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炫富史

“青春有你”選手虞書欣被人八出其母因欠債200萬被法院限制高消費,即俗稱的“老賴”,牽扯進官司的公司股東也有虞書欣。

虞的工作室發微博說這是一場牽涉詐騙的生意糾紛,他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執行,已經報案。

圖源:澎湃新聞

參選《青春有你》的時候,虞書欣是演藝圈裡不太知名的演員,她有兩個著名的標簽:小作精、富婆。

因為是富婆,作起來才可愛,如果沒有這個前綴就不會如此吸粉。虞書欣在拉票時打扮成奧黛麗赫本,手拎一隻價值22萬的香奈爾包包,結結實實蓋上瞭富婆認證。她和另一位傳說傢境殷實的選手趙小棠總膩在一起,被粉絲艷羨地稱贊富婆和富婆才一起玩,傢人拉票時虞書欣爺爺一副海外華僑打扮,更被鑿實是低調的富三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富有成為愛豆的加分項,因為有錢,他們變得格外可愛,而今年連續有兩位富二代愛豆的父母被法院列為失信執行人,一位是不給業主房產證的周震南父親,一位是陷入合同糾紛的黃明昊母親,富二代人設如沙子堆成的城堡,炫目卻不牢固,時代大浪輕輕一卷,不知所蹤。

選秀的時候,很多人都吃過富二代人設紅利。黃明昊英文名Justin,又是溫州人,粉絲得意地送他外號賈富貴,和范冰冰的弟弟另一位有錢人范丞丞的CP叫作“皇權富貴”——因為范冰冰演過女皇武則天。

朱正廷是人間gucci,馬伯騫傢住在博物館裡,吳宣儀是海南富婆,她價值1600元的襪子被津津樂道,她和另外三名女選手陳意涵、戚硯笛、趙堯珂被稱為101四大富婆。

▲馬伯騫傢

隻是創造101時期富二代頭銜並不能保送選手,最後還得憑實力,到瞭青你就不同瞭,富婆和富婆一起玩的CP已經可以吸粉,趙小棠走到瞭最後,虞書欣的唯粉還因此罵她吸血。粉絲之間的劍拔弩張或許也影響到瞭這對富貴姐妹花還不夠堅固的友情,虞書欣曾在團綜的吐槽環節半開玩笑吐槽趙小棠衣品差,渾身都是名牌LOGO,又補刀她是從小耳濡目染。再無意的玩笑也有一絲真實,虞書欣這番話說明“富二代”之間也是有階級差的,老錢看不上新錢。趙小棠作為反擊,在各種公開場合喊話虞書欣胖,需要控制體重。

不禁感慨時代真的不同瞭,從前選手的加分項是傢境貧寒,惹人憐惜。比如孤兒一樣長大的馬天宇。還記得超女拉票的關鍵時刻,張靚穎媽媽講瞭張父住院期間,張靚穎晚上跑場子白天給爸爸熬魚湯,睡著瞭魚湯熬幹,張靚穎自責大哭的故事,當時多少觀眾在電視機前流下瞭共情的眼淚,紛紛為她投票。

換作今天,這個故事可能是選手坐在豪宅裡嬌嗔奢侈品店店員怎麼還不把最新產品目錄送過來,都耽誤TA比賽瞭,粉絲們流下共情的口水,然後用省下的早飯錢為她TA投票,此刻,粉絲也能當上精神資產階級。

炫富曾經是以群嘲的方式存在的,集齊瞭品牌廣告的《小時代》,品牌沒有給錢,可是郭敬明依舊很硬地塞進瞭它們,有錢女人顧裡的臺詞是:拿一條愛馬仕的毛絨披肩把他包裹起來,然後塞一個LV的錢包在他手裡。她第一次坐火車時,傲嬌地和唐宛如說:把遮光板拉下來,怎麼還不起飛?

