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官|《鹿鼎記》:新時代的武俠片,還能這麼拍!

第八版《鹿鼎記》的魔力你感受到瞭嗎?這股新時代的武俠畫風,開局還有點不適應,後來竟然越看越上頭。近日,張一山、唐藝昕主演的《鹿鼎記》正式收官。在過去半個多月的時間裡,《鹿鼎記》近乎瘋狂地吸引著來自網友的關註度與播放量。簡單直白的劇情、飛快的敘事、還有撲面而來的喜劇感,讓新版《鹿鼎記》更像是智能時代裡的新式金庸故事,縱然有些太嶄新,卻不失一種有益的個性化嘗試。

《鹿鼎記》霸榜屠屏

小寶與建寧讓熱搜榜沸騰

2020年底,橫空出世的第八版《鹿鼎記》稱得上是一部頂流之作。在愛奇藝,《鹿鼎記》以8275的熱度值位居電視劇熱播榜第一名;而在另一網絡播出平臺優酷,該劇也以9723的熱度值位居劇集熱度、古裝劇熱榜和古裝輕喜劇熱榜三榜榜首,一度呈屠榜之勢。在vlinkage、骨朵等第三方數據平臺,《鹿鼎記》更是持續多日登頂全網熱度榜、電視劇播放指數榜等各大排行榜。如果說優酷、愛奇藝更多呈現的是年輕觀眾的審美選擇,那麼CCTV-8則代表瞭普羅大眾的視角。雲合數據顯示,《鹿鼎記》播出期間,實時收視率破1,CSM實時收視率最高達到央視頻道第一。這足以說明,第八版《鹿鼎記》受到太多觀眾的喜愛與關註。 與播放量並駕齊驅的是輿論熱度持續飆升。新版《鹿鼎記》不僅承包瞭微博網友的日常話題,也讓B站的UP主們找到令人興奮的新選題。雲合數據顯示,《鹿鼎記》全輿情熱度指數持續排名第一位。在微博,“鹿鼎記”相關話題累計閱讀接近11億,“韋小寶皇上初遇”“建寧公主打韋小寶”“張一山版韋小寶”“張一山承包我的笑點”等有關劇情的討論持續在熱搜榜上沸騰。隨著劇情的發展,觀眾也漸漸關註到劇情的亮眼之處。“搞笑、下飯,從頭笑到尾。”“我覺得張一山的《鹿鼎記》演得挺好的,尤其是後半段,演出瞭情義兩難全的無奈和悲傷,看瞭很感動。”第八版《鹿鼎記》播出伊始就自帶巨大流量,播放量和討論量都雄居各大榜單榜首,這也從一個側面佐證瞭《鹿鼎記》具備充足的看點與話題性。畢竟,對一部影視作品來說,養在深閨人未識才是最大的遺憾,能引起廣泛討論的,必然有其價值與意義所在。

搞笑金句、年輕化表達

收好這部寶藏下飯劇

在過去接近40年的時間裡,先後拍出瞭七版《鹿鼎記》。對第八版《鹿鼎記》的制作者來說,翻拍不是復刻,而是要適應時代,適應當下的語境。這版《鹿鼎記》最鮮明的特征,莫過於對人物喜感與文本喜劇的處理方式,契合瞭年輕觀眾的觀劇節奏。當戴綠帽、穿綠鞋的韋小寶粉墨登場,立刻為作品註入深深的記憶點。而各種搞笑金句,劇中更是信手拈來。大結局劇情就有幾個很有意思的橋段。天地會成員假扮先鋒營官兵要跟韋小寶進宮行刺,韋小寶膽戰心驚地問道:“你們看到瞭嗎?全是弓箭手。”對方答道,“沒有,我們的眼裡隻有你。”再到火燒天地會駐地,韋小寶斜遮住大半張臉,雙兒和曾柔好奇地問這是為何,韋小寶答道:“月黑風高,如果我不遮住自己的半張臉,別人就很容易發現我的整張臉。”類似網絡金句、搞笑橋段在新版《鹿鼎記》中比比皆是,觀眾從頭笑到尾,絕對是下飯神器。除瞭搞笑元素,新版《鹿鼎記》還結合當下觀眾關註的職場內容進行重構,以職場進階的方式打開深宮之波詭雲譎,讓爽文氣質得到全面強化。劇中,韋小寶就像是新時代的頑強“打工人”——沒錢沒背景,學歷還不夠。偏偏來到“大城市”北漂,還進瞭“大公司”,一時間虎狼環伺、危機四伏。他用盡“打工人”的渾身解數,時刻瞄準著機會,在夾縫間左右騰挪。血雨腥風的求生之道讓每一個職場“打工人”都產生深深共情,順便還能從韋小寶身上學到不少人際關系大法。當草根韋小寶一路打怪升級,從小桂子、桂公公升職加薪到撫遠大將軍、鹿鼎公,這樣的職場爽劇簡直讓人酣暢淋漓、大呼過癮。在感情線上,《鹿鼎記》也做瞭契合現實的處理。原著中“韋小寶與七個老婆”的情節已不再符合當下的受眾結構與文化語境,因而在感情線的處理上,新版《鹿鼎記》強化瞭建寧公主這條主線而淡化瞭其他支線。建寧公主堪稱是女版“韋小寶”,一出場就自帶笑點,打架、裝病、掏鳥窩,欺負韋小寶吃貓糧、燒辮子,各種搞笑互動營造瞭濃濃的CP感。唐藝昕在刁蠻之餘又為建寧公主增添一絲古靈精怪,“唐藝昕演的建寧公主好可愛”也登上微博熱搜第一名。

