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歲小夥赴美讀研前意外查出艾滋病!父母極度震驚:從小學習優異的他怎麼會染上這種病

20多歲的小軒(化名),從小成績優異,學習方面沒讓父母操過心,父母也對他寄予厚望。前兩年,本科畢業的小軒順利申請上瞭美國知名大學的研究生,誰知就在準備出國前夕,意外查出瞭艾滋病。

原來,長期活在父母的高期望值下,小軒壓力非常大,內心萌生“叛逆”,因此經常會通過與陌生人的性行為來緩解壓力,獲得刺激。

得知兒子的檢查結果後,小軒的父母一開始尤為震驚,根本無法接受優秀的兒子會染上這種病。靜下來反思後,父母又陷入瞭自責:是我們沒有教好他,對他太嚴厲。而小軒本人,則是既焦慮又後悔內疚。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其實像這樣的病例,我們經常能遇到,基本上都是年紀輕輕的小夥子、小姑娘,真的為他們可惜。如果能充分瞭解艾滋病的風險,避免高危性行為,懂得正確使用安全措施,生活就不會因此蒙上陰霾。”杭州市西溪醫院副院長喻劍華說道。

與女網友見面發生關系時安全套破瞭
小夥子出瞭酒店就往醫院趕

最近喻劍華副院長遇到一個小夥子,在網上認識瞭一個女網友,聊得熱火朝天,便約瞭線下見面。見面後兩人火速來到酒店開房,發生瞭關系,然而過程中安全套破瞭。事後小夥有些害怕,不停追問女網友,對方在小夥的反復詢問下才坦白自己有艾滋病,“但我已經吃過藥瞭”。

憂心忡忡的小夥子出瞭酒店就往市西溪醫院趕,喻劍華為他做瞭相關的評估,制定瞭早期阻斷幹預治療。幸好,最後小夥檢查結果是陰性,沒有感染。

但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幸運的。小金(化名)是在一年前找到喻劍華的,那天他在診室裡,痛哭流涕,講起瞭自己的故事。

小金有一個相好的同性朋友,交往前小金已經比較謹慎,問過朋友有沒有艾滋病,朋友信誓旦旦地說沒有。之後兩人感情不錯。沒想到交往一年後,小金意外發現朋友在吃和艾滋病相關的藥。在小金的逼問下,朋友說出瞭事實:自己確實有艾滋病,但他真的喜歡小金,所以不敢告訴他,怕他知道後不再與他交往。

 

崩潰的小金連忙趕往醫院,果然不幸檢查出瞭HIV陽性。

“醫生,我是不是馬上要死瞭?”得知結果的那一刻,小金絕望地問。

喻劍華好生安慰他一番,告訴他:“不是的,看來得給你好好科普一下。艾滋病在發病期之前,可以通過吃抗病毒藥物,把病毒控制在最低水平,不讓它復制,對免疫系統造成危害,CD4維持在500個以上,HIV感染者的存活期可以接近正常人。”

一年過去瞭,如今小金還在繼續接受治療。喻劍華說,和第一次見到他時比,現在小金開朗多瞭。

杭州首傢HIV暴露後預防(PEP)門診開設
高危性行為後72小時內
一定要盡早幹預

12月1日是第33個“世界艾滋病日”,今年的主題是:攜手防疫抗艾,共擔健康責任。今天起,杭州首傢“HIV暴露後預防(PEP)門診”在杭州市西溪醫院正式掛牌,艾滋病高危人群可以在這裡進行咨詢並獲得有效的治療服務。

杭州市西溪醫院副院長喻劍華介紹,目前,艾滋病三大傳播途徑中,血液傳播和母嬰傳播已經得到有效控制,性接觸傳播成為艾滋病傳播的主要途徑。不少人對艾滋病防治知識仍缺乏瞭解,不知道高危行為後應盡快進行幹預(暴露後2小時內),最好不超過72小時。

開設“HIV暴露後預防(PEP)門診”的目的,就在於將預防關口提前,讓更多人知曉艾滋病暴露後可以去哪裡咨詢預防,進而盡早開展阻斷幹預治療以更好地防控艾滋病的傳播流行,有效降低易感人群艾滋病感染和傳播風險。

“暴露後預防性用藥並不是鼓勵大傢有恃無恐,恰恰相反,這是在強調預防性傳播傳染艾滋病最根本的措施是要倡導性道德,減少多性伴,避免高危性行為,在不知曉性伴是否感染HIV的情況下,堅持正確使用安全套,這才是強調預防性傳播傳染艾滋病最根本的措施。暴露後預防性用藥是發生無保護的高危性行為後不得已采取的預防措施,依然存在一定的感染風險。”

