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默:這裡有一份寫給美國的短電報

11月28日,觀傳媒大型年終秀“答案”C場圓桌論壇上,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咨詢委員會主席李世默、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教授沈逸、《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王湘穗圍繞“2020之後,中國該如何應對中美新格局?”展開精彩討論。本文為李世默主題演講。

視頻來源:觀視頻工作室

李世默:

今天我是主持人,也準備瞭一個小小的發言,想談談冷戰。中美現在是不是已經進入,或者正要進入冷戰?我們官方說,我們對冷戰沒興趣,這一點我相信。可是美國社會,特別是精英階層,有很多人呼籲要跟中國打一場冷戰。我註意到,在我們民間有兩種反應,一種是咬牙切齒,怒火沖天,恨不得現在就馬上亮劍。第二種主要表現在“公知”圈或者學術界,就是聞風喪膽,談虎色變:“哎呀不得瞭瞭,美國要跟我們打冷戰瞭,我們要成蘇聯瞭。”

那麼,到底什麼是冷戰?冷戰是怎樣煉成的?我想回顧一下歷史。

二戰結束以後,蘇聯迅速崛起,美國和蘇聯也從盟友變成瞭對手。可那個時候蘇聯勢頭非常好,很長一段時間比美國的勢頭要好,比如是蘇聯先上瞭月球。當時,社會主義思潮席卷美國,知識界、精英界很多人要搞社會主義。那時候的美國跟我們這時很像,也出現瞭兩個選項。一種人強硬地說要打第三次世界大戰,不能輸給蘇聯;第二種就是投降,覺得比不過蘇聯。

第一種選項是主流。那個時候美國出現瞭一個瞭不起的人物,叫喬治·凱南。他當時是美國的一個外交官,在莫斯科工作。1946年2月,他給國防部寫瞭一封現在著名的長電報,有8000個詞。喬治·凱南後來被稱為冷戰之父,因為這份“折子”被美國當局采納瞭。他說我們有第三條路,叫遏制(containment)。

他說,現在讓美國去單挑共產主義運動是不現實的。那時共產主義運動的態勢很好,蘇聯建立瞭華沙條約,發展中國傢都傾向於他們。他認為,對蘇聯的擴張企圖最有效的政策是保持長期、審慎、堅定的遏制。

然後他說,我們要認真理解共產主義的本質,就像醫生檢查一個失去理智的病人一樣,要拿出非凡的勇氣、客觀的態度、中立的立場和堅定的決心,避免受到情緒上的幹擾,要讓公眾瞭解蘇聯的真相。

他堅信,美國民眾對蘇聯瞭解的越深入,那種歇斯底裡的反蘇情緒就會越少。美國有能力對蘇聯在政策上施壓,迫使蘇聯表現得更加克制、謹慎,直至最後走向崩潰和衰落。

後來有人把這總結為讓蘇聯在自己的內部矛盾中壓垮自己,而不是直接跟它發生沖突。凱南還說,應對蘇聯很大程度上還要依靠自己社會的健康和活力,這是美國內政和外交的一個焦點。

他認為,每一個可以提升美國人民自信心、紀律性、精神面貌和團結精神的舉措,都是一次對蘇聯的外交勝利。在他看來,美國必須對其他國傢展現和描繪出一個他們所期待的比以前更加積極、更加富有建設性的全球願景。

最後,美國必須對堅守人類社會的信念和方式充滿自信和勇氣。畢竟在應對蘇聯挑戰中最大的危險就是被敵人同化。大傢都稱凱南為冷戰的建築師,他的戰略被美國運用以後,美國最終取得瞭冷戰的勝利。不過,在讀瞭他的電報以後,我得出一個結論:冷戰並不像我們想象中的那麼可怕。

凱南說的冷戰是針對熱戰說的。我們把他提到的Containment翻譯成“遏制”不一定正確,因為“遏制”這個詞是充滿進攻性的,他所說的containment是防禦性的。也許更確切的翻譯是“制約”,意思是有沖突也不要打熱戰,而是對蘇聯進行限縮。

在他的戰略指導下,兩個超級大國——美國和蘇聯確實在半個世紀中避免瞭直接的軍事沖突,避免瞭災難。所以我覺得,從歷史和技術上分析,冷戰是一個鴿派的戰略,後來也得到瞭驗證。

