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調且隱秘的武器交易:在中東服役的主體重型武器(2)

低調且隱秘的武器交易:在中東服役的主體重型武器(1)

(接上文)

在上世紀80年代末NK向阿聯酋交付的其他武器又是什麼狀態呢?NK擁有相當規模的炮兵部隊,也在生產和使用著大量的自行火炮,但是在80年代末,隻有一件武器對阿聯酋來說非常有趣。被西方稱為“谷山大炮”(NK自稱“主體炮”)在當時是一款真正獨特的野獸。這門火炮擁有170mm直徑的超長身管,能夠達到約50km的射程,在當時的身管火炮中是獨一無二的。這款火炮的早期型號(被西方稱為1973年版)以前曾經出口到伊朗,在兩伊戰爭期間,伊朗使用該炮轟擊瞭伊拉克在科威特附近的據點和油田。阿聯酋獲得的是較新的型號(被西方稱為19X9年版),在2005年IDEX展會上,該炮曾經在一個偏僻的展位上公開展出。這款火炮到現在為止,依然是阿聯酋最強大的現役火炮之一——當然在NK也是如此。

2005年IDEX展會上公開展出的“谷山大炮”

丹麥電影制片人馬德斯·佈魯格在近期拍攝的一部紀錄片中披露瞭一部分NK武器交易的情況,其中包括瞭一些NK武器系統的照片。其中一張彈道導彈的照片引起瞭外界的註意。這張照片看起來像是早期的“火星-5”彈道導彈,但是采用瞭沙漠色塗裝。值得註意的是,該導彈的TEL載具從傳統的MAZ-543卡車替換成瞭基於德國MAN KAT-1卡車的平臺。NK在生產這種TEL平臺時遇到困難,因此不得不進口它們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但是這款特殊的TEL載具以塗裝以及周邊地貌表明,這張照片不是在NK拍攝的。有幾個國傢都有可能擁有“火星-5”,伊朗、利比亞或敘利亞都很有可能。但是,這張照片很可能不是拍攝自上述任何一個國傢。利比亞與敘利亞在十年的內戰中,徹底暴露瞭其所有的“飛毛腿”系列彈道導彈與其載具,而伊朗一直將彈道導彈作為宣傳工具使用,並未做過多的隱藏,其中也包括瞭罕見的NK制彈道導彈。這意味著,這張照片很可能來自像阿聯酋這樣的國傢(其中也包括瞭沙特阿拉伯),在阿聯酋這些較為富裕的中東國傢,MAN卡車的保有和使用量非常高。

紀錄片顯示,一輛基於MAN KAT-1型TEL載具的“火星-5”導彈。

無論如何,80年代末的交易並不代表阿聯酋與NK之間的合作關系結束。盡管他們對“火星-5”導彈感到不滿意,但是他們很快就開始另一輪關於彈道導彈的談判。這批新的彈道導彈於1999年交付使用,之後迅速觸發瞭美國的警惕,美國啟動瞭對阿聯酋實施制裁可能性的審查,盡管此時這筆交易依然處於嚴格保密狀態。作為回應,阿聯酋武裝部隊參謀長穆罕穆德·本·紮耶德(情報機構通常使用其簡稱MbZ)以個人名義向美國ZF保證,其彈道導彈數量少於30枚,大部分為“火星-5”,也有部分“火星-6”,並無其他型號。隨後,MbZ顯然看到瞭此時的局勢有機會可能轉變為對阿聯酋有利的情況,於是開啟瞭與美國的談判,試圖購買MGM-140 ATACMS戰術導彈與MQ-1B“捕食者”無人機,試圖換取美國承認其擁有彈道導彈,並進入導彈及其技術控制制度(MCTR)協議體系。在談判中,他承認當時阿聯酋擁有38枚彈道導彈,較此前承認數字有顯著增加。但是,這可能不是由新交付的導彈所造成,而是由第一批導彈數量不準確而造成的。最終,雖然阿聯酋並未購買“捕食者”與ATACMS導彈,但是這批彈道導彈卻被保留瞭下來。

一些人推測,在2000年左右,NK向阿聯酋交付瞭第三批彈道導彈。但是到目前為止,依然沒有確鑿的證據來證明這一點。然而,一些信息顯示,NK方面一直對其進行瞭技術支持,直到今天。盡管美國對此事表示關切,但是阿聯酋代表仍然在2008年訪問瞭NK,他們甚至參觀瞭一處導彈工廠。當然,這並不意味著他們購買瞭導彈。但是外界觀察到的信息表明,至少直到2015年,其軍事合作關系仍然相當密切。通過中介,阿聯酋購買瞭價值近1億美元的武器裝備,用於在也門發生的武裝沖突。這些武器包括機槍、步槍和火箭彈。出人意料的是,這些武器交易並未引發對阿聯酋的嚴厲制裁,這大概隻能由其是美國海灣合作委員會(GCC)中最堅定的盟友之一這個理由來解釋。

NK對中東地區的重型武器銷售並不隻有阿聯酋,沙特阿拉伯以1988年購買瞭中國的“東風-3A”中程彈道導彈而為人所熟知,但是很多人並不知道,沙特也有很大可能從NK引進瞭彈道導彈系統。直到2013年一張照片的公開,才為人們揭示瞭可能存在這一筆交易。

沙特的法赫德·本·阿卜杜拉·穆罕默德·阿勒王子在展示其彈道導彈。

從三個導彈模型中可以看出,最大的一枚顯然是“東風-3A”,但是最小的一枚,卻與“火星-5/6”導彈的外形高度匹配。中間的一枚,是三者中最大的謎團,其似乎擁有獨特的三級折線形鼻錐,這種造型在“火星-7”(“勞動-1”)和“火星-9”導彈上可以發現。雖然這種證據並不能正式表明沙特從NK進口瞭導彈,但是很明顯,沙特得到瞭一些導彈技術的轉移。

由於彈道導彈的特殊性,這些交易對相關國傢來講仍然是極端保密的問題,因此在短時間內沒有任何可能得到官方領域的相關報道。但是,真相依然存在。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