喻劍華提醒,不要將事前的主動預防變為事後的被動預防,但是萬一發生無保護的高危性行為,暴露者應盡可能在最短時間內(最好2小時內)進行預防性用藥,最晚不超過72小時,連續服用28天,最大可能降低艾滋病感染風險。這些抗病毒藥物可引起多種不良反應,輕微的包括惡心、 嘔吐等胃腸道癥狀,嚴重的包括腎功能衰竭、骨髓抑制等,必須經過臨床醫生綜合評估後選擇性使用,一旦發生較為嚴重的不良反應,應在醫生指導下進行藥物替換和方案調整。

據悉,目前該“HIV暴露後預防門診”24小時開放。

省市艾滋病報告人數均出現下降
老年男性、男男性行為人群感染者
占比有增加趨勢

據浙江省衛健委和杭州市衛健委最新數據,浙江省和杭州市目前均處於艾滋病低流行水平,但全省疫情分佈不平衡,性傳播為主要傳播途徑,老年男性、男男性行為(MSM)人群感染者占比有增加趨勢,同時受新冠疫情影響,影響疫情流行的危險因素也更趨多樣化和復雜化,因此防控形勢依然嚴峻。

2019年全省新診斷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5090例,較2018年下降5.3%,報告疫情首次出現下降趨勢,其中50歲及以上年齡組病例數1685例,較2018年上升12.2%。2020年1-10月,全省新診斷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3822例;經性傳播占96.3%,其中異性性接觸傳播2221例,占58.1%,同性性接觸傳播1461例,占38.2%;新診斷50歲及以上病例1238例,占32.4%,其中男性922例,占74.5%,傳播途徑以異性商業性行為傳播占比最多,占52.6%。截至2020年10月底,浙江省現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32918例,死亡3698例。

2020年1-10月杭州市新報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866例,較去年同期下降10.1%。這是杭州市連續第二年新報告人數出現下降趨勢。性接觸傳播仍是主要傳播途徑。今年1-10月份新報告感染者中,性接觸傳播比例達97.5%,其中同性性行為占60.2%,異性性行為占37.3%;60歲以上老年人占9.4%。

杭州市西溪醫院感染科護士長晏定燕工作快10年,見到瞭形形色色的患者,其中有些給她留下瞭深刻的印象。

一個是一對七十來歲的老夫妻,由兒子帶著二老來醫院檢查,兩夫妻都是陽性。門診室裡,老頭子坦白好幾個月前去外面找過女人,但他說好長時間沒有和老太太有夫妻生活瞭,為什麼老太太也有?說著說著,他突然發起火,反而質問是不是老太太對他不忠,把艾滋病病毒傳給瞭他。

還有一個是28歲的小夥子,有過同性性行為,可一直覺得艾滋病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有一次,他出現瞭肺部感染,以為是感冒,在醫院治療瞭一段時間,當醫生發現普通的抗菌藥無效時,讓他做瞭艾滋病檢測,一查是陽性。沒多久小夥病情加重,出現顱內感染,轉到瞭市西溪醫院。

  

小夥子傢在農村,父母比較保守,聽到兒子得瞭艾滋病這個消息後,怒不可遏,連連對護士長說:這個兒子我們不要瞭!

對此,晏定燕說:“很多人和這對傢長一樣,對艾滋病有偏見和誤解,認為這是一種不可治愈的疾病。其實,隨著醫療水平的發展,艾滋病及時使用抗病毒藥後傳染性大大降低,可以成為一種慢性疾病,遵醫囑治療,可以活得和普通人一樣。”聽瞭護士長的話後,小夥的父母總算平靜下來,積極鼓勵小夥繼續治療。

記者 張煜鋅
通訊員 沈文禮 任少凡 陳琳 嚴敏


看完瞭新聞,

我們一起來聽一下

今天的佩琦說新聞吧!


·太拼瞭!為瞭原價買茅臺,明起半個月內杭州上海飛茅臺機場的經濟艙票已全部搶光

·杭州有小店賣化妝品小樣居然要排隊!閑魚上李佳琦薇婭賣的贈品一搶就空!直男們陷入瞭沉思……


·“你是誰?”夫妻住同一間病房,卻早已不認識對方……杭州閑林東路上的“隱秘一角”


·央視點贊杭州!天城路不少便利店、快餐店最近多瞭一張提示,網友:我大杭州,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