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軟劉積仁:引領商業創新,軟件進入生態時代

文 | 懂懂   編輯 | 秦言

來源:懂懂筆記

軟件,是科技行業的長青樹。從科技行業形成的第一天起,軟件就不可或缺。它沒有像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AI等概念一樣,在某一時期特別熱門,在某一時期又會冷卻。盡管沒有大起大落,但其始終都在。任何技術想要落地都需要軟件的加持,任何硬件要運轉也都需要軟件賦予其靈魂。可以說,軟件是技術的思想,是硬件的靈魂。

與此同時,軟件在科技行業呈現的形態也在不斷變化,從早期的技術、產品、解決方案、服務,如今又到瞭新的生態時代。

我們身處的社會正在從物理世界加速向數字世界遷移,技術創新、商業模式的創新不斷湧現。軟件,作為一切新技術的載體,我們又該怎樣重新認識它的力量呢?作為中國最早一批軟件企業之一,東軟深耕行業近30年,經歷瞭軟件產業的每一個階段。作為軟件業的長青樹,東軟也對產業的發展、變遷有著深刻的思考。

“從過去到現在,從時間到空間,從單一到多元,軟件化身為信息技術變革之翼,加速開啟全新的發展蛻變。包括瞭全新的社交方式,全新的生活體驗,全新的經濟形態,全新的商業理念。軟件與計算,無疑是信息技術的發展基石,是社會變革的主導基因。”東軟創始人劉積仁指出,軟件正在迎來生態時代。

如何理解這個生態時代?讓我們從今年初疫情引發的突變開始談起。

價值凸顯:

疫情之下得見軟件的力量

今年年初,疫情突然爆發,全社會的首要任務是抗擊新冠疫情。東軟作為一傢深入大健康領域的軟件企業,也沖在瞭最前線。

在服務方面,集團旗下的東軟熙康利用互聯網醫療熙康雲醫院平臺,開設瞭免費“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咨詢專區”與防控專業知識推送。疫情發生以後,面對國內醫療機構資源緊張,公共衛生和社會保障等信息系統亟需升級的情況,東軟迅速行動,推出瞭“疫情自填報”平臺,免費幫助基層采集人員信息。

疫情攻堅階段,很多醫院的運轉體系發生瞭變化,東軟派出多個專業團隊奔赴各地及時幫助醫療機構升級信息化系統。此外,針對疫情的進展,還發佈瞭“利劍”疫情防控信息化整體解決方案。一系列的解決方案和互聯網服務舉措,成為政府、醫院、社保體系抗疫的抓手。

在硬件支撐方面,東軟以軟件賦能硬件,推出瞭可有效防控疫情的智能終端產品“防疫五金剛”,為醫院抗疫、企業復工、人員返程提供安全保障。集團旗下的東軟醫療公司向武漢捐贈瞭總價值2700萬元大型醫療影像設備及軟件;快速研發並推出“雷神”方艙CT、“火眼”AI等新品抗擊疫情。其中“雷神”方艙CT從研發、驗證到訂單生產僅用時7天。

另外,東軟醫療還向全球多個國傢援馳CT、雷神方艙CT等產品,助力肯尼亞、巴西、智利、泰國、秘魯、厄瓜多爾、越南等全球三十多個國傢共同抗擊疫情。

可以說,東軟隻是軟件產業在抗疫中的一個縮影。它讓我們看到在突發情況下,軟件可以變身為一種解決方案,變身為一種互聯網服務,也可以給硬件賦予更多的功能……所有技術、服務、硬件,都需要通過軟件賦能而產生價值。

從更大的變化來看,疫情把每一個人都困在瞭一個固定的物理世界,不能出門,不能去餐館,不能上班上學,但是世界不可能停止下來。

困在傢中的人們,每天花費更多的時間在互聯網上,看信息、看視頻、打遊戲,與親人、朋友間的聯系依靠社交軟件。而雲逛街、雲旅遊、直播帶貨、線上辦公和網課,都成為瞭生活的日常。必須工作的人們,用起瞭在線辦公、遠程視頻會議系統,一時間,無論工作、生活,都在加速向互聯網上遷移。

而所有這些互聯網應用,本質都是基於軟件。也可以說,疫情之下軟件為我們提供瞭全新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疫情來瞭,軟件成為抗疫的核心力量。疫情對工作和生活產生影響,軟件在幫助我們向互聯網上遷移,這種幫助人們適應不斷變化的環境的能力,正是其蘊藏的無窮力量。

無處不在:

所有新技術的載體都是軟件

今天,AI、大數據、區塊鏈、雲計算等名詞更時髦,更性感,那麼軟件還重要嗎?

