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FUN | 為職場設計初心

隻要有內心的安寧

在哪裡工作都是一樣的本期專欄

我們不談特別高大上的規劃啊、設計啊

我們談談初心

Han Bo油畫藝術作品《初心》前些天跟一個朋友聊天,他說周圍很多人都辭職瞭。這個朋友比較年輕,不到30歲,挺羨慕那些辭職的人的。我問他:“他們辭職之後幹嗎去瞭?”他說:“玩兒啊。”我:“然後呢?”他:“先玩兒瞭再說,這麼多年都沒有體會過自由的的滋味。”我們都在追求自由,但是自由到底是什麼?你們想過嗎?沒有絕對的自由,自由其實是相對的。不工作就叫自由啦?傢裡有礦嗎?傢裡有礦就自由啦?那何猷君為啥急著生長孫?實際很多人想象中的自由,並不是自由,而應該用另外一個詞來形容—Inner Peace,內心的安寧。去世外桃源隱居的那些人真的為瞭自由嗎?不是,是為瞭內心的安寧。找到內心的安寧,你每天上下班打卡都不會覺得自己不自由。所以職場設計的前提,是你做怎樣的取舍才能得到內心的安寧。預測出職場未來的進步預期,非常重要每次剛畢業的大學生問我關於工作與生活平衡的問題時,我都會回答:“其實剛工作的人不用太在乎這個。”因為無論我說什麼,剛工作的人都是平衡不瞭自己的。反而我覺得,年輕的時候不應該把重點放在平衡上,而應該放在給自己的未來打基礎這件事上。畢竟人生很長,未來所有事情的發生都與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有著邏輯關系。不過每個人對自己的要求都不一樣,一傢子人也會出來兩種不同個性的人,比如我和我姐。我猜我對於工作所有的看法,恐怕我姐都是不能認可的,因為我姐最大的職業目標是找個國企的郵件收發室的工作。但是就像我說的:找到內心的安寧是職場的前提。那怎樣能找到內心的安寧呢?我也不知道。不過我一直覺得,人有一個比較長期的規劃還是很重要的。倒不一定規劃得很精準,但是得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比如我,我說過很多次瞭,我的目標特別簡單—想要錢。從一而終,我都是為瞭錢而工作的。在錢和生活之間,我能夠達到一個平衡,畢竟錢是一個被量化的東西。有錢,我就有內心的安寧;沒錢,我就沒有。所以像我姐的職業目標—國企郵件收發室的工作就不能滿足我。很多人會說:“那我也想要錢啊!”我覺得不是。這些人當中有很多人想要的東西太多瞭。不僅僅想要錢,還想要每天整點兒下班、還想要很輕松的工作量、還想要想幹嗎幹嗎、還想要賺錢的過程中沒有任何麻煩事。那就不行。我姐就想要每天都很閑且沒有麻煩事,錢不錢的無所謂,於是國企郵件收發室很適合她。所以,在對自己的規劃中,現狀和趨勢很重要。不要制定根本不切實際的目標。我永遠都不會像李嘉誠那麼有錢,王思聰也趕不上,因此隻要我能看到未來的一個進步的預期就可以。“進步的預期”是我們在尋找內心安寧的過程中非常重要的。這個“進步”,是針對你最在意的事情的。你在意錢,那就是錢上進步;你在意自由的時間,那就是時間上的進步;你在意傢庭,那就是傢庭上的進步。每個人都對自己的人生有不同的定義,沒有誰對誰錯,隻有你喜歡與不喜歡。

職場專傢

小V

職場專欄作者。E Y咨詢部合夥人,職場勵志書《快樂小V的水晶骰子》《職場不逃跑》作者。

個人公眾號“vicky_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