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最貼身的單品,從八十年前一直搶手到今年冬天!

如題,答案就是,絲襪。

別急著納悶兒,我們先來看看它最近是怎麼刷屏的——

先是幾本時尚雜志——

《嘉人》上的湯唯——

《紅秀》上的萬茜——

以及《時尚芭莎》上的楊冪——

她們不約而同地穿撞瞭絲襪。

聲勢浩大的“撞襪行動”在上個月底,也有過一次——

CHANEL承包瞭半個娛樂圈來帶貨,劉雯、張鈞甯、宋茜、馬思純,紛紛雙 C 絲襪上身,驗證它可鹽可咸的百搭穿法。

如果這還不夠,您再來瞧瞧前不久霸占頭條的共享經濟頂級玩傢魔都名媛們,和寶格麗酒店、麗絲爾卡頓下午茶一起進入她們的拼單案例的,也是一雙二手 GUCCI 絲襪。

時尚網站 Lyst 的數據顯示,自9月以來,絲襪的網絡搜索量激增61%,直逼“秋冬熱門單品”的名號。

前面可以是巧合,但數據總歸不會騙人吧。

不過,僅僅隻是因為它火,磅礴就要寫一篇文章來講它嗎?

我當然不是這麼膚淺的人。

是因為,我發現,很多人對絲襪是帶著刻板印象的。

情欲、性感、風情……

往往它被提及的時候,都和這些色彩強烈的關鍵詞聯系在一起。

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實際上,絲襪是一件大有學問的時尚單品,不僅有一段輝煌的時裝歷史,還參與瞭具有跨時代意義的時裝系列。

今兒,我們就來認識一下深藏不露的它。希望你在看過之後,能對它有所改觀。

絲襪那些事兒

富貴身份證+最in時尚單品

張愛玲在書中寫過:“自小就渴望長大,能抹上鮮紅鮮紅的口紅,穿上有網眼的黑色絲襪!”

在很多人的心中,絲襪與女性魅力有著緊密的聯系。

但實際上,剛開始引領穿絲襪風潮的其實是一群男士們。

中世紀的宮廷畫像,或多或少都看過吧?

回想一下裡面正襟危坐的男士們,是不是都穿著搶眼的白色襪子。

這些襪子誕生於 16 世紀,那時西班牙人將連褲長襪與褲子分開,並開始采用編織的方法來編織長襪。

這也被廣泛認為是最早期的絲襪。

你可別小瞧這些襪子哦,那時有資格穿絲襪的都是響當當的人物,不是王室,就是貴族。

1996年,拿破侖的一雙(真)原味絲襪,曾以 4400 美元的價格被加拿大的 Bata Shoe Museum 納入囊中。

這排場沒別的,妥妥的就是“富貴身份證+高值收藏品”啊!

時間來到 1935 年,這一年重寫瞭時尚規則的一款材質橫空出世,那便是響當當——尼龍。

在尼龍被發明之前,很長一段時間裡,美國人想穿絲襪都得從日本進口絲綢,是的,那會兒的“絲”是正兒八經的絲綢,基本隻有富人才穿得起。

而發明瞭尼龍的杜邦公司就很有商業頭腦啊,他們立馬把尼龍投放到絲襪生產中,尼龍絲襪就此誕生。

這時候的成品無論模樣還是觸感,都和我們如今熟悉的絲襪無限接近瞭。

最大的區別,在於初代尼龍絲襪的背後有一條黑線,這是因為那時的紡織技術有限,絲襪需要縫合,這條黑線也就是縫合線。

有意思的是,這條因技術問題留下的黑線,在不久後直接帶動瞭一個新興行業的誕生,具體是啥,我後文馬上會講到。

不僅是技術過硬,在對絲襪的推廣上,杜邦公司也展示出瞭它們驚人的實力。

絲襪研發成功後,杜邦公司先是把消息放出去,說自己做瞭一款革命性的產品,用各種報道吊足胃口。

等到 1939 年世界博覽會——這麼一個受世界矚目的盛會上,尼龍絲襪這才正式現身,露出廬山真面目。

#兩位女職工一人拉一頭測試彈性,賣點也是瞄得精準狠#

1940年 5 月 15 日,尼龍絲襪在美國各地正式發售,這麼強有力的預熱帶來的銷售效果就是一個成語——一鳴驚人。

一共發售 4,000,000 對,僅紐約首日就賣瞭 72,000 對,熱銷尺碼則是在四天內被全部搶購而空。

轟動到什麼程度呢,如今都還有一些國傢把 5 月 15 日,絲襪正式發售的這一天設立為絲襪日。

原本以為尼龍絲襪可以就此撐起杜邦公司的KPI,卻沒料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很快就蔓延到瞭美國。

不得已,尼龍被國傢廣泛征用,用以制作軍事裝備。

尼龍絲襪從此隻能限量出售,市場瞬間供不應求。

有多供不應求呢,軍人直接飆升為很多女性的擇偶首選,就因為軍營會免費發放絲襪……

既然絲襪買不到瞭,那是不是可以做點什麼替代品?

