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米音樂為何被傳關停?

曾站在音樂App鄙視鏈頂端的蝦米音樂,要關閉解散瞭?

11月29日,有微博用戶爆料稱,蝦米將於明年1月關閉。後據媒體報道,蝦米音樂主編和運營總監目前在北京開會,回去要執行一些人員變動,蝦米音樂有可能將要解散。對此,蝦米音樂官方回應稱,不予置評。

官網顯示,蝦米音樂對自身的定義為”專業的音樂內容發現及消費平臺,長期致力於扶持原創音樂”。據天眼查,蝦米音樂由王皓創立於2007年,在2013年被阿裡並購前曾經歷三輪融資,目前隸屬於阿裡巴巴(杭州)文化創意有限公司。

被阿裡收購的同年,蝦米站上瞭音樂App鄙視鏈頂端,註冊會員也一度達到2000萬。但隨著在版權大戰中的敗北以及阿裡音樂團隊的動蕩,蝦米至2019年12月時,MAU(月活)僅剩2817萬,與同期3.16億的QQ音樂相去甚遠。

有行業人士稱,目前音樂行業基本格局已定,蝦米音樂很難翻身,阿裡此前有關閉阿裡星球的先例,如果蝦米被關停,並不令人意外。

01

網傳蝦米音樂2021年1月關閉 回應:不予置評

11月29日,微博認證為”NOVA娛樂主理人,前華納音樂/環球音樂中國區市場總監”的用戶表示,蝦米音樂將於明年1月關閉。其在評論中還稱,”太可惜瞭,即使單純看音樂分類和專輯單曲EP等分類,至今也是蝦米最專業”。

30日凌晨,該用戶跟進的微博指出,”發的時候,離我聽說也過瞭好幾個鐘頭,以為早傳開瞭,隻是感慨一下。大傢別私信我,等官方消息吧。”

11月30日早間,微博話題#蝦米音樂#沖上熱搜,截至發稿閱讀量已達2.5億。知微輿論場顯示,其在榜時長達13.6小時,許多網友關心:購買的專輯怎麼辦?蝦米目前擁有包括五月天、EXO等在內的部分歌手的獨傢版權,一眾粉絲擔憂,”聽不到偶像的歌瞭”。

也有不少網友為蝦米”撐腰”,”蝦米是最像音樂App的音樂App”、”蝦米不要關”。而在蝦米音樂官微12點所發佈的”新歌首發”動態評論區中,依舊不乏呼喚”蝦米挺住”的聲音,甚至有用戶表示,願意參與眾籌或單獨買蝦米會員,無法面對沒有蝦米的未來。

針對蝦米音樂將於明年1月關閉等傳聞,蝦米音樂官方回應稱,不予置評。另有接近蝦米音樂的知情人士稱,”‘蝦米音樂主編和運營總監目前在北京開會’這些傳言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蝦米音樂並沒有主編這個崗位,也沒有名義上的運營總監。”

坐擁如此多的”忠實用戶”,蝦米為何會淪落至傳言關閉的境地?

02

靠內容和口碑起傢 曾站在音樂App頂端

在微博#蝦米音樂#的討論話題下,有自述為獨立音樂人的用戶表示,”蝦米給瞭我們最好的土壤,我所有的新歌也都會在蝦米先發”,而在知乎上,則有獨立音樂人稱,此前蝦米是”愛樂人日常的生活”。

蝦米如此懂音樂人,與創始人王皓不無關系。

1997年,王皓進入浙工大。雖然學的是應用電子,但王皓一直有一顆熱愛音樂的心,他在大學期間的樂隊叫”黑水”,由他來擔任吉他手。

王皓的外號和網名都叫”南瓜”,這與他所喜愛美國搖滾樂隊”碎南瓜”有關。彼時,憑著一腔熱情,王皓做瞭大量策劃、組織、召集樂隊以及前期宣傳、招募聽眾的工作,並於1998年創辦瞭”聲音網”論壇。這是當年杭州本土音樂的線上聚集地。

畢業後,王皓當過程序員,也在網站上賣過樂器。2003年,王皓入職阿裡,並先後擔任資深程序員和需求分析師,也是在這一年,淘寶網正式上線。

2007年底,阿裡成功在香港上市,其員工持期權造富的神話轟動一時,但王皓卻選擇在上市前夕離開阿裡。當年4月,”蝦米網”成立,創始人團隊僅6人。

內容和口碑,是蝦米音樂最初的核心競爭力。

音樂分類方面,蝦米有一個非常詳盡的音樂風格列表。它包括24個大風格類別,而每個大類別裡又有數十種子類別,合起來有幾百種音樂風格類型。點擊進入每個音樂風格標簽後,會顯示該音樂風格的梗概,以及代表曲目,代表藝人,非常方便用戶瞭解。

