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離瞭婚也過不好

我在北京,今天太陽很大喔我是象女士,這是我們在一起的第282天


趙薇導瞭個女性題材的獨白短劇,一集一個主角,目前播出瞭三集。前兩集的主角是齊溪和楊紫,對準的話題是“女性外貌焦慮”和“被媽媽控制的女兒”,網上說這兩集特別感人,我沖著這評價去看瞭,但沒看下去,看到一半就關掉瞭。也不是拍得不好,是我覺得太模式化瞭,沒什麼驚喜,看個開頭就大概能猜到後面會怎麼演。所以別人問起我對這兩集的看法,我也隻是漫不經心回一句,“就那樣吧……”今天公開瞭第三集,主角是白百何。嗯,這一集我完完整整看完瞭,看得還挺認真。當然瞭,不排除我蠻喜歡白百何的。我很喜歡聽白百何說話,她的臺詞很舒服,不是在“念”,而是在以正常人的身份去“說”。就這次她演這個短劇,很像身邊人拉著我聊她的傢常,我相信她所說的一切都沒有誇張,是真的。她飾演一個傢庭主婦,結婚前是個文字編輯,喜歡聽交響樂、看看小說,應該是個小文青。然後她認識現在的老公,結婚瞭懷孕瞭,繼而把工作也給辭瞭。於是做起傢庭主婦,一直到現在。她的婚姻吧,其實一點都不狗血,表面上看還挺幸福的。老公在一傢紙箱公司上班,薪水穩定,煙酒不沾,基本不應酬,按時回傢。上班的時候還能把孩子送到學校,在真正的影視劇裡,大概率會被編劇寫成模范丈夫。但她不開心啊,也不能說是不開心,準確說是對現狀提不起興趣,每天就那麼過著,早上起來做早飯,老公孩子都走瞭之後在傢做傢務,下午買買菜,晚上做晚飯……她的每一天,其實都是在過同一天。今天知道明天會是什麼樣,也知道明年是什麼樣。雞湯文裡形容這是一眼可以望到頭的日子。時間久瞭,具體癥狀就出來瞭。她成瞭重度失眠患者,一到晚上特別清醒的那種。但她並沒有很崩潰,一丁點歇斯底裡都沒有,睡不著就悄悄爬起來坐在陽臺上看窗外的樹,今天看樹幹,明天看樹葉,後天看其中一個分支……她說瞭一句蠻能擊中我的話。“每天失眠的那幾個小時,是我一天當中最清醒的幾個小時。白天對我而言就是在睡覺,到晚上別人都入睡瞭,我才慢慢醒過來。”

我覺得對於一部分失眠的人來說,確實在這段時間是更清醒的,畢竟白天的日子已經成瞭機械化操作,每天要做的事情相差不大。

傢裡已經形成瞭這種氛圍,很難改變。甚至於她的兒子開始懂事,知道和傢人吃飯要聊點什麼,這是吃飯時的基本操作。於是她兒子每天都會聊班裡最淘氣的學生,硬聊的那種。

白百何用她那有些飄渺的聲音講著自己的現狀,有的時候會顯得稍有些神經質。背景音樂是她婚前最愛聽的交響樂,某些時刻還挺諷刺的。

有一個鏡頭是白百何坐在一個大紙箱子裡擦手裡的小物件,其實這就是個做傢務的動作,但按下暫停鍵去看這一幕好窒息。紙盒子就像她的傢庭,看起來一點攻擊性都沒有,它是紙做的盒子,不是鋼絲圍成的籠子。但她就是被困住瞭,被封閉在裡面。這個短劇雖然隻有幾分鐘,卻很容易讓人總結出一套關鍵詞。——傢庭主婦、婚姻麻木、失去自我。我特意去看瞭看網友的評論,一堆似曾相識的話襲來——今天又是恐婚的一天、OK我更加確定不要結婚瞭、不婚不育保健康。我明白,大傢是不想因為眼前的雞毛蒜皮丟失自我,更不想每天醒來就面對著柴米油鹽醬醋茶,總要對生活有點盼頭的對吧?但,有些事真的不是嘴上說著遠離婚姻或者決定離開婚姻就萬事大吉。想結婚,想擁有自己小傢庭的女孩子大可大膽走進婚姻殿堂。結不結婚,不是生活好壞的幹擾項。以前不是,未來也不會是。如果我們總覺得婚姻是一切悲劇的開端,那我們想得未免太簡單,以及婚姻真的沒有這麼大的威懾力。

