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歲入豪門,住紫禁城旁,代步勞斯萊斯,比繼子大8歲的她近況如何?

瞭解伊姐本人最新動態、參與線下活動加伊姐微信:eemoviekf04(不閑聊)

 ♪  你如此特別,我又怎會失望  ♫

   每天上午9:30,伊姐在這等你  文 | 伊姐(周桂伊)杉姐 

無意中看到一張照片,讓我辨認瞭挺久。

 

看瞭標題,才知道,這是王艷在橫店復出,重新拍戲。

 

王艷是誰,有些讀者可能不太清楚。說到《還珠格格》裡,老佛爺最喜歡的“晴兒”,才會恍然大悟。

王艷21歲嫁給富豪老公王志,火速淡出演藝圈,她說過,一年保持一部戲的頻率,完全是為瞭照顧粉絲,但這麼多年,她其實連一年一部戲都沒有保證到。

 

去年和前年,王艷隻參與錄制瞭兩檔電視節目。

偶爾發微博,也大多是有關親子、公益、生活雞湯。

她佛系到被網友稱為“失蹤人口”。

但今年開始,王艷似乎有些一反常態。

為瞭拍《回廊亭》和《皓衣行》,王艷在兩個城市之間穿梭,古裝戲、現代戲來回穿梭,甚至有些時空錯亂。

 

從來與世無爭的她,體會瞭一把“軋戲的辛苦和崩潰”,信誓旦旦“這件事以後跟我絕緣”。

但是,抱怨歸抱怨,行動很誠實,除瞭這兩部戲之外,王艷還一口氣接瞭於正三部新戲,《尚食》《當傢主母》《錦瑟》。

 

從“客串”這樣的字眼,以及於正@演員的排序,可以猜想,王艷在這些劇中隻是小配角。

 

她甚至還破天荒地賣起瞭貨。 

 

隨手在某銷售平臺搜索其中一個品牌,價格低廉,銷售量慘淡。

 

王艷上次賣貨還是在2015年,那時,她代言的品牌還是國貨之光片仔癀。 

 

聯想去年,新加坡媒體放出的一條新聞,王志才欠賭債近7000萬人民幣的消息,是金沙向澳籍賭客追討的最高債務金額。

 

很多人開始猜測,王艷豪門夢碎瞭嗎? 

 

  

王艷除瞭《還珠格格》中的晴兒。早期還是有過其他作品的,沒有大紅大紫,但大多令人印象深刻。

 

比如,《青河絕戀》中重情重義的萬秋玲。

《無敵縣令》中時而調皮,時而高冷的趙凝香。

以及《武林外史》中讓人恨不起來的反派白飛飛。

 

王艷從小學舞蹈,小學四年級時,還不滿10歲的她被北京舞蹈學院老師選中,赴北京學習舞蹈。

 

和同齡孩子不同,小小年紀的她沒有隻待在教室、遊樂場和書房裡,王艷到處去演出,還拿瞭很多獎。

 

網上到現在都有她14歲參加桃李杯的經典視頻(王艷拿瞭古典舞組三等獎的成績)。

大學畢業後,她被分配到鐵路文工團。

 

1992年,偶然的機會,《梅花烙》需要一些跳舞演員,王艷很幸運被選中,並且還是有臺詞的那種,自此踏上演藝圈。

 

在這期間,王艷與王志才經老師介紹認識,王志才比王艷大瞭27歲,還有過一段婚姻和一個兒子。

 

他的兒子就是與汪小菲、汪雨、王珂並稱京城四少的王爍。

對,就是當年以388萬元拍得紫檀宮殿模型送給周迅的那位。

 

王志才是北京最早搞房地產的富翁,是圈中有名的地產大亨。

 

傢住北京王氏旗下價值過億豪宅“王府世紀”,從自傢窗戶就能看到紫禁城。

 

網傳,他的豪宅推窗即見故宮,內有健身房、娛樂會所,價值五億。

 

王艷也曾暗戳戳地在微博曬豪宅,稱紫禁城是“隔壁鄰居”。

 

1997年,王艷與王志才結婚第一年,恰逢《還珠格格》開拍,王艷收到瓊瑤的邀請,但她因為婆婆做心臟搭橋手術,需要傢人的照顧,主動放棄瞭這個機會。

(王艷後來在采訪中說,計劃出演的角色好像是金鎖)

 

1998年,《還珠格格二》開拍,劇組再次邀請王艷,她憑借晴兒這個角色一夜爆火,成為國民級別大花。

 

至此,23歲,王艷的事業、傢庭都圓滿瞭。

 

那些年,王艷對外界傳達的信息是,與婆婆14年從未有過爭執。

 

與“相差僅8歲”的繼子王爍相處愉快。

 

在節目中公開說老公特別尊重她,兩個人很有默契,最喜歡給自己過節,還把老公寫的情書帶上瞭節目。

 

兒子球球出生後,她曾說過“不能離開北京,不能離開兒子”,大部分精力都花在照顧孩子上,還出瞭兩本育兒書。

 

然而,近幾年,當王艷開始頻頻上綜藝,我們卻發現,故事的真實版本,和王艷自己講述的大相徑庭。

 

王艷的婆婆是皇族後裔,網傳婆婆脾氣非常大,需要王艷跪著洗腳伺候。

 