此外,蝦米還開放瞭用戶修改通道。任何用戶在發現專輯或是藝人的信息不準確或是不完整都可以自行添加修改,然後註明信息來源,後臺通過驗證後再進行修改補充。用戶在蝦米中還可自主開放地添加專輯,專輯資料審核通過後就可上傳音頻至音樂庫中,最快僅需兩天。

音樂推薦方面,蝦米將權重向小眾音樂傾斜。在蝦米網近600萬的曲庫裡,5000多個獨立音樂人的歌曲每天被聽的比例達到11%左右。一些音樂人從長尾尾部被一些聽眾發掘與推薦,最後一舉成名。

一度,蝦米音樂站上音樂App鄙視鏈的頂端,用戶以使用蝦米App為榮。

03

版權費十數倍於收入 掙紮中賣身於阿裡

蝦米還曾試圖開創在線音樂付費模式的先河,”我真的希望音樂人可以過得好”,王皓曾稱。但其對待版權的方式,不但引起瞭一眾音樂人的抵制,也為後期在版權大戰中落敗埋下隱患。

2010年,李志、周雲蓬聯合十幾位民謠歌手共同發佈抵制蝦米聲明,”蝦米網長期以來在未授權的情況下通過其網站平臺提供我們音樂作品的收費下載,嚴重影響唱片銷量”。2012年,仍有音樂人在微博中表示雖然樂迷一直在付錢給蝦米網,但自己從沒拿到過錢。

音樂人們的控訴,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瞭蝦米生存的窘境。一邊是不願付費的用戶群體,另一邊則是高額的版權費用。據媒體報道,王皓曾說,蝦米每年支付的版權費用是收入規模的十幾倍。

而從資本市場的角度來看,數字音樂也還沒有迎來它最好的時刻。以2013年為界,此前十年國內所有和音樂相關的互聯網企業獲得的投資總計為5000萬美元。但京東和小米彼時一輪的融資就分別高達7億、2.16億美元。

2013年,掙紮中的蝦米迎來瞭阿裡的並購。王皓在2015年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不賣當年就是死瞭,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初融入阿裡系時,蝦米音樂擁有超2000萬註冊會員,月活躍用戶在六七百萬。王皓希望”蝦米網”未來成為音樂產業中的淘寶網,並”讓音樂人有個體面的生活”。

“有人說音樂已死,但我們有信心,互聯網改變瞭許多行業,現在輪到音樂瞭”,王皓說。2014年時,蝦米網的用戶付費比例為0.8%,王皓認為,如果能把付費用戶的比例提高到5%,數字音樂行業將從一個幾億元的市場發展到上百億元。

此時,2014年,騰訊已開始加大對版權的投入。9月,QQ音樂與多傢唱片公司達成進駐合作協議。11-12月,騰訊先後簽下華納音樂、索尼音樂以及擁有BigBang的韓國YG娛樂,韓國LOEN、CUBE娛樂也於隨後入駐。

2015年7月,國傢版權局發佈《關於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的通知》,要求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傳播未經授權的音樂作品,並責令各個網絡音樂服務商將未經授權的音樂作品全部下線。

根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2015年中國網絡版權保護年度報告》以及當年國傢版權局8月公佈的消息,2015年國內音樂服務商主動下架未經授權的音樂作品達220餘萬首,其中阿裡音樂2.6萬首,QQ音樂2.37萬首,酷狗音樂5088首、酷我音樂6089首。

不過,此時的阿裡勢頭正盛。繼收購天天動聽並將其和蝦米音樂合並組成阿裡音樂後,阿裡又斥資獲得瞭諸多版權,包括三大唱片公司;滾石音樂、寰亞唱片等多傢知名唱片公司的獨傢版權;五月天、S.H.E、劉德華、張學友、任賢齊、梁靜茹等華語樂壇一哥一姐的經典歌曲。