你如果問我,你生活中就沒有結瞭婚,日子卻越過越差的女孩子嗎?我承認,有,而且例子不少。一個是我傢親戚,一個是我的朋友。我可以跟大傢聊聊這兩段在外人看來特別扯淡的婚姻。先從我親戚說起吧。這個親戚和我沒有血緣關系,但按照輩分,我得喊她小姨。小姨是2018年結的婚,結婚原因可以概括為兩個字:著急。她是1989年生人,2018年的時候踩在29歲的線上,馬上奔三。這個年紀在北上廣當然不算什麼,但是在我的老傢,可真是要瞭命瞭。我那些留在傢裡發展的朋友,今年紛紛結婚,有幾個年初剛結婚的,一直被傢長催著生孩子。傢長會覺得,女孩子26、7歲就應該懷孕生個孩子,然後30歲出頭再生個二胎,一輩子幸福美滿。我媽就是26歲生的我,也就是說從上世紀90年代到現在,這種觀念壓根沒有變過。所以大傢想啊,26、7歲的女孩子都在被催著生孩子,我小姨一個29歲的女青年還沒結婚,自然是人人為她著急。首先是傢裡人著急,甭管什麼節日,見面第一句話必然是“咋樣啦?有好消息嗎最近?相親結果如何?”其次是街坊鄰居跟著瞎著急,其實跟她們半毛錢關系沒有,但她們就是發愁,“哎呀快30歲瞭還沒結婚,以後可怎麼辦啊!”她們也不是八卦,是真著急,那是一種年輕人理解不瞭的急促情感。最後,我小姨成功的也著急起來。她最恐怖的時候,會成宿成宿的睡不著覺,有時候會半夜發微信給我:哎呀,你才24歲(2018年的時候),你說說這年紀多好啊。有一次我問她: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是因為什麼而著急的?你真的特別想結婚嗎?她回我:也沒有說到瞭非結婚不可的地步,就是身邊人都在催著你結婚,你很難不動搖。後來,還是在2018年,小姨如所有人願,結婚瞭,閃婚,兩個人從認識到結婚一共四個多月。結婚後不到半年,兩個人因為感情太稀薄開始頻繁爭吵,男方覺得女方特別不知上進(我小姨傢裡不差錢,所以一直沒有固定工作),女方又說男方不會疼人。有一次鬧得很大,我媽都被喊去當調解員。那天我媽愣是忙活瞭一天,晚上忍不住跟我語音吐槽這件事。今年疫情期間,我無意間問起小姨的近況,我以為她會離婚,結果我媽告訴我,“哦她呀,懷孕瞭,已經兩個多月瞭。”十一回傢,我們一大傢子人吃瞭一頓飯,小姨肚子已經很大瞭。我問她要當媽媽瞭,是不是感覺很奇妙?她撇瞭撇嘴說:“也就這樣瞭,結婚離婚都這樣。”每一個字都透著喪氣。上個周末我和我媽開語音聊天,我媽“匯報”起傢裡的瑣事,說我小姨已經表明態度,生完孩子出瞭月子第一件事就是去辦離婚,這日子是一點都過不下去瞭。我有一句話掛在嘴邊沒說出口,那就是再過一個月,離婚冷靜期就要實施瞭,離婚的戰線會變得非常長,隻會讓更多傢庭灑更多的狗血和雞毛。另一個例子是我朋友,我簡單來說。朋友當時談瞭一場很美妙的戀愛,但傢裡不同意,嫌棄男方傢裡經濟條件不好,於是這場戀愛無疾而終,我朋友鬱鬱寡歡瞭半年之久。突然某一天,她跟開瞭竅似的,對傢裡人說:“你們給我介紹對象吧,我想結婚瞭。”傢裡人也蠻開心的,認為自己的閨女終於想明白瞭,不再糾結於上一段感情瞭。於是給她介紹瞭一個很是門當戶對的對象,男方傢裡在新加坡做生意,現在定居在南通。