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理解考古和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的重大價值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文物遺存的保護是考古學研究的前提,考古學研究是文化遺產合理利用的學術基礎;認識歷史離不開考古學,考古工作延伸瞭歷史軸線,增強瞭歷史信度,豐富瞭歷史內涵,活化瞭歷史場景。

深刻理解考古和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的重大價值,對我們更好認識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堅定文化自信,不斷增強民族凝聚力、民族自豪感,具有十分重大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

陜西神木石峁遺址是距今4000年前後東亞地區目前已發現規模最大的城址,以皇城臺為核心,內、外城以石砌城垣為周界向內拱衛,面積逾400萬平方米。自2013年“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四期”實施以來,陜西省考古工作者持續開展考古工作,完整揭露瞭皇城臺門址及部分墻體,出土瞭陶、骨、石、玉、銅及紡織品、漆皮等各類遺物數以萬計。2018年以來,考古工作者在皇城臺大型臺基上新發現七十餘件精美石雕作品,為探討中華文明起源和古代先民精神世界提供瞭寶貴實物資料。圖為石峁遺址皇城臺發掘區。中國文物報社供圖

考古和歷史文化遺產保護事關深化文明認知、存續文化基因

中國考古學誕生近百年來,一直肩負著知我中華、振興中華的學術使命。特別是新中國成立後,經過幾代考古人接續奮鬥,我國考古工作取得瞭重大成就,寧夏水洞溝、浙江上山、遼寧牛河梁、浙江良渚、陜西石峁、河南二裡頭、四川三星堆等重要考古發現層出不窮,就人類起源、農業起源、文明起源、國傢起源等重大課題交出“中國答卷”,闡明瞭中華文明在起源與早期發展階段孕育出的文化積淀、心理認同、禮制傳統,為構建中華民族歷史、梳理中華文化基因作出瞭不可替代的卓越貢獻。

考古和歷史文化遺產保護事關堅定“四個自信”、振奮前行力量

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考古遺存等歷史文化遺產是註釋歷史最好的“活字典”。從舊石器時代考古發現印證中國是東方人類故鄉、中華大地上的古人類及其文化呈現連續進化形態,到“中華文明起源與早期發展綜合研究”、“考古中國”等重大項目鑿實5000多年中華文明史,再到36處國傢考古遺址公園和150餘處大遺址呈現中華文明滿天星鬥、多元一體——在考古實證面前,中華文化為什麼“興”、中國人民為什麼“能”的答案呼之欲出,建立在5000多年文明傳承基礎上的文化自信彰顯持久力量。當前,我們正處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時期,更加需要講好講精講透考古成果,闡發好歷史文化遺產蘊含的中華民族文化精神、文化胸懷和文化自信,從中汲取堅守正道的定力、攻堅克難的毅力和改革創新的活力。

 

位於四川廣漢的三星堆遺址發現於1927年,遺址所處年代相當於夏代晚期至商周之際。1986年,在遺址祭祀區發掘兩座祭祀坑,出土金杖、面罩、銅神壇、神樹、人像、面具、玉石禮器、象牙雕飾等珍貴文物1720件,揭開瞭早期古蜀文明的神秘面紗。2020年,三星堆遺址考古新發現五座商代晚期祭祀坑,對進一步揭示古蜀文明的文化面貌與重要價值,不斷深化對多元一體中華文明形成歷史進程的認識具有重要意義。圖為1986年三星堆遺址一、二號祭祀坑發掘現場,以及出土的銅大立人像和銅縱目面具。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考古和歷史文化遺產保護事關擴大國際影響、增進文明互鑒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考古和歷史研究成果既彰顯瞭中華文明對人類文明進步作出的巨大貢獻,又蘊含著中華民族以和為貴、海納百川、天下一傢的思想傳統。從新中國成立之初蘇聯、東德返還我《永樂大典》,到改革開放文物外展為中國與西方國傢建交破冰,再到跨國聯合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實施中外聯合考古和開展文物保護國際合作成為共建“一帶一路”的重要收獲,中國文物在國際舞臺華彩流溢、潤物無聲,傳播文明底蘊,詮釋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增進民心相通。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更加需要發揮考古和歷史研究作用,讓世界瞭解真實全面的中國,為我國改革發展穩定爭取良好外部條件,為維護世界文明多樣性、建設和諧合作的國際社會貢獻力量。

詳見國傢文物局黨組書記、局長劉玉珠文章《加強考古和歷史文化遺產保護》


來源:求是網

策劃:蔡春玲 趙雁制作:趙雁審核:李艷玲監制:馬建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