04

王皓向媒體確認不再做音樂 蝦米音樂逐漸邊緣

然而,2016年1月卻傳出瞭”王皓入職釘釘,並向媒體確認從此都不會再做音樂”的消息。”初衷是想讓這個行業跟上時代,但是現在行業現狀已經荒誕到令人發指。阿裡音樂的方向是正確的,曉松和老宋在所以我才能放心的走。”王皓在朋友圈中稱。

據悉,”老宋和曉松”是彼時任阿裡音樂CEO和董事長的宋柯和高曉松,再加上後續加入團隊任首席內容官的何炅,三人成為阿裡音樂的”鐵三角”。

高曉松曾表示,與蝦米音樂創始人王皓長談瞭一次,他有一些難過的地方。”整個極大規模的做起來的時候,當然會犧牲小而美。任何一個小而美的東西,當決定賣給BAT的時候,你其實就想好瞭的,小而美就應該永遠不賣。在今天這個整體創作處在低潮的環境裡,小而美是沒辦法生存的。”

此外,高曉松還在采訪時提到,在未來天天動聽與蝦米音樂這兩款播放器產品將不會再是阿裡音樂的主營業務,取而代之的將會是能夠打通音樂產業上下遊的平臺業務。

該平臺業務,即是僅成立7個月就停止服務的”阿裡星球”。在高曉松的宏圖中,阿裡星球囊括瞭音樂播放、社區、制作、演出、直播等多個功能,不僅能聽歌,還能打通產業鏈上下遊,對接音樂人、制作人和粉絲三方。

然而,2016年12月,阿裡星球在新版軟件更新中提到,將於近期全面停止音樂服務。

阿裡星球的關停還帶走瞭被當作樣本改造的天天動聽。而在阿裡星球如火如荼地”造作”時,QQ音樂已經與海洋音樂集團(又名中國音樂集團,由酷我音樂、酷狗音樂、海洋音樂於2014年4月合並成立)合並為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C)。

另據艾瑞咨詢《2016年中國在線音樂行業研究報告》,2016年酷狗、QQ音樂、酷我音樂在音樂版權的覆蓋率共為90%,而阿裡音樂隻有20%。有報道稱,王皓曾在2016年底短暫回歸,但不久後再度離開,目前已定居東南亞。

王皓微博賬號

2017年,網易雲音樂獲得7.5億元A輪融資,並推出”石頭計劃”、”雲梯計劃”等扶持原創音樂人的計劃。同年,騰訊也宣佈將集合QQ音樂、酷狗音樂、全民K歌等六大平臺,打造原創音樂人的全產業鏈服務。

2018年,網易雲音樂再獲超6億美元融資,而騰訊音樂則成功在紐交所上市。在此期間,蝦米音樂再未掀起任何波瀾,而阿裡在音樂方面與騰訊和網易的差距也在不斷拉大。

據第三方數據平臺Questmobile,截至2018年7月,騰訊音樂旗下的酷狗、QQ音樂和酷我的MAU(月活躍用戶)為3.5億、2.9億與1.3億,第四名的網易雲音樂為1.2億,第五名的蝦米音樂僅有2277萬。

本就無法對版權方形成吸引力,阿裡音樂還在進行頻繁的人事變動。2019年2月至11月期間,在新一輪架構調整下,蝦米音樂不僅主管團隊發生變化,更是被劃出大文娛板塊,進入瞭創新業務事業群。有業內人士稱,蝦米音樂在阿裡內部作為子業務已淪為邊緣。

值得一提的是,近兩年阿裡與網易雲的綁定在加深。

2019年9月,阿裡和雲鋒基金向網易雲音樂投資約7億美元,占股比例約為10%。今年88會員節前夕,網易雲音樂更是與阿裡88VIP宣佈達成戰略合作,網易雲音樂黑膠VIP年卡權益正式加入88VIP年度生態權益包,用戶在蝦米和網易雲音樂中隻能選擇其一使用。

進入2020年,蝦米並無明顯起色。Fastdata極數近日發佈的《2020中國在線音樂行業報告》顯示,騰訊音樂前三季度收入達208億元,無論是版權能力還是用戶流量,都對網易雲音樂、蝦米音樂等其他音樂平臺形成碾壓態勢。而蝦米音樂月活用戶為2236萬,僅為QQ音樂的十分之一。

有行業人士稱,在音樂行業格局大局已定的情況下,關停,或是蝦米音樂的宿命。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構成投資意見。文中的論述和觀點,敬請讀者註意判斷。交流請加此微信號:weibammd,商務合作請添加:v20173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