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1360人感染艾滋!這種愛愛姿勢有毒,千萬別拿生命過性生活!

現在這個社會,你真的無法想象,男孩子可以有多主動。

 

上周末,我跟男閨蜜出去吃飯,隔壁桌坐瞭個男生,刀削般的面龐,隱隱透出一股冷峻又溫柔的氣息。

 

就在我淪陷在這該死的  甜美  俊俏中時,突然間,他一抬頭,跟我四目相對。那一刻,電光火石!一眼萬年!

更要命的還在後頭,我慌亂地把視線移開後,居然瞥見!他起身!向我們!走瞭過來!

 

走到我們桌旁,他開口禮貌地問我:“請問這(指我的男閨蜜)是你男朋友嗎?”

我嬌羞地說:“不是,我……我願意……”

沒等我說完,他面向我男閨蜜,說瞭一句:“哥哥1嗎,我0,約嗎?”

猝不及防!我一時間沒緩過來,隻覺得:不對勁,這話不對勁,他也不對勁。

緩瞭3秒鐘,“哥哥1嗎,我0”這句話開始在我耳旁立體環繞,猶如當頭棒喝!

仙女們,到瞭今天,很多時候也不由得你不承認,一個事實——

後來,望著“刀削面”落寞離去的背影,我真的好想,追上去,跟他說:“哥哥,出門在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性取向當然是沒有錯的,但很多男“同胞”會陷入很多誤區,比如最經典的——

 

男男之間又不會懷孕,戴什麼套?!

 

被這個誤區“坑”慘瞭的,大有人在。先來看看這些數據——

“12·1”世界艾滋病日到來之際,深圳市疾控中心公佈瞭今年全市的最新“艾”情:

2020年1-10月,深圳市新增艾滋病病毒(HIV)感染者及艾滋病人1360例(較去年同期下降20.7%)。

其中,年齡最大的80歲,年齡最小的12歲。

好消息是,深圳新增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連續3年呈下降趨勢。

壞消息是,一些數據依然觸目驚心。

今年1-10月份的新增感染者和患者中,男性占91.2%,女性占8.8%,男女比例懸殊得驚人。

在傳播途徑上,有99.5%是性傳播。

其中,有高達61.0%是經男男同性傳播。

今年新報告的病例中,學生病例占19例,全部為男性,約1/3為未成年人(6/19)。

除1例12歲小學生為在外地母嬰傳播感染外,其餘病例均為經性途徑感染(16例同性傳播,2例異性傳播),平均20歲。

問題來瞭,HIV這隻黑手,為啥偏偏把男“同胞”們,推向風口浪尖?

因為,他們這種“愛的姿勢”很危險——

由於生理結構的局限性,肛交是男“同胞”們“為愛鼓掌”的普遍體位。

而這樣的姿勢,是感染HIV的高危體位。

為啥“後入”這麼危險?

肛門黏膜由單層柱狀上皮組成(陰道粘膜由復層柱狀上皮組成),簡言之就是肛門黏膜更薄,更容易破。

而肛交時,肛門黏膜在陰莖的劇烈頻繁摩擦下,一旦受傷破損,這時,如果對方是HIV攜帶者,而你倆又沒有TT的阻隔,那麼病毒就找到瞭可乘之機,它會隨著肛門、直腸破損處長驅直入,進入血液。

而且,和陰道偏酸性環境不同,直腸內的堿性環境更適宜於病毒生存繁殖。

此外,多性伴,也是感染艾滋病、梅毒等性病的主要原因。

不過話說回來,萬一你身邊有人不幸中招瞭,也不必心如死灰,這絕不是世界末日!

艾滋病毒一旦離開人體,存活能力其實是很弱的。

一旦它主要通過這3種方式傳播:血液傳播、性傳播、母嬰傳播。

 

01. 有口腔潰瘍時接吻會傳播艾滋病嗎?

 

對艾滋而言,造成傳播必須有一定的病毒量進入體內。

 

而HIV感染者的唾液等體液中的HIV病毒含量很少,且人的口腔內是有溶菌酶的,可以很快殺滅艾滋病病毒,所以通過口腔感染的可能性極小。

 

但如果個人免疫力低,破損的皮膚或黏膜不小心通過各種途徑接觸到感染者的血液和性分泌物,就有感染上的可能。

02. 口交會感染艾滋病嗎?

口交屬於性行為的一種,存在體液交換,而對方有艾滋病的話,是存在感染風險的。

 

這是因為一方難免有牙齦炎、口腔潰瘍等口腔常見病;另一方的外生殖器又難免在口交時被對方的牙齒劃傷。即使雙方或一方的操作是極淺表的,均便於艾滋病病毒滲出或侵入。

03. 公共泳池、汗液接觸、帶孩子等日常生活接觸會傳播HIV嗎?