觀眾拿這群主角當醜角看,而不像現在反復重排,好像《小時代》也成瞭經典。那時郭敬明就是老凡爾賽瞭,記者在他的別墅中采訪他,據說那棟房子是某個民國名人姨太太住過的,房間裡面各種豪奢陳設,電影中陳學冬住的帶陽光泳池仿佛折射瞭小四的生活。楊冪在片中摔碎而賠不起的杯子價格4000多塊,而怎麼看它也很像一隻普通的玻璃杯。

圖源:優酷截圖

那是七年前,群眾們覺得好好笑。如果說《一起來看流星雨》的慕容雲海,駕著名爵帶楚雲蕁去美特斯邦威買衣服,是窮裝富,《小時代》著實花瞭不少錢,然而並沒有人真正羨慕他們的扯頭花日常。

喜愛炫富的那些娛樂圈或者半圈中人,楊子、李湘、吳佩慈、郭美美、闊太李念。。。。有幾個人是真心仰慕他們的?

中小學生價值觀沒有成形,由於人生還有很多希望,也是最容易做白日夢的人群,那些美麗的、富裕的、不勞而獲的故事很容易俘虜他們,當這群人長大之後,她們不會再羨慕《小時代》,新的一批中小學生會把愛豆中的“富二代”當作真實的小時代追捧。這是個周而復始卻並不必焦慮的循環,人對曾經的幼稚感到可笑才是長大的意義。

可不知從何時起,超過20歲的成年人對炫富也不再嘲笑不再反感。王思聰在互聯網的崛起就是其中一個標志,他以自大的、粗魯的、物化女性的姿態口出狂言,眾人皆覺得第一公子理所應當,如果說在他之前的京城四少財富有水分,而他以扯破四少之一汪小菲的富人外衣為第一仗,收割瞭第一波流量。

這個收割並不是建立在他有才華、有見識的基礎上,僅僅因為他更有錢,公眾就覺得他更有理更氣壯,哪怕那些錢也不是他掙的。在他微博下面,一片哭天搶地要嫁給他的人,其中還夾雜著眾多男性,喊著“艸我”,即使是自覺幽默的笑話,也很低賤。

炫富的正當化、常態化與各種提供展示的平臺和網紅經濟崛起有相當關系,開始是為瞭虛榮心而炫,當全民欣賞崇拜富人之後,炫富不僅為瞭炫,而且能成為斂財手段。很多富二代放在過去就是敗傢子,沒有正經職業,現在他們可以當網紅,賺得比接班傢族生意也不少。他們的炫富方式也從曬包曬表曬車曬旅行進化到新模式,前一陣有個富二代博主曹譯文,煞有介事在自傢工地上打瞭半天工,撒嬌說要和爸爸要瞭這套房子,因為有幾個釘子是她釘的。她還向“工頭”(實際是群演)展示瞭她的銀行餘額短信1500萬(後被銀行工作人員質疑是偽造的短信)。曹譯文給這條視頻起的標題是:累嗎?累就對瞭,舒服是留給有錢人的。

章小蕙看瞭想哭泣,晚生20年還有這些人什麼事?分享一下敗傢心得,敗傢的開銷分分鐘回到自己口袋,輿論也不會像當初一樣指摘她。

《非誠勿擾》中曾經有一位選手叫馬諾,說過一句名言:寧在寶馬後座上哭,不在自行車上笑。當時的輿論環境是狠狠批駁她,她也很快消失瞭。現在這種言論大概會有一半人贊同吧,畢竟娛樂圈已經被名人富人之子牢牢把持,畢竟挪用業主房款都能有人真情洗地。

有瞭富二代這個光環,笨蛋的舉止會顯得可愛,平凡的外表有瞭金錢濾鏡,愚蠢的腦瓜那是天真。中國絕大多數富人的第一桶金來歷不明,正如馬克思所說:“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他們用奸詐贏得的財富滋養瞭不諳世事的下一代,再用下一代的“單純”積累新的財富,於是財富永遠集中在這撮人手中,原本富不過三代的咒語被打破。

粉絲們常說:傢人的罪不至誅連九族,那藝人是不是也不該用富人身份去吸粉,去誘惑比他們窮百倍千倍的小孩用零花錢投票買周邊?隻想享用金錢帶來的便宜卻不想承擔原始積累過程中的違規,這模式未免太舒適瞭。

貧窮而努力值得尊敬,傢人富裕為什麼會變成藝人的優勢?我們是看他們唱歌跳舞演戲,不是看他們鬥富的,有一兩個卡戴珊已經足夠讓人看猴戲的瞭,娛樂圈裡一半卡戴珊,普通人還有什麼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