2013年上節目時,王艷的婚姻感言從“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變成瞭“很難講,很復雜……用幾句話講清楚不太可能”。

 

最讓大傢跌破眼鏡的是,她與兒子球球在真人秀節目上的各種表現。

球球不玩iPad就大發脾氣,直言自己在城市裡的代步車是三百多萬的豪車,到農村不僅要走路,還得背著豬草,氣急敗壞。

 

情緒上來瞭會罵媽媽是豬頭,甚至直接上手打媽媽。

 

 

在這檔真人秀節目改編的大電影中,球球的各種“炫富”行為引起諸多非議,王志才直接將片源買斷禁止播放瞭。

 

在另一檔節目中,樂嘉曾問球球:“你媽媽會打你嗎?”

 

球球搖頭後又脫口而出:“我會打她。”

 

樂嘉都不禁陷入疑問:“這孩子是親生的嗎?”

球球還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說過,媽媽“是個很普通的人”、“喜歡浪費爸爸的錢”。

 

“媽媽唯一的優點是好看,剩下的全是缺點。爸爸會賺錢,一天賺10萬,媽媽隻會花錢,購物,買東西也不會用。” 

小小年紀的兒子沒有體諒媽媽的辛苦,反而對媽媽各種抱怨、憤怒,但孩子的情緒是被誰傳染的呢?

 

孩子永遠是最佳外交官,懂得察言觀色,也復制著傢庭強者的處事模式,他對媽媽的嫌棄,充滿瞭“男權色彩和資源掌握者的優越感”,王艷的傢庭地位可想而知。

 

 

 

2019年,參加《王牌對王牌》時,王艷再次扮演晴兒出場,“老佛爺”趙敏芬驚喜亮相的時候,王艷直接淚灑舞臺。

 

當年,趙敏芬是“還珠劇組”裡唯一一個參加瞭王艷婚禮的人。

 

當她講到祝你和蕭劍團圓美好,長長久久之時,王艷淚如雨下,哭到無法自持,幾乎失態。

網友解讀為“王艷把生活中的委屈哭瞭出來”。 

 

她自己也在微博發文“若前世今生”。

 

王志才究竟有沒有破產,我們隻能猜測,但王艷拍戲的狀態,在發生變化,是真真實實的。

 

今日的局面,王艷選擇復出,市場能留給她的空間已經很小瞭。

 

畢竟,不是每個豪門夢碎之後的女星,都有能力把自己活成劉濤。

 

成為劉濤,需要巨大的幸運,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王菲在歌裡唱著“沉迷過的偶像,一個個消失”,但作為自由職業者,我這幾年的感慨是“沉迷過的豪門,一個個破滅。”

這其實也不是誰的問題,很大可能是時代的問題。60年代富起來的那一批人,都是吃著地產、鋼業、礦產這些國傢基礎建設紅利起來的人。

但這幾年市場環境變瞭,互聯網、物流、AI等科技含量更高的行業裹挾著全球,註意力經濟成為第一經濟——傳統行業裡人工高、成本高、毛利潤低的實體部分,岌岌可危。

車曉之前嫁給山西首富李兆會,李兆會資產最高的時候是125億,但12年後,因為鋼鐵行業利潤率下降太快,國傢政策不支持,他離婚的時候已經欠債上億,一無所有。

邱淑貞老公沈嘉偉身傢最高時20億。

 

但從19年截至今年2月份,I.T全年業績虧損高達7.45億港元,港澳地區關閉店鋪多達28傢。

 

葉玉卿老公胡兆明曾有80億的身傢,但今年,他旗下3間公司申請破產,旗下物業也舉行拍賣。

 

 

每次我們寫這樣的文章,總會有部分女性讀者提出異議:照你們的說法,最好全部活成鐵骨錚錚,每一片瓦每一寸土都是自己掙的鋼鐵女俠,就安全瞭,你們是不是也在另一個方面物化著女性呢?

其實我們完全不是那個意思,我們想說,生命是流動的,不管你做瞭怎樣的選擇,我們隻想說,一定要相信它的流動和變化,把一定的主動權,永遠握在自己的手裡。

當年,劉敏濤為愛息影七年,但換不來一支冰淇淋,這樣的感情,跟對方是不是豪門也沒有徹底的關系。

(今天的劉敏濤,自由瞭很多)

隻是,婚姻是互相尊重,它建立在獨立而不是依附的基礎上,如果誰要抹殺你的獨立性,哪怕是豪門,也是一種慢性的讓你社會性死亡,這一點,大傢要清楚看到。

 

還有一點,太年輕的時候,太容易得到所有,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溫柔鄉的圈養讓小鳥慢慢不會飛翔。

就算有一天,給瞭它自由,它會發現,世界那麼大,而容納它的地方,很早以前就消失瞭。

在那個它徹底心滿意足,覺得“人生從此就是公主和王子幸福生活在一起”的時刻。

這才是最讓人傷感的地方。

微信訂閱號總是莫名其妙改版為瞭避免我們一不小心 錯過彼此大傢記得把“伊姐看電影”設置為星標★關註 隻需要五秒鐘哦~~先點擊任意一篇文章標題下的藍色字“伊姐看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