當然重要,因為軟件是所有新技術的載體,也將永遠不會消失。

比如,區塊鏈、雲計算都離不開軟件的支撐。“軟件承載瞭很多新技術的創造,也決定瞭這些新技術的可用性。軟件與新技術是孿生的,它們是相輔相成的。”劉積仁認為,我們今天看到的很多新概念、新技術的背後其實都是軟件,軟件永遠不可能消失。以AI為例,AI本質是算法,算法就是軟件寫出來的。“AI如果是毛的話,軟件就是皮,AI是通過軟件表達出來的。”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同理,軟件是各種新技術的載體,也是各種硬件產品的靈魂。所有硬件如果沒有軟件賦能,就無法產生價值。

以我們最熟悉的PC來看,如果沒有軟件,硬件本身沒有任何價值。電腦中有瞭操作系統,我們可以對電腦進行各種操作;有瞭office,我們可以打字、辦公;有瞭瀏覽器,我們可以打開網頁;有瞭Photoshop,設計師可以編輯繪制圖像……硬件的所有功能,都是基於軟件去實現的。

技術發展到今天,軟件與硬件的結合度越來越深。隨著新技術的不斷湧現,可以通過軟件為硬件創造出更大的價值空間。

比如我們最常見的智能手機。今天,我們每個人都離不開手機,我們的衣食住行都可以通過手機功能去觸及,這些功能其實都是一個個APP,也就是軟件。

再比如,東軟涉足的CT機領域,之所以可以在眾多國際巨頭的競爭中脫穎而出,不僅是硬件能力強,更因為軟件不斷給CT賦予瞭新的能力。以前,CT機的主要功能就是掃描,拍出一系列的片子讓醫生查看,最後由醫生給出診斷結果。而現在,將智能軟件嵌入CT機之後,身體檢查可以實現更多的功能,患者掃描後就可以由後臺的大數據系統和影像雲給出一個基礎診斷,大大提高瞭醫生的工作效率。

“過去我們認為軟件是一種技術,而今天我們發現,軟件越來越融入我們的生活,無處不在。它與我們的社會,與我們每一個人的每一天的生活方式,都越來越發生緊密的關系。這樣一個關系的變化,應該說也是科技在過去幾十年間一個巨大的改變。”劉積仁對此強調,軟件的力量不僅是技術力量,更是思想的力量。

軟件的價值:

從技術工具到商業創新

正如前文所述,軟件無處不在,於大數據、區塊鏈、雲計算、AI等新技術當中,於各種硬件、系統當中,於各種APP應用當中。“所以我們看到軟件正在創造越來越多的數字經濟、數字實體,這是一種在數字社會上發展出來的嶄新空間。我們可以看到日新月異的應用正在不斷產生。”在劉積仁看來,未來的軟件更有思想,更有靈魂,其價值將會更多地通過對商業模式創新來呈現。

比如阿裡和京東,讓線上購物成為人們生活的日常。比如我們習慣看的紙質書,後來變成瞭電子書,現在甚至可以“聽”書,這就是全新的商業模式。再比如媒體的個人化、民生化,今天的很多大V可以發佈信息,也可以帶貨,依然是基於軟件的創新。

以往,軟件的創新商業模式,使得中國走出瞭一大批成功的互聯網企業。中國在互聯網行業也越來越處於世界領先水平,“所有這些新的創造,我認為還是一個初始階段,無論從運動、旅遊、娛樂、購物、公共服務,所有的東西都走到瞭互聯網上,而且未來還會有更大的創新空間。”劉積仁表示。

當然,隨著創新事物的不斷湧現,軟件也會使一批工種消失,同時會不斷地創造處新的工種。我們原有一些特別復雜(危險)的工作,將變得十分的簡單。最關鍵的是,原來沒有出現的工作也將被創造出來,去解決越來越復雜的新問題。

所以,軟件將會永遠存在,隻是以融合的形式滲透其中。未來,軟件的價值不是根據規模來衡量,軟件的價值表現在於它所創造的新商業模式。天貓、攜程、抖音,本質上是軟件,但它們的商業模式不是賣軟件,軟件不再獨立存在,而是隱身於新的商業模式中。“這是讓我們最感到興奮的地方。”劉積仁強調。

過去這些年,東軟一直都在通過軟件與各個行業進行深度融合,並且在創新商業模式方面做出瞭很多有益的探索。以熙康為例,東軟做的不是一個軟件平臺,而是一個智慧醫療的互聯網基礎設施,同時以服務的形式持續向外輸出。其商業模式也不是賣軟件,而是賣服務。

再比如,各大航空公司都需要票務銷售軟件,如果按照傳統思路,東軟可以直接賣軟件平臺給他們,但這是一錘子買賣。現在,東軟與各大航空公司合作搭建瞭系統平臺,產權屬於東軟,雙方聯合運營,每賣出一張票東軟從中抽取一定服務費。這樣一來,東軟就可以從這種創新合作中源源不斷地獲得收益。

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例子,東軟做瞭駕駛的APP,這個APP可以監測司機的駕駛習慣。這些數據正是保險公司所需要的,保險公司可以根據數據來測算不同司機的保費,提供更適合的保險服務。這種場景下,東軟的角色也不是賣一個軟件的,而是運營APP,保險公司其“購買”應用不斷產生的數據。隨著用戶越來越多,東軟的收益也會不斷增加。

因此,以往行業內的商業模式是賣一款軟件或是一個解決方案,單著是固定收入。而通過現在商業模式的創新,企業的收入“寬度”和“長度”都被無限放大。

融合:屬於軟件的生態時代

那麼,未來的軟件到底是什麼?

