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央婚戀日常|我為什麼要嫁一個這麼俗的男人啊!

● 作者 ╳林宛央       ● 來源公號 ╳宛央女子  

● 圖片 ╳ 本人生活照,侵權必究

___

上個月,因為回老傢,見瞭很多自己的老同學,也見瞭不少老公的好朋友。說來也巧,有天恰好和他的兩個同學,分別約瞭午餐和晚餐。

老公沒來,都是我一個人去赴的約。

其中一個不怎麼熟,之所以約飯,是因為要談一些事情。他見到我,是在湖邊一個餐廳,我那天穿的略微有點文藝,加上本來就是寫字的人,不經意間總是會和別人聊一些不那麼煙火氣的事情,他和我聊著聊著就問瞭我一句:

“其實,我真的很好奇,你為什麼會和馮哥在一起?我認識他很多年瞭,一直覺得他屬於活得比較糙比較俗,又熱氣騰騰的那一種。總感覺這樣的男性,不太會符合你這種寫作者的審美啊。”

類似的問題,我在晚上又被問瞭一遍。

晚上一起吃飯的是個女孩,很熟,是我倆共同的好友。

她問的是:“宛央,如果事情可以推倒重來,今天的你還會不會選擇馮先生?”我明白她的意思,女性30歲的選擇,常常會和20歲有差別,我自己曾經做過的很多事情,如果用我30歲的眼界和閱歷去衡量,是完全不會再選擇的。

19歲就和馮先生談戀愛,然後一路走到婚姻。說起來可以是讓人艷羨,也可以被人理解為——這姑娘啊,一看啊就是當年閱歷、資歷都很淺,一葉障目,沒得選懵懵懂懂就結瞭婚,和愛情有什麼關系呢?

我自己也問過自己這個問題。

如果一切可以重來,現在30歲的自己,還看得上馮先生嗎?

答案,無比肯定。重來多少次,我都還會選擇他。

我也是這麼回答那個女孩的。

她說,真好,原諒我曾經一直以為他的俗和直男性格,是很不對你胃口的,一直替你們擔心。現在聽到你這樣說,突然覺得很感動。你能和我講講,是婚姻裡的哪些瞬間,讓你變得如此堅定嗎?

太多瞭。

如果細數,可能要說上很久。

但我始終忘不瞭的有三個:一個是婚前他用瞭自己所有的存款,買瞭房子隻寫我的名字;一個是我去年做手術,躺在醫院裡八天,他事無巨細照顧我,天天晚上給我洗腳;還有一個是很小很小的事情,是有次出去旅行,我說好喜歡看別人打水漂啊,他就在瀘沽湖那裡為瞭打瞭兩個小時的水漂,我們都沉默不言,但心裡的快樂蔓延得無邊無際,比瀘沽湖還要壯闊。

是的,他的確生活得很糙,有時候還接地氣到讓人覺得俗,但他滿足瞭我對愛和婚姻的雙重要求。

在愛裡,我渴望浩瀚的快樂,他給我瞭;在婚姻裡,總有一些時刻,我需要有人撐我一下,他也從未缺席。

當然也有現實的考量,我對錢沒那麼貪心,但也絕不想陪別人過苦日子。

他也一樣。

而且我們都有這種能力。

當然,有時候也會被一些刻薄的人說:“那還不是因為你們都太平庸,找不到條件更好的。扯什麼愛情。”

隨便別人怎麼想吧。

反正快樂不快樂,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無需別人懂,更無需別人認可。

和馮先生在一起,反正我每天都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周,去遊樂場抓娃娃,我戲精上身,把《歡樂頌》裡關雎爾說的一句話照搬來對他說:“世界就像一個巨大的夾娃娃機,我隔著玻璃,隻想得到你。”

這種突然發膩的情景,我幾乎每天都要演一遍。

然後我問他:“那麼我是你的什麼呢?”

他說:“空氣。”

我很開心,說:“真好啊,原來我是你賴以生存,每分每秒都離不開的那種存在。”

他說:“嗯,那個,你知道的吧,成都的空氣,一到冬天,就想讓人戴上口罩。你是這種空氣。”

我,一邊使勁兒踢他,一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末也是哈哈哈的一天。

我倆去西嶺雪山泡溫泉,途中路過一個叫作鶴鳴山的地方。

我說:“我說鶴鳴這兩個字真好,拿來起名字,也很雅致。”

他說:“是啊,真奇怪,明明意思一樣,就是比‘狗叫’”要好聽。”

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他又解釋瞭一遍:“鶴鳴,是不是動物叫?狗叫,是不是也是動物叫?明明幹的都是一樣的事,但是管別人叫‘鶴鳴’你就說好聽,我要是敢喊你‘狗叫’,你肯定錘死我。對狗來說,一點都不公平!”

我:“………………”。

我看《三十而已》說許幻山真氣人,天天拿老婆的錢養小三。

他說:“老婆,你放心,我要是出軌,保證給你掙錢。”

我倆一起看《脫口秀大會》,為楊笠吐槽男人那一段爭論不休。我說:“哎呀,你現在知道瞭吧,你看看你們男人對女性有多少偏見。”

他說:“那你們女性也很傲慢啊!”

一聽到這個,我本來想和他吵個架的,他又來瞭句:“所以,男人和女人,你和我,在一起,就是《傲嬌與偏見》,人人看瞭都要誇一誇的浪漫愛情啊。”

還吵個屁啊,又是哈哈哈哈哈哈哈的一天。

這樣的對話,差不多每天都會在我傢裡發生。我媽,我姐姐,我表妹,誰來我傢,都說和他在一起可太快樂瞭,笑得眼角皺紋都出來瞭。他一聽這話,趕緊說:“那不行,你們不能笑,隻能我老婆笑,不然,你們每個人都追著我讓我給你們買眼霜,我就得破產瞭。”

所以,我為什麼要嫁給我老公這樣的俗人啊。

因為我是愛笑的女孩,因為他願意給我買眼霜!就這麼簡單。

-轉發和點贊都是鼓勵-本期作者:林宛央。公眾號:宛央女子。瀟灑派生活者,暢銷書作者,未來知名編劇。一個不走千篇一律的人生,卻過得比誰都瀟灑的姑娘。忌矯情,治拎不清,喜歡你的不盲從。商務合作請聯系微信:qiuxiangjie0122。往期好文推薦  點擊標題即可閱讀

白冰穿高定禮服被嘲,和甄嬛穿純元故衣被廢一樣,都讓人覺得悲涼。

原來甄嬛與安陵容不同的愛情觀,影響瞭她們一生!值得所有女人警醒!

《喜寶》:把撈女傳奇拍成瞭愛情故事?並沒有。這是個天大的誤會。


微博:@林宛央個人公眾號:宛央女子(Apple1990-ku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