我去參加瞭這場婚禮,真的是很闊氣,光是紅包就收到手軟,記得我當時背瞭一個小包包,到最後紅包竟然裝不下。和所有故事一樣,朋友結婚之後就懷孕瞭,然後生瞭個大胖小子。雙方父母都很開心,對她說不要出去工作啦,就在傢帶帶孩子好瞭,傢裡不缺你這份錢,在傢裡每天帶帶孩子多清閑呀。朋友答應瞭。今年6月份,孩子滿一歲,我眼看著她的狀態日益下降。有一次她拍視頻給我,說她帶著孩子在南通的一個廣場上玩,她坐在臺階上,孩子一個人在廣場上跑來跑去,特別開心。過瞭一會兒,來瞭一輛清潔車,她兒子就被那輛清潔車給吸引住瞭,目光跟著清潔車的行動軌跡而移動,她也看著那輛清潔車,娘兒倆就那樣看瞭一上午。我說你不覺得無聊啊?她說當然無聊,想要去做些什麼改變一下,但起身邁腿的時候,又覺得沒力氣也沒興趣。我至今都記得那種無力感,順著她的手機傳遞過來,被我真真實實地感受著。我不禁打瞭個寒顫,一開始覺得不結婚啥事兒沒有,後來又覺得是自己想得太簡單。很刻薄的現實是,有些人離瞭婚是可以找到自我的,她們需要的是一個不用顧忌任何事的環境;但有些人離瞭婚也過不好,因為婚姻並不是她們人生悲劇的根本,而是之前被壓著的情感、情緒、壓力,借著婚姻這個口子一起噴瞭出來。我今年26歲,再過一個月到瞭2021年,我就27歲瞭,我上面也說瞭,這在我老傢是個很讓人發愁的年紀,跟你熟不熟的人都會催著你趕緊安定下來,他們口中的“安定”就是結婚再生個孩子。但我不這麼想,真不這麼想,所以我現在要做的就是狠下心來,穩住自己。有很多女孩子的現狀是這樣的,看到別人在大城市打拼,覺得自己一個人快活得要命,羨慕極瞭,也想這麼做;看到別人被傢裡催婚,結婚之後好像也過的不錯,又覺得結婚也行。恕我直言,如果是這樣這一榔頭那一棒槌的話,哪種生活都過不好。真正要過好日子,不讓自己變得麻木,首先就要堅持一個方向,頭也不回地走下去。從去年開始,已經有親戚在催著我趕緊完成終身大事,我能做的就是和他們少一些接觸,我知道這樣說話挺沒人情味的,但離得太近,你的計劃就會一點點被撬開,被動搖。我小姨的故事絕不是特例,我相信世界上還有無數個這樣的女孩子。再者,我覺得如果一個女孩子一早就認準“結婚沒有好結果”,卻也還是成瞭傢生瞭娃,那結局可能真的不會太好。我現在覺得“信念感”這個東西很重要,如果一個人都不相信結瞭婚會有更舒適的未來,那結婚之後的日子就真的不會舒適,會親手把自己困在一個封閉的世界裡。世上沒有那麼多童話故事,萬事的前提,我們得先相信一種結果吧?現在很常見的一種狀態是,有些人既想要孑然一身的清冷,又想要轟轟烈烈的愛情。拜托,哪有那麼好的事情啊。都是成年人瞭,總得先認準再走下一步,一瓶不滿半瓶晃蕩,結局當然不會太如人意。其實歌裡唱得是對的:擁有僥幸,失去人生。什麼都沒想好,又什麼都想擁有,還時不時夾雜著僥幸心理。你覺得,真的會有這麼美妙的事情嗎?好啦,今天的文章就是這樣,大傢早些休息吧。如果你實在是睡不著,也可以來我的微博找我玩兒@一隻象阿姨明天見。晚安。

公眾號:八樓象女士

微博:@一隻象阿姨

·END·

都看到這裡瞭,不如點一個“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