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東急於套現自亂陣腳,新股東一紙盟約上位奪權!順利辦,一個關乎“收割權”的殼故事

作者 | 木魚

流程編輯 | 小白

殼若在,夢就在,大不瞭換個名字再重來。

神州易橋是風雲君的老朋友。

兩年前,神州易橋的奇葩並購事一度刷新A股下限,彼時,風雲君就認定這必然是一傢有故事的公司。(下載市值風雲APP,搜索“神州易橋”閱讀全文)

盼望著、盼望著,春姑娘的腳步近瞭,果然,又有瞭新的故事。

不過這次,人傢已經換瞭一件新的馬甲,順利辦(000606.SZ),看到這名字就覺得很有故事。

最近,以連良桂、彭聰為代表的雙方股東反目成仇,發起瞭一場控制權爭奪大戰。

這場戰爭以彭聰一方的勝利告終,至於過程的曲折,已經有很多媒體做過詳細解說瞭。

這次,風雲君要寫點不一樣的劇情,廢話不多說,好戲開始。

一、盟約盡毀,白衣騎士化身“野蠻人”

1、“野蠻人”入場?危機暗藏

順利辦,原名青海明膠,是一傢醫藥制造企業,1996年深交所上市。

2016年,青海明膠通過發行股份收購瞭易橋財稅100%股權,轉型成為一傢互聯網服務企業,主營代理記賬業務。

在此次收購之前,天津泰達及其控制的新疆泰達、天津泰達的一致行動人連良桂,及其控制的天津濱海浙商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合計持有上市公司總股本的13.78%,是公司的控股股東。

通過收購易橋財稅,順利辦新加入瞭彭聰及百達永信兩位股東(以下簡稱:彭聰方)。作為一致行動人,彭聰及百達永信並購完成後合計持有瞭上市公司16.18%股權。

同時,借助配套融資,原控股股東的持股比例增加至27.79%。這裡順便提一句,由於天津泰達的股權結構分散,沒有實際控制人,因此上市公司亦沒有實際控制人。

人傢這麼說,咱就這麼信,反正連老板肯定說瞭算。

其實,此刻雙方的持股實力還是相當懸殊的,彭聰方並不具備爭奪上市公司控制權的實力。

巧就巧在接下來的一步棋。

2、內部反水,天津泰達套現離場

2019年4月6日,上市公司公告稱天津泰達與連良桂兩位股東之間的一致行動協議解除。原因是,天津泰達的減持計劃背離瞭《一致行動協議》簽署的初衷。

不過在風雲君看來,就是沒有實控人的天津泰達不想玩瞭,打算走人。

為何如此說?

因為在一致行動協議解除之後,天津泰達及其關聯方就開始瞭頻繁的減持,連同2017年的減持在內,一共套現瞭3.95億元。

一大波減持完成之後,天津泰達及其關聯方的持股比例僅剩2.30%,不足5%。

3、趁機結盟,彭聰奪權上位

雖然上市公司被天津泰達棄之如敝履,但有人可拿他當香餑餑。

天津泰達與連良桂之間的一拍兩散,讓彭聰嗅到瞭控制權的味道。

解除一致行動協議之後,連良桂成為瞭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17.03%。而彭聰及其關聯方的持股比例為16.18%。

可以說,兩方的持股比例,已經相當接近,旗鼓相當瞭。

就在天津泰達與連良桂解除一致行動協議的第二天,看到機會的彭聰就迫不及待的開始行動瞭。

2019年4月7日,上市公司披露瞭一份表決權委托協議,智尚田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2.88%股權的表決權,委托給瞭彭聰方。

如此,彭聰方可以實際支配的上市公司表決權,一下就增長到瞭19.06%,超過瞭連良桂17.03%的表決權比例。

不僅如此,彭聰方還計劃繼續增持公司股份,擬增持股份的金額不低於1.00億元,不超過2.00億元。截至2020年7月8日,彭聰方的累計增持股份比例達到1%。

說不定,人傢早就準備好瞭,就等這一天呢。

4、兵臨城下,連老板自顧不暇

難道連良桂方一點警覺、一點準備都沒有嗎?

