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安裝計時器,打工人失去帶薪如廁的自由?

今日話題 

字數:2100閱讀時間:5min

說起來,互聯網大廠的如廁問題,由來已久。排隊要好久,坑位少得可憐,一直是未解決的bug,但實質上小小的廁所空間,這背後也涉及到一場員工與資本之間的博弈。

“知道”(nz_zhidao)跟你談談 ,打工人怎麼實現“如廁自由”。

(IC photo / 圖)

當代互聯網上,要說什麼話題最能引起普羅大眾的共鳴?職場話題當之無愧處於前列。

繼社畜的自嘲之後,打工人這個梗也火起來瞭。都是搬磚的,誰還不是個打工人,咋滴。

問題就在於打工人之間也面臨著激烈的競爭,於是內卷就出現瞭。但內卷卷到最後,大傢卻發現打工人連最後的摸魚聖地——公司的廁所都不能愉快地如廁瞭。這不,最近的一則新聞就讓社畜感覺腦殼疼。

坑位多少:

帶薪如廁的博弈

網絡上有爆料稱,互聯網公司快手在廁所門口安裝瞭個坑位計時器,以控制員工上廁所時間。通過這個計時器,廁所外的人不僅可以瞭解到廁所裡有沒有人,甚至還能知道裡面的人進去瞭多長時間……

有網友開玩笑,戲謔快手成瞭“快解手”,還有網友高呼資本太無恥,專治“帶薪如廁”。而對此,快手小客服回應稱,因員工上廁所排隊現象嚴重,安裝計時器是為瞭測試每天衛生間使用次數和時間,便於判斷需要增加的移動廁所坑位數量。

這個解釋在很多網友眼中頗有些避重就輕。如果創建個知乎話題,想必回答的打工人回答的第一句就是:謝謝,有被冒犯到。廁所的隱私之地,都被監控使用時長,過分瞭。這年頭,打工人不僅要996為瞭公司貢獻發量到頭禿,還逐漸喪失如廁自由。

不過說起來,互聯網大廠的如廁問題,由來已久。排隊要好久,坑位少得可憐,一直是未解決的bug,但實質上小小的廁所空間,這背後也涉及到一場員工與資本之間的博弈。

在影片《摩登時代》中,卓別林所飾演的流水線上擰螺母的工人查理,用誇張的形體語言反映出資本壓榨工人的冷血無情。馬克思在《資本論》裡早已道破瞭一切。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一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而資本傢作為人格化的資本,他們用勞動力的低價值去換取勞動力創造的高價值,通過延長工人工作時間,延長一般價值的形成過程,從而實現價值增值。

在資本傢的終究目標裡,就是讓打工人盡可能地創造更多的價值,在工作效率不可量化的情況下,價值的創造與工作的時間,有著直接且密切的關系。

因此,在資本眼中,打工人解決生理需求的時間都成為資本利益最大化的障礙。但打工人並非和資本傢統一戰線,公司賺得多瞭,也不會多發一分錢給自己,所以打工人從主觀能動性上就不會為瞭資本拼盡全力,除非是成為人上人,自己給自己打工。

所以說,坑多人少的根本矛盾,不是不能解決,而是資本從一開始就逃避要去解決這個問題。不僅如此,資本還要大力去整治“霸占坑位”“帶薪拉屎”行為,為此可謂是使出瞭渾身解數。

(IC photo / 圖)

廁所摸魚:

打工人的解壓手段

網易就在公司廁所安裝信號幹擾器,官方還來瞭個溫馨提示,說是為瞭避免員工玩手機分心、影響如廁。360內部也曾推出過類似找坑位的應用,實時記錄瞭各樓層各坑位的使用情況和使用時長。

但以上種種行為並不能阻擋打工人的帶薪摸魚,因為,有時候,人生需要一些摸魚時刻。

對於當代打工人來說,996與大小周的福報之下,為工作疲於奔命,休息與閑暇都成為瞭奢侈。作為社畜,有苦難言,某種意義上而言,在廁所帶薪摸魚,就成瞭打工人對資本最直接的反抗,雖然這種反抗,實際上也寫滿瞭無力。

也因此帶薪拉屎,可謂是成為瞭當代資深社畜“渾水摸魚”的必備技能。正所謂不想帶薪拉屎的社畜不是好的打工人,從職場菜鳥晉升為職場老油條的必修之路,帶薪拉屎絕對位居前列。

突破內卷化的一大致勝法寶,也是帶薪拉屎,廁所摸魚。你永遠不會知道,有的人表面上狂敲鍵盤,背地裡卻在帶薪拉屎,出來混,誰還不會搞個偽裝。從單純地解決生理需求到帶薪摸魚,廁所的作用與內涵在打工人眼中完成瞭升華。

並且不要小瞧瞭廁所摸魚的這一會功夫,對於打工人來說,能夠在工作的時候,喘口氣,在休息片刻後,調整好自我,以更加昂揚的姿態迎接接下來的戰鬥,實質上指向瞭高效工作。畢竟工作時長並不能代表工作產出,就像矽谷顧問Alex Soojung-Kim Pang在《休息:如何做得越少,幹得越多》一書中所言:工作和休息實際上是相輔相成的。它們就像波浪的不同部分,沒有波谷又怎麼會有波峰?

一些科學研究也證明瞭適當的摸魚休息有助於工作效率和創新能力,讓大腦有效地充電。員工效率監測公司DeskTime通過大數據分析研究發佈瞭一個規律:最有效率的員工通常連續工作52分鐘,然後離開電腦休息17分鐘。

即便是機器,長時間運轉也會發燙,更何況是人,在高負荷之下,總會更容易疏忽。適當的摸魚休息,在廁所冥想,忽略眼前的各種困難,或許起身的那一刻,你會發現思路突然開闊。

知乎上的一些調侃也指明瞭帶薪摸魚,帶薪如廁還可以說是靈感的來源。愛因斯坦在瑞士工作時,一邊審查專利文件,一邊“摸魚”研究相對論;劉慈欣在山西娘子關發電廠工作時,一邊做自己工程師本職工作,一邊“摸魚”寫《三體》科幻小說。創意的誕生,往往就是於無心處,插柳成蔭。

由此可見,帶薪摸魚或者說帶薪如廁並不影響人們的工作量,反而很有助益。帶薪如廁並不是對工作的一種敷衍,隻是中場休息,是下面全身心工作投入的序章。

況且資本是購買瞭員工的勞動,但並不是購買瞭員工這整個人。如果連上廁所都要被管制,那已然侵犯瞭員工的正當權益。

所以啊,打工人,即便自己隻是流水線上的“工具人”,也不要被工作完全竊取自己的人生。那麼問題來瞭,今天的你,愉快地帶薪如廁瞭嗎?

相關文章推薦

“吃喝拉撒”的後兩者是人類和自己靈魂深度交融的重要時刻,衛生紙是最重要的見證者。日常生活進行時,有人就有疑問瞭:用過的廁紙到底能不能丟進馬桶?

↓點擊閱讀↓

《廁紙,要不要丟進紙簍?》

· 南周知道出品 ·

· 未經授權 不可轉載 ·

· 但是歡迎分享到朋友圈哦 ·

點一下,知識的儲備又增加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