不會。

 

通常艾滋病毒在人體外存活的能力很差,它們隻能在血液和體液中活的細胞中生存,不能直接在空氣中、水中和食物中存活,離開瞭這些血液和體液,這些病毒會很快死亡。

 

日常生活中的接觸,如:擁抱,同吃同飲,公共場所的座椅、馬桶、浴缸、泳池、公共交通工具、娛樂設施、生活在同一房間或辦公室,蚊蟲相互叮咬、接觸電話、門把,接觸汗液或淚液等平時生活接觸都不會感染艾滋病。

04. 被HIV感染者咬傷生殖器會得艾滋病嗎?

感染的風險往往取決於雙方是否有出血,如果咬人的艾滋病患者嘴裡面有血,被咬者同時也出血瞭,就有可能造成艾滋病的傳染。

不過,被咬傷出血感染艾滋病幾率其實也隻有0.3%,感染風險較低。

這個時候,應該到醫院,及時服用抗艾滋病病毒藥物,進行阻斷治療,並在醫生的指導下定期回訪。

05. 艾滋病患者抗病毒治療後,碰到他們的血液會感染HIV嗎?

皮膚完整,對方的血液不會進入接觸者的體內,是不會感染的。

如果皮膚破潰處碰到血液,就需從遠端擠壓傷口,將血液擠出後再用碘酒等消毒,如果手邊沒有消毒劑,可用肥皂水進行沖洗就可。若傷口與血液接觸面積較大,建議到醫院檢查治療。

06. 蚊蟲咬過HIV感染者後,會傳播艾滋病病毒嗎?

據統計,蚊子叮咬HIV感染者嘴上殘留血液0.00004毫升,要反復叮咬2800次才會引起艾滋病病毒感染,我們會傻傻的被咬那麼多次嗎?

同時生物學傢提供的信息是HIV病毒不在蚊子的喙裡生存和復制,因此不會傳播。

07. 雙方都是HIV感染者時,可以不佩戴安全套嗎?

當然不行!

HIV病毒株有很多亞型,你和配偶或性伴不一定是同一種亞型,交叉感染會加劇破壞免疫系統,增加耐藥的風險,影響抗病毒治療效果,所以性行為過程中必須佩戴安全套。

同時如果一方存在不規律服藥,有可能通過性接觸將耐藥病毒株傳播過去,所以也需要堅持安全性行為。

但萬一真的發生瞭高危性行為,也不是世界末日。

雖然目前針對艾滋病,並沒有可治愈的藥物。

 

但是!在發生高危行為的72小時內,服用艾滋病阻斷藥PEP(HIV阻斷藥),是有機會將HIV病毒扼殺在搖籃中的!

而且越早服藥,阻斷的成功率也越高,最佳的阻斷時間是2小時,最長不要超過72小時。

 

雖然阻斷成功率高,但並不是100%。

 

而且阻斷藥必須規律服用28天,服藥期間可能出現這些不良反應:

  • 頭痛

  • 嗜睡

  • 惡心

  • 食欲下降

    ……

一旦忘記吃藥或者因為副作用不願吃藥,阻斷成功率也會下降。為瞭能給大傢一個更直觀的感受,下面三甲分享一個病例。這是一位曾經遭遇職業暴露的福建援非醫生:三明市永安總醫院耳鼻喉科主任醫師何利勇,看看他如何經歷驚心動魄的半年阻斷生活。

2016年9月28日,是我隨福建省第14批援助博茨瓦納醫療隊來博國的第485天。

當天,在博國首都公主瑪麗娜醫院耳鼻咽喉科常規出門診時,我接診瞭一位由外院轉入的咽喉活動性出血的中老年女性患者。

在我仔細詢問下,病人告訴我她的病史:肺結核病,卡波西肉瘤;高血壓、糖尿病史不詳;否認腫瘤史。讓我有些警覺的是,她是艾滋病陽性,且正在服用抗艾藥。其間,患者仍在持續性吐血。

查體前,我利用壓舌板湊近觀察,發現病人雙側扁桃體病理性肥大、充血且多處潰爛,並右側下極少許活動性出血,患者不斷地作嘔且吐出鮮血。雙側頸部可捫及多發性腫大淋巴結,無明顯固定及壓痛。

可能是扁桃體惡性淋巴瘤,或者HIV陽性引起的潰爛。於是,我打算對其進行局麻下止血術,同時,分別對雙扁桃體、頸部淋巴結活檢送病理明確診斷。

其實在工作中,我們也做好瞭防護。但當地條件有限。比如為瞭看清病人口腔情況,醫生一般會使用頭燈,但當地醫院提供的頭燈無法戴住。

▲後期工作,何利勇戴上瞭面罩和簡易頭燈

就在我進行扁桃體活檢時,患者忍不住一個咳嗽,血液四濺。糟糕!右眼有異物飛入,刺痛!無法睜眼!此刻,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血濺入眼睛瞭!