有又能怎麼樣?連老板已經是顧頭不顧腚瞭。

從2017年11月起,連老板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的累計質押比例就已經高達99.96%瞭,至今仍然不見任何降低趨勢。

不僅如此,前幾日,連老板手裡68.85%的股份還被司法凍結瞭,凍結到期日為2023年11月16日。

據彭聰方說,連良桂因為個人債務問題爆發,曾在2020年5月7日對彭聰進行刑事控告及操縱董事會罷免彭聰等手段,脅迫其簽署協議,支付人民幣3億元。

是真是假,風雲君無從查證。不過有句話叫做無風不起浪,從上面的分析來看,連老板的資金狀況似乎並不樂觀。

不然,但凡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叫事,怕就怕你沒錢。

二、此殼依舊在,隻是韭菜改

讀到這裡,有老鐵可能會發現:順利辦各大股東之間的原有平衡,其實是被天津泰達打破的。

為何天津泰達如此著急的套現走人呢?

答案就在下文。

1、辛辛苦苦十幾年,一把虧回解放前

天津泰達和連良桂一方,是在2005年,從青海創投手中接過上市公司的。那時,上市公司的名字是青海明膠,主營業務為骨明膠的生產和銷售。

接手之後,天津泰達和連良桂一開始還是在用心經營的,營業收入從2005年的1.68億元,增長至2010年的8.76億元。

但好景不長,從2010年開始,上市公司的營業收入便開始連續大幅下滑,並從此一蹶不振。到2015年,營業收入已下滑至2.69億元,隻有2010年的三分之一不到。

凈利潤就更不用提瞭,自2008年就開始大幅下滑,並進入時盈虧交替狀態。

2014-2015年,凈利潤變本加厲的連續大額虧損瞭兩年,合計-2.76億元,這不僅把天津泰達和連良桂接手上市公司後的業績虧得一幹二凈,還倒貼瞭2.17億元。

在上市公司已經在退市邊緣遊走之際,天津泰達和連良桂找到瞭彭聰這位救星。

2016年4月,易橋財稅的加入,終於為上市公司帶來新的轉機。自此,上市公司改名神州易橋,轉型做代理記賬業務,營業收入也進入增長狀態。

2018年,上市公司又花費27.8億元,購買瞭一傢扣除商譽後凈資產為-17.92億元的公司(下載市值風雲APP,閱讀《27.8億,買回一堆商譽:神州易橋再刷新A股奇葩並購下限》全文)。

這傢公司就是霍爾果斯快馬財稅。並購之後,上市公司更名為現在的順利辦。

表面上看,這次並購讓上市公司的營業收入步入瞭新的臺階。

2019年,順利辦實現營業收入20.25億元,同比增長瞭175.46%;2020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40.29億元,已經遠超2019年全年水平。

但實際呢,2019年,順利辦計提瞭7.59億元的商譽減值,凈利潤大幅虧損瞭10.09億元。

而2020年前三季度,凈利潤似乎也並沒有因為收入的大幅增長而明顯變化,同比還下滑瞭26.69%,僅僅與2017年的利潤規模大致持平。

果然,天津泰達在此時選擇套現走人,是有原因的。

2、這邊並購轉型,那邊商譽減值

其實,上市公司2019年營業收入的增長,並不是來自代理記賬業務。

因為,順利辦剛剛買完霍爾果斯快馬,就覺得人傢不香瞭。2018-2019年期間,霍爾果斯快馬財稅關停瞭40傢代理記賬業務相關終端資產,隻剩66傢。

原來,上市公司又發現瞭一個更加“香噴噴”的業務。

從具體數據來看,2019年,順利辦的營業收入增長主要來自人力資本板塊。2019年,該板塊實現營業收入14.87億元,占營業總收入的73.45%,同比增長瞭422.88%。

人力資本業務是個啥?