傳承原著精神內核

用搞笑方式講黑色幽默故事

金庸原著《鹿鼎記》是一部厚重的歷史與人性小說,書中蘊藏的矛盾沖突、人性反思、現實思考等對於當今社會依然有很強的借鑒和啟發意義。這一點在第八版《鹿鼎記》中得到瞭傳承,眾主創用致敬經典的態度對原著精神內核給予最大限度的還原與保留。劇中濃墨重彩地刻畫瞭一條韋小寶的成長線。初登場的韋小寶是一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懂得抓得住一切“因緣際會”,所做一切都是為瞭利益,他也因此在清廷、天地會、神龍教、沐王府各個派別間左右逢源、風生水起。隨著劇情的發展,韋小寶漸漸成長,開始展現出“超我”的一面。陳近南待他如子,所以面對康熙的發難,他堅持不肯出賣恩師;康熙待他如友,他也不忍心讓江湖人士殺害“小玄子”。這時,韋小寶心中的“義”開始形成,但他仍然幻想在清廷與天地會之間取得某種平衡,來保障自己的利益。直到最後,韋小寶還是選擇直面自己的道德困境,放棄高官厚祿浪跡天涯,心中的“小義”也變成“大義”。第八版《鹿鼎記》緊緊圍繞“不負忠義”這條成長線,正是對金庸原著精神最本真的保留。更深一層來看,金庸《鹿鼎記》真正想要探討的,是權力下人性的悲涼。劇中不少細節很值得品味。康熙想要撤藩,在朝堂上征求大臣意見。一時間眾說紛紜,有人認為刻不容緩,有人則提議緩緩圖之,誰也沒想到中間殺出個明珠卻說:“皇上高瞻遠矚、天資聰穎,思慮周祥、算無遺策,隻要按照皇上說的做,最後定然大吉大利、萬事如意。”這讓人不聯想起那些社畜裡的老油條,無所事事專愛溜須拍馬,硬是靠“摸魚”和“人情往來”走上人生巔峰。透過《鹿鼎記》詼諧搞怪的外殼,依稀可以看到對人性濃濃的諷刺意味,頗有幾分黑色幽默的氣息。

經典不能煥發新生命

翻拍將毫無意義

第八版《鹿鼎記》的熱播,也引發網友思考:究竟什麼樣的作品,才稱得上是好的翻拍之作?近年來,金庸在年輕人中的讀者基礎日漸流失。如今的00後們,不再像70後、80後那樣沉浸於金庸古龍梁羽生構建的武俠世界。隨之而來是武俠劇逐漸縮水,融合瞭愛情、懸疑、玄幻、喜劇等新元素的“新式武俠劇”卻開始火爆。用新版《鹿鼎記》這樣的“新式武俠劇”來引導年輕人對金庸產生興趣,進而瞭解金庸作品中的傳統文化底蘊、歷史故事和傢國大義,未嘗不是傳承經典的有效途徑。每一代人都有屬於自己代際的韋小寶和《鹿鼎記》,第八版《鹿鼎記》則更符合在網絡中成長起來的95後、00後的口味。在受眾越來越細分化的當下,用年輕人的思維方式、觀察視角來進行經典改編,以鬧劇的形式去解構原著、結構江湖,知世故而不世故,或許才是對金庸原著解構現實的精神延續。如今,對影視IP進行創新化改編早已不是一個新鮮現象。近幾年,鞠婧禕版《新白娘子傳奇》、曾舜晞版《倚天屠龍記》都曾為經典故事賦予新意。但觀眾的評價標準,似乎總是陷入與老版相似就評價高,跟老版風格迥異則評價低的怪圈,如此評價標準必然不利於影視圈創新發展。用第八版《鹿鼎記》導演馬進的話來說,如果不能以新的維度去闡述作品,那麼翻拍將毫無意義。而成功的翻拍,必然是用新時代的話語來詮釋新內涵,讓經典煥發出新的生命力。有品味的你一定會點“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