劉積仁認為,近年來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與普及,數字化商用規模的不斷拓展,技術正在從單一的價值創造發展為以賦能為本質構建的新生態系統。人工智能、大數據、超級計算等技術將與5G和未來的智慧網絡融為一體,互聯網將從傳統的連接人變為連接萬物,從連接的通道變成可計算的網絡,從信息的傳遞演進到知識的獲取,從解決通用的問題發展到個性化網絡的構建。

劉積仁強調,這一切,都將為軟件提供更大的發展空間,創造出更加融合、更加開放的生態。在這個生態時代,軟件可以賦能,可以創造新服務、新經濟和新生活,並且會不斷創造出新的行業。

如今5G已經開始大規模商用,其與各個行業的結合都會有創新空間。5G與醫院結合,能支持遠程醫療更高的帶寬,把過去的通訊平臺變成一個智慧平臺,從線下醫院衍生出線上數字醫院。由此更多的新服務模式將被創造出來,通過軟件各方的資源和能力將會連接起來,構造一個嶄新的生態環境。

從東軟在大健康領域的佈局來看,集團旗下幾傢公司有的涉足醫療設備,有的是做互聯網醫院,有的是聚焦社保……未來各個業務之間會有機結合,形成一個龐大的大健康生態。劉積仁透露,接下來東軟還會計劃建設智能醫院,“未來這個解決方案會越來越復雜,我們不可能什麼事情都做得好,所以開展生態合作是一種必然。”劉積仁表示,實際上不僅東軟對生態合作有著清晰認識——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產生強烈的合作意識,“大傢都發現,以前自己感覺很容易的事其實並不容易,很多問題不是靠錢能解決的,這也就導致生態越來越和諧。”

融合創新的背後其實是能力和資源的跨界,需要方方面面的協同。比如汽車上的智慧屏,其中需要有汽車企業、屏幕制造企業、操作系統企業、地圖企業以及其它各類應用企業聯合開發,參與者共同形成緊密合作,才有可能為用戶提供一個真正智能的屏幕。

再比如東軟熙康,目前集成瞭百度的輔助診斷軟件,可以賦能眾多基層醫生,提升他們診斷的效率和能力。這裡面就需要熙康、百度以及醫院各方緊密配合,才能形成一套良好運行的遠程診療系統。

所謂軟件進入生態時代,其實就是“將軟件通過連接、通過計算、通過整合所構造的利益相關者,大傢一起來提供一種商業模式和服務生態。”劉積仁解釋道。

長情於軟件才能產生長期的價值

過去幾十年來,軟件的形態、價值一直在變化中。最早軟件是一種技術,後來逐漸成為獨立的產品,再後來升級為解決方案,如今又以服務的形態存在。不久的未來,軟件將進入到嶄新的生態時代,作為一傢軟件企業,東軟又將如何鎖定自己的未來?

“軟件是東軟的生命支撐,我們用軟件不斷地支撐企業生命的延續。”劉積仁多年以來一直對軟件的價值有著清醒認知,在他看來,軟件的價值一直都在,而軟件的價值往往又隱於無形之中。

東軟一直在做的,就是將軟件的價值附加於其它的技術、行業、產品之中,這種思考也使得東軟可以走得更為長遠,“東軟這些年,其實走得沒有那麼輝煌,也沒有那麼糾結,因為這個行業給瞭我們足夠的持續發展空間,如果我們走進這個生態的話,會走得更長更遠,包括我們的利潤獲取空間。”

談及東軟的未來,劉積仁指出:“我們要超越軟件來思考,超越技術來思考。我們叫‘The Magic of Software’,軟件的創造力,軟件的新動能,將會給東軟賦予一種嶄新的使命——我們不僅僅要做技術、做產品,做服務,我們還要用軟件來解決社會發展中的許多問題,要去創造一些在數字社會、數字經濟的發展過程中,過去沒有過的新產品、新服務。”

作為中國軟件業的一面旗幟,東軟三十年從未改變的就是軟件這個內核。如果說蛻變,也隻是軟件向外輸出價值的形態。東軟是一傢典型的長期價值創造者,面對今天業界各種時髦、性感且讓人眼花繚亂的新概念,劉積仁依舊喊出:“東軟堅守做一傢軟件公司,更準確地講是一傢用軟件賦能的公司。”

  • 直播基地,無關帶貨?
  • 聚會遊戲走不出速紅速涼的怪圈?
  • 海外市場能否接棒“巨人”遊戲征途?
  • 自動駕駛成噱頭:賣車的不信買車的信瞭
  • 企業抵制坑位費,純傭帶貨會不會坑更深?
  • 擼狗、吸貓的年輕人,能否催生真正的寵物經濟弄潮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