我職業暴露瞭!內心的恐懼、焦慮與不安相繼湧來。僅僅0.1秒,事情已無法挽回!

我先用大量清水對右眼持續沖洗約3分鐘,並立即口服預防性抗艾藥,同時上報院感科備案。

短短幾分鐘,腦海裡出現得更多的是對未來的擔憂:這批隊友中少有暴露的先例,如果我不幸感染而回不瞭國,傢人怎麼辦?周圍人將如何看待我?同事替我留瞭相關資料後,提醒我回到現實中。

我逐漸鎮靜下來。眼前的患者仍需進一步處理。就在這種半夢半醒之間的狀態下,在同事們的協助下,我對病人完成瞭活檢取樣,並妥善地完成瞭相關處理。事後,按照國際HIV職業暴露流程,立即開始服用抗艾藥(共28天)。

▲何利勇當時服用的艾滋病職業暴露的預防性聯合藥物

雖然知道相關知識,但發生後才切身體會到艾滋病暴露後的“痛苦”。

01

服藥第1周,我徹底領教瞭抗艾藥物副作用的厲害:夜間煩躁、心悸與失眠;白天頭痛,頭暈沉感,惡心,嘔吐,腹瀉,食欲差及周身乏力,感覺整個身體都要被掏空。

02

艱難地熬到兩周後,因藥物明顯的副作用嚴重地影響瞭生活及工作,且驗血報告顯示我的肝、腎功能已出現不同程度的損害,於是我便被轉診到另一傢醫院艾滋病專科門診調整用藥。幸運的是,我的狀態也逐漸好轉起來,在繼續投入工作之餘,內心仍不免迷茫與焦慮。

03

服藥後14天、28天、2個月、3個月需要到醫院復查,監測藥物不良反應和是否阻斷成功。

雖然身體上的痛能夠克服,但心裡的苦卻萬萬不敢與親朋好友傾訴,隻能默默承受與祈禱。身為醫療隊員,還是要以大局為重。

我也曾想過,如果真的感染瞭,最壞的結果就是留在博國繼續當醫生。這裡的病友多些,還能互相交流。周圍人也總是對中國醫療隊的醫生格外尊敬。這麼想想,好像也沒那麼難受瞭。

令人欣慰的是,在醫療隊領導和隊友們的關心和鼓舞下,經過180天的身心康復治療及自我調整,連續數次抽血復查HIV均為陰性,我終於可以安全回傢瞭!

就算錯過阻斷的“黃金72小時”,不幸被HIV“纏上”,隻要積極配合醫生治療,也可以跟正常人一樣生活和工作。

如果懷疑中招,一定要及時檢測。

1. 有過高危性行為,即使隻發生瞭1次

  • 男性和男性之間發生瞭性行為,沒用套

  • 男性和女性之間發生瞭性行為,沒用套

  • 發生瞭一夜情(無論男女),或通過各種交友軟件與不認識的人發生的性行為、沒用套(無論男女)

  • 與已知感染艾滋病的人發生性行為

  • 經常發生高危性行為、又不用套的人群,建議每3個月做一次HIV檢測

2. HIV感染者的配偶或性伴

3. 與他人共用針具吸毒者

4. 在非正規醫療單位拔牙、紋身者(黑牙科診所和“野雞”美容診所可能使用瞭沒有嚴格消毒的器具)

5. 其他情形——

  • 梅毒、淋病、尖銳濕疣等性病患者

  • 準備結婚的伴侶建議婚前檢測

  • 孕婦建議在剛發現懷孕時檢測

  • 感染瞭艾滋病的媽媽生的寶寶

圖片來源:騰訊醫典

一般情況下,有兩類機構可以檢測HIV抗體:

  • 一類是醫院設立的檢測實驗室/點,這些機構的檢測服務是要收取費用的。

  • 另一類是疾控機構和艾滋病自願咨詢檢測點(也叫VCT點),這裡的整個咨詢、檢測和服務過程是完全自願、保密和免費的。(三甲傳真綜合深圳衛健委、福建衛生報)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請把這篇文章轉給所有人看到

還想提醒大傢,健康人生拒絕悲劇,請長按下方二維碼,點擊關註三甲傳真,每天早上鎖定這裡,從閱讀一篇有溫度的醫學科普開始。

還想提醒大傢:經常有朋友留言咨詢疾病,為瞭更好地與大傢互動交流,三甲專門開通瞭“三甲學堂”,對大傢關心的問題進行解疑答惑。請長按下方二維碼,點擊關註三甲學堂,為您和傢人的健康保駕護航。

喜歡三甲,請點“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