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犯罪是一份苦逼的“工作”

點擊藍字關註我們

癱瘓半個美國的僵屍網絡DDoS攻擊,高達3000萬美元的勒索軟件贖金,真正意義上的財富自由(錢包裡都是難以追蹤的加密貨幣),讓財富500強企業和政商名流聞風喪膽的“線中幽靈”——網絡犯罪已經發展成為萬億美元規模的產業,但是人們對於這個黑色產業從業人員的真實“工作”和生存狀態卻知之甚少。

地下室幽暗閃爍的服務器指示燈和顯示屏之間,不法黑客在鍵盤上十指翻飛,屏幕上流淌著綠色的代碼,一夜暴富、美女香車、驚險刺激的貓鼠遊戲,這是無數影視劇和文學作品中對網絡犯罪分子工作生活的符號化描述,同時也激起瞭無數腳本小子對黑帽黑客的無限向往…但現實中,網絡犯罪真的是一種“速度與激情”的浪漫職業嗎?

現實很骨感

一項新的研究表明,那些期望擁有令人興奮的、利潤豐厚的職業而進入網絡犯罪領域的人可能會對苦逼單調的現實感到失望甚至絕望。

備受矚目的網絡攻擊,例如2017年WannaCry勒索軟件爆發、2014年Sony黑客攻擊,或今年黑客對知名Twitter賬戶的批量入侵,大肆宣傳加密貨幣騙局,都給網絡犯罪行為蒙上瞭一層反英雄主義的悲情色彩。

然而,學者們發現,就像恐怖分子也需要打理柴米油鹽的日常瑣事,網絡犯罪分子也必須處理其邪惡活動中不那麼“光彩”的一面,例如繁瑣重復的瑣碎任務,或者入不敷出的窘境。

苦逼的“運維”

根據劍橋大學的網絡犯罪中心和斯特拉斯克萊德大學的說法,運行防彈托管服務(克逃避司法調查和監管的服務器托管服務),運行僵屍網絡或維護分佈式拒絕服務(DDoS)和壓力服務是“極度乏味的工作”,工作人員倦怠、無聊、情緒低落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在研究報告(下載鏈接在文末)中,學者Ben Collier、Richard Clayton、Alice Hutchings和Daniel Thomas介紹瞭三個“網絡犯罪即服務”的真實案例研究,其中關於網絡犯罪現實生活的描述足以“勸退”那些對網絡犯罪抱有幻想的人。

該研究基於對網絡犯罪服務運營商和“工作人員”的采訪,現有案例研究以及從在線論壇中收集的信息。

第一個案例是僵屍網絡,這是一種由大量“肉雞”電腦或物聯網設備組成的,可通過命令發起DDoS攻擊的設備網絡。僵屍網絡的攻擊力可用於出租,但是隨著僵屍網絡規模的擴大,競爭也愈加激烈。

研究團隊指出:運行僵屍網絡租賃服務通常需要訂單系統或實時聊天服務,並在客戶支持工作上進行大量投資,以幫助“客戶”解決支付以及如何使用服務的問題。

第二個案例是Zeus銀行木馬。Zeus的源代碼在2011年泄漏後,其運營商開始轉型,提供基於訂閱的訪問,以附加功能和自定義作為增值服務。

這個市場要求熟練的操作員根據(通常是低水平的)客戶要求來更改惡意軟件代碼,而代碼的開發、維護以及提供持續的客戶支持是一個沉重而繁冗的工作。

在第三個案例研究中,研究團隊調查瞭定制的非法基礎設施,包括地下論壇和市場。他們發現,這些平臺需要大量的管理才能運行,而負責篩選和管理用戶的較低級別的論壇管理者,每月的報酬僅有20美元。

從黑客到店小二

“我認為對於政策制定者和執法部門來說,將‘黑客’描述為危險、日進鬥金且技能高超的人,這種說法有很強的誤導性(因為許多網絡犯罪更多地從事無聊的行政工作)”。該報告的合著者之一本·科利爾(Ben Collier)說道:“關註並闡明網絡犯罪這項工作的無聊性質(並通過搗毀非法服務器,或使用其他方式使網絡犯罪的管理工作復雜化,甚至可以使其變得更加無聊),這可能會鼓勵更多的人盡早離開網絡犯罪行業。”

論文最後指出,DDoS、Booter等網絡犯罪即服務市場多少有些類似當今的大型電商平臺,眾多“店主”在激烈競爭的市場環境中,從事著外表“光鮮”,實則無比苦逼乏味的工作,絕大多數人收入微薄甚至入不敷出。

參考資料

劍橋網絡犯罪研究中心《網絡犯罪的枯燥工作:維護網絡犯罪經濟的基礎設施》:

https://weis2020.econinfosec.org/wp-content/uploads/sites/8/2020/06/weis20-final10.pdf

相關閱讀

網絡犯罪將成為第三大“經濟”?

2020年二季度點塊式DDoS攻擊增長瞭570%

2019網絡犯罪分子泄露50億條數據,給美國造成1.2萬億美元損失


合作電話:18311333376
合作微信:aqniu00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