依據上市公司的解釋,人力資本業務主要為靈活用工,以人事外包、業務流程外包等方式,解決企業多種用工需求,並完成外包人員管理及工資發放,代報個稅等人力資本服務。

咦,這不就是賣人頭的皮包公司嘛。

盈利能力如何?大幅下滑。

2019年,這一板塊的毛利率隻有2.25%,同比大幅下滑瞭4.75個百分點。

與同行對比來看,2018年,上市公司人力資本業務的毛利率還有科銳國際、人瑞人才兩傢公司大致持平。但到瞭2019年,兩傢可比公司的毛利率都實現瞭不同程度的增長,而這邊卻大幅下滑。

依據年報問詢函中的解釋,2019年,上市公司為瞭提升在“賣人頭”行業的市場占有率,采取降低毛利率的手段,從而才有瞭上面的結果。

不過,說來也奇怪,2020年上半年,人力資本業務的營業收入仍然在快速增長,毛利率卻又大幅好轉,好像絲毫未受到疫情影響。

2020年上半年,人力資本業務的毛利率提升至5.30%,較去年同期提升瞭1.11個百分點,較2019年全年提升瞭3.05個百分點。

到底是上市公司搶占市場戰略確實卓有成效?還是2019年的毛利率另有貓膩?

風雲君還真不敢說。

不過,風雲君發現,人力資本業務收入主要來自易橋財稅。自2018年起,易橋財稅就開始逐漸將業務重心轉移至人力資本行業。

由於盈利能力大幅下滑,易橋財稅的營業收入雖然實現瞭大幅增長,但是凈利潤卻大幅下滑,虧損瞭7,634.90萬元。

也因此,上市公司對神州易橋計提瞭5.24億元的商譽減值準備,成功在2019年財務大洗澡是真的。

但是,這澡洗得還不夠徹底。截至2019年末,賬面上還躺著15.51億元的商譽,占總資產的比重高達55.71%,占凈資產的比重高達91.78%。

風雲君還發現,上市公司在2019-2020年期間,連續兩年更換會計師事務所也是真的。

3、募集資金10億,項目早已面目全非

上文曾說道,順利辦在2016年並購易橋財稅時,還順帶募集瞭資金,共計10.28億元,用於以下兩個項目。

後來,上市公司變更瞭“智慧企業孵化雲平臺”項目的實施方式,由自主研發建設改為外延並購。其中的3億元用來增資霍爾果斯易橋快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方便其整合並購同行業公司。

再後來,霍爾果斯易橋快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在2019年因為業績未達預期,計提瞭5,696.46萬元的商譽減值,募集資金的投入產出效益便可想而知瞭。

再再後來,另一個募投項目“企業大數據中心平臺項目”也發生變更,截至2019年末隻投入瞭2,070.10萬元,剩餘資金均變成補充流動資金瞭。

不知怎的,回頭看這10億元募集資金,感覺像全都打瞭水漂似的。

總結

天津泰達和連良桂在2005年成功接手上市公司,搞瞭幾年經營,業績從2011年開始便一蹶不振,直到2015年實現的凈利潤為-2.17億元。

在上市公司連續虧損瞭兩年、頻臨退市的邊緣,易橋財稅化身白衣騎士趕來救場。轉型代理記賬之後,連老板便退出管理層,彭聰主導公司經營。

但是,彭老板的心思似乎也不在經營主業上。

2019年,順利辦又開始轉型“賣人頭”業務,收入翻瞭將近兩倍,凈利潤卻大幅虧損瞭10.09億元。2020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雖已超過2019年全年,但凈利潤卻隻有三年前的水平。

如今,彭老板終於成為瞭上市公司的主人,真能一改以往的慘淡經營?

彭老板在2019年4月就披露的1.00-2.00億元的股份增持計劃一拖再拖,直到2020年7月僅完成不到3,000.00萬元,如今又要繼續延期至2021年1月。

風雲君深深覺得,順利辦的故事還沒有結束,而且這個上市公司的名字,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殼還在,夢就在,大不瞭換個名字再重來。

免責聲明:本報告(文章)是基於上市公司的公眾公司屬性、以上市公司根據其法定義務公開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於臨時公告、定期報告和官方互動平臺等)為核心依據的獨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風雲力求報告(文章)所載內容及觀點客觀公正,但不保證其準確性、完整性、及時性等;本報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見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市值風雲不對因使用本報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動承擔任何責任。以上內容為市值風雲APP原創未獲授權  轉載必究郵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yangfeng562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