有需求就會有商機,就這樣,液體絲襪應運而生。

所謂液體絲襪呢,你可以直接理解成就是塗在腿上的粉底。

一般像這樣精心塗好的液體絲襪,如果完全不沾水,可以保持三天。

還記不記得我前頭提到的絲襪背後的那條黑色縫合線,為瞭把戲做足,在抹好液體絲襪後,妹紙們還需要在腿後畫上這條黑線。

這操作起來就不容易瞭,於是乎,有需求就會有商機2.0——腿部美容行業應運而生。

先上個底妝~

再畫條黑線~

隻可惜,這註定是一個曇花一現的行業,隨著二戰結束,尼龍絲襪重新正常銷售,它也就慢慢消聲殆盡瞭。

1945年,尼龍絲襪正式回歸,什麼優衣庫 X KAWS、LV X Supreme、宜傢 X OFF-WHITE,早在半個世紀前(你太太的年代),就有過交通癱瘓式的排隊案例瞭,

而她們搶奪的主角就是一雙尼龍絲襪。

一雙絲襪也能撬動時尚圈

遠遠不止性感

聊完瞭絲襪的歷史,我們再來聊聊它在如今時尚圈中的表現。

既有好玩兒的故事,又自帶爆款基因, 這麼好的一樣食材,顯而易見,時尚圈是不會放過的。

幾大著名時裝屋基本都未能免俗地推出過老花款絲襪,洗腦式的視覺效果以及強有力的社交屬性的加成,讓它們常常是一出一個爆。

不過也有品牌就是任性、低調,譬如Saint Laurent,出最基礎的款式,你問憑啥買?就憑有安公子這條神腿做活廣告。

我個人也挺喜歡在腳踝處印有燙金 logo 的這款,很好地詮釋瞭什麼叫低調的奢華。

logo進階版的處理方式出現在Alexander Wang,Alexander Wang也是極為典型的案例,直接把絲襪做成瞭品牌的代表爆款,連著出瞭好幾季。

前兩年,Slogan、Logo這樣的符號化表達受到市場的狂熱追捧,很多品牌絡繹不絕的把它們印上T恤上、包袋上,而 Alexander Wang 卻另辟蹊徑,把它們印上瞭絲襪。

比起像 Balenciaga 這樣大篇幅的 logo 佈局,同樣擁抱潮流文化的它用瞭一種更加簡明扼要的方式,直接把一個大比重的 logo 印在大腿的側邊,乍看有種與皮膚自然貼合的效果,一出現就受到瞭追捧。

左:Balenciaga

右:Alexander Wang

而另一款緊跟勢頭的 slogan 款絲襪、上面的一句“No After Party”與品牌植根的美式派對文化完美貼合,自然又是一輪現象級的熱賣。

你發現瞭嗎?在時尚品牌的手裡,絲襪完全脫離瞭那些刻板印象,反倒成瞭一個容納性極強的單品——

Alexander Wang用slogan、logo表達他的街頭風潮以及派對文化;

#Alexander Wang波點燙鉆絲襪,曾被 Kylie Jenner 穿著登上2018年的 MET GALA 紅毯#

Versace就透過華貴絢麗的印花解讀她標志性的巴洛克風格;

Vivienne Westwood則是炫彩又鬼馬,仿佛一眼就能看到女孩兒們叛逆個性。

更妙的是,那些曾經在絲襪身上存在的,因技術問題存留下來的“殘缺”,也激發瞭一些設計師們的創意——

曾經人們苦惱絲襪容易勾絲報廢,但Saint Laurent、GUCCI就故意把絲襪做成破爛的樣子。

左:Saint Laurent 2015 F/W

右:Gucci 2020 F/W

因為技術問題出現的黑色縫線,被 Mugler 保留下來,與成衣的線條形成瞭精巧的呼應。

這些“不完美”在設計師的筆觸下都成瞭設計中的點睛之筆。 

Mugler 2020 S/S

最後再和大傢分享具有跨時代意義的一場秀,出現在一代傳奇鬼才 Martin Margiela 執掌品牌的最終季——Maison Martin Margiela 2009年春夏系列。

Maison將以往的經典設計以一種更加藝術性的手法進行重新演繹,絲襪大比重地出現,但都並非是以我們熟悉的方式——

它變成瞭頭套、

變成瞭貼身的服飾,

甚至以一種捆綁的方式包裹住全身。

在這場秀裡,絲襪不僅僅隻是作為配飾,而是以一種精巧的方式成為瞭設計的一部分。這場秀的特殊性不用多說,作為參與者,絲襪的時裝意義也大大地得到瞭提升。

我想,這場秀,也足夠成為對圍繞在絲襪身上的刻板印象的有力反擊。

你所能想到的、想不到的,已有的,未曾有的時尚思想都能用一雙絲襪來完成。

而同時,它所透露出的包容性和創造性,不也恰好就是時尚最吸引人的地方嗎。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所有者,文字為博主原創。

本期文字助理:Lily

作者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作者

向來不毒舌,內心充滿愛的「吉良先生」微信公眾賬號,會精選過去未來從前以後的所有時尚界、美容圈、科技業,以及旅行、美食等相關生活領域裡的有趣內容。基本是一個無節操也不靠譜的資訊平臺,甚至偶爾偷懶時會以(自認為)迷人的嗓音來跟大傢插科打諢。

如果這樣的賬號你感興趣,那麼請置頂或星標我們的賬號。⭐️

另外你也可以關註我們新開的公眾號「衣首包辦」,搜索“衣首包辦”、“Chic_Office”或者 掃描下方二維碼 就可以關註我們啦~ 

這裡有一群忙著寫寫寫、樂於買買買、善於發掘生活中各種有趣而又美好之物的編輯們,來為你出謀劃策、與你種草拔草。💖

點擊下面的文章標題👇🏻,即可快速查看往期精選內容:

🛀 精致女孩的幸福感,其實是洗出來的

💤 拯救失眠黨?這些好物怎能錯過

🧢 這個夏天,誰不以“帽”取人呢?

🕶 一秒超模臉,竟全是靠它?

🏊🏻‍♀️ 你以為她們去海邊真是為瞭遊泳?

🧻 一白遮百醜,我美我先用

🌬 我有故事,你有香水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