所以今天是一個創新的舞臺。創新需要突破舊的生態系統,構建社群,在新的獨特的組織架構中產生。

什麼是“11321”

剛才我在臺下的時候,胡曙光主席問我們是構建的什麼樣的體系?汽車商業評論從2006年以來構建瞭一個叫“11321”的體系,什麼叫“11321”?

第一個“1”,是一本2B的雜志汽車商業評論,2B是從2006年開始一直到今天堅持的,我們這本雜志已經變成瞭一本每月一期的書。前兩天郵局對我提出瞭抗議,說你這本雜志太厚瞭,要增加郵費,我們國傢正式的要求隻要140多頁就可以瞭,我們做到瞭400多頁。

如果從供應鏈來講,我們是不計成本的,郵局說要增加郵費,但我們一直兢兢業業要把這本雜志做成拳頭產品,我希望這本雜志變成一本書,內容是比較深厚的,因為沒有深厚的內容再做成書也沒有用,但是我們把它做成書,內容也做結實,所以這是一個2B的雜志。

還有一個“1”是2C的汽場,我們結合產業的經驗,要給消費者提供真正的真知灼見,當然它離我想象得還很遠。我一直想的是我們不要寫那麼多傳統意義上的測評文章,那種測評文章下筆千言、離題萬裡,風花雪月寫一通,真正跟車沒關系。我們最好寫優點是幾個,缺點是幾個,現在整體局面不是很好,整個2C的產業鏈,就不說這些媒體名字瞭,我覺得整體上都離我們的想象還比較遠。

“3”是三大獎項,一個是鈴軒獎,就是零部件方面的獎項,鈴我們取瞭鈴兒響叮當的鈴,今年我們在原有專傢的基礎上請瞭20多位主機廠采購負責人當評委,更有公信力,更有廣泛的實踐性,我在這裡先給你們鞠一個躬,表示感謝,很不容易,但是我很幸運,大傢都比較支持。

第二個獎項是軒轅獎,11月份我在襄陽做入圍的軒轅獎整車測試,我這裡可以透露一點信息,通過這個測試我發現實際上中國本土品牌的競爭力相當好,如果再按照這個勢頭下去,合資公司沒什麼好日子,這個是我堅信的。

第三個是金軒獎,產業鏈條上的叫中國汽車品牌獎,是涉及到營銷、市場創新的獎項。

這三大獎項構成瞭我們對汽車行業非常深度的觀察,我們這些評獎都有很好的指標體系的,也有很強大的評審團,經過很嚴謹和專業的流程。

這三個獎項體系構成瞭我們對行業深度的觀察。

“2”是兩大論壇,今年8月份在這裡召開的中國汽車藍皮書論壇和為期兩天的供應鏈峰會,本來計劃一個在上半年,一個在下半年,但疫情導致瞭我們每年5月份召開的藍皮書論壇拖到瞭8月份,但是供應鏈峰會如期召開。

最後“1”是一個大學,這個大學是什麼概念呢?我們大學的Slogan叫“成就新汽車人”。因為我一直在不遺餘力地叫鼓吹也好,宣揚也好,就是新汽車。2015年的時候我們和趙福全主席一起辯論汽車四化,結果沒想到汽車四化成為很有熱度的名詞,站在時代的風口上,我覺得很有運氣的造瞭一回詞,造成功瞭。

現在圍繞汽車四化我們向新汽車進軍,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集聚的資源,我們會聚的能力,有助於更好地推動產業向前進,所以今年3月份我們火線上線瞭軒轅大學,以成就新汽車人為目標,巨浪一期班已經順利開班,至今三個模塊,從北京、上海到長春都完成瞭,行業反響比較熱烈。

我們通過“11321”構成瞭整個汽車行業的生態體系,用來給跨界探討創新賦能,今天汽車供應鏈峰會也是這個目的,希望借由這個結匯讓大傢更深入瞭解一下我們是誰。

言歸正傳,我們這次評獎過程也是跌宕起伏,評委們太認真瞭,我也是很高興的,整個過程我們在前瞻類和量產類各評出兩個金獎。此外是這些提名的企業,前瞻類是九個類別,量產類是十個類別,各有數傢企業獲得優秀獎。

我一直在想,我們評審過程中有很多案例都是非常好的,可能有很多遺憾,沒有獲得金獎,我們從這些優秀獎裡頭要再撈出兩個全場大獎,一個是前瞻類的,一個是量產類的。

我們從今天上午開始一直到下午4點之前進行投票,每個類別得分最高的還將產生兩個全場大獎,這樣的話就構成瞭整個鈴軒獎的獎項體系。這個也不分評委權重,也不分一般嘉賓的權重,就看誰的熱度高,咱們就選誰,不會出圈,因為就在這裡頭。

最後,我以汽車商業評論的Slogan“推動中國汽車向前進”來結束我今天的開幕致辭,今天正好是西方的感恩節,無論西方、東方都得感恩,所以我再次感恩在座的各位,謝謝!


特殊時期的特殊榮譽——18傢企業榮獲鈴軒獎守望互助獎

⇧置頂     ❂閱讀量 1365     ✎評論 2


30句話,看懂2020中國汽車供應鏈走勢(下)

❂閱讀量 1300     ✎評論 1


2020年,我們攢瞭一個局,串瞭一條鏈,下瞭一盤棋

❂閱讀量 1632     ✎評論 1


2020年第五屆鈴軒獎揭曉

♨熱點     ❂閱讀量 1518     ✎評論 1


尋找新汽車時代的領導力,軒轅大學巨浪1期長春站的故?

❂閱讀量 2390     ✎評論 2


如果用一個詞形容2020,會是什麼?還有2021……

❂閱讀量 1468     ✎評論 2


李斌:重新定義用戶體驗 | 汽車人的52堂必修課第二季第11講

❂閱讀量 2418     ✎評論 1


賈可:讓我們一起帶領行業找到明天

❂閱讀量 1463     ✎評論 1


好大喜長?消費升級?滿街皆是PLUS+

❂閱讀量 2224     ✎評論 2


點擊閱讀原文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