冷戰結束以後,凱南就堅決反對後冷戰時代美國和北約的擴張政策,也反對美國發動的一些戰爭。如果他能活著見到伊拉克戰爭,非氣死不可。

分析一下我們現在的處境。

首先最明顯的一點是:中國不是蘇聯。在冷戰時期,特別是60年代以後,蘇聯及其盟國體系和西方體系幾乎完全隔離,沒有任何交流,連貿易都幾乎沒有。蘇聯對美國和歐洲形成的是根本的生存威脅,兩者互不相容,兩種意識形態都要把世界全吞瞭,而且都有核武器。

60、70年代以後,蘇聯的經濟不斷衰敗,70、80年代,發生瞭嚴重的政治衰敗。不過,蘇聯不是一個民族國傢,而是一個很多民族國傢組成的聯邦,所以說散夥馬上就散夥。

中國現在是什麼情況?中國是一個全球性的國傢,政治、經濟、文化與外界高度互聯。我們是全世界,也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貿易國。中國現在是大概130個國傢的最大貿易夥伴,以美國為最大貿易夥伴的國傢大概隻有70個。中國經濟正在日益增強,收入在增長,產業在升級。

中國和蘇聯對美國的威脅也有質的不同。跟蘇聯比,中國隻威脅到美國的霸權地位,並不具備生存上的威脅。中國對歐洲更是隻有經濟競爭,也不存在生存威脅。在意識形態上,中國實施的是防禦政策,不讓別人來幹涉我們的治理模式和意識形態。

中國沒有意願把自己的政治意識形態推廣到全世界去。而且十八大以後,我特別意識到我們的政治在崛起。在習主席領導下,特別是90後、00後的年輕人對祖國越來越有信心。所以我覺得去年70周年國慶時的三句話:“人民有信仰,國傢有力量,民族有希望”說的是非常準確的。另外,中國不是多民族組成的聯邦,而是一個現代民族國傢。這些情況跟上世紀70、80年代的蘇聯是完全不一樣的。

第二,今天的美國也不是冷戰時期的美國。我們可以看到,今天的美國乃至整個西方世界的內在矛盾在不斷加劇。美國在冷戰時期,特別是60年代以後,進入瞭經濟收入增長,產業升級的黃金時代,也就是所謂的“美國世紀”。

那時候的美國也是“人民有信仰,國傢有力量,民族有希望”。可今天,美國正在經歷福山說的政治衰退,經濟面臨失調,貧富差距沒有辦法緩解,社會契約無效。

另外,還有保羅·肯尼迪教授講的,美國的過度擴張和國傢利益發生瞭巨大的矛盾。今天的美國跟那個時候的蘇聯一樣,在實施意識形態擴張,到處輸出他們的意識形態,要全世界買它的政治,甚至不惜用軍事手段強迫別的國傢接受。

這裡我要講一件事,有些人說,因為特朗普敗選瞭,所以美國政治體制的自我糾錯能力發生瞭。這種觀察並不準確,我講的美國政治衰敗、經濟衰退,都是在特朗普以前就發生瞭的。特朗普的當選是一次自我糾錯的嘗試,但是失敗瞭。他能力不行,也選錯瞭戰略。在我看來,拜登當選是舊制度的復辟,根本不是什麼自我糾錯。拜登的支持者、給他資助的,幾乎都是美國舊制度的既得利益者。

另外,美國的國傢認同正在從內部瓦解。他們現在搞所謂的“身份政治”,我比較尊重的政治學傢福山也講到這一點。

所以我有一個比較有趣的想法:也許今天的美國更像冷戰時的蘇聯。剛才講到的凱南是個大咖,改變瞭歷史的進程,我隻是一個上海的小商人,人傢寫瞭8000個字的長電報,我不能跟他比,不過我決定今天“山寨”一下他。

這是李世默的短電報,我讀給你們聽:

讓中國去單挑自由主義陣營是不現實的。對美國的擴張企圖最有效的政策是保持長期、審慎、堅定的制約。我們要認真理解西方自由主義的本質,就像醫生檢查一位失去理智的病人一樣,拿出非凡的勇氣,客觀的態度、中立的立場和堅定的決心,避免受到情緒上的幹擾。我們要讓公眾瞭解美國的真相。我堅信我們的民眾對美國瞭解得越深入,那種盲目的敵視和無端的畏懼就會少很多。中國有能力對美國在政策上施壓,迫使美國表現得更加克制,謹慎。應對美國,很大程度上還要依靠我們自己社會的健康和活力,這是我國內政和外交的一個焦點。我國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每一步推進,都是一次對美國的外交勝利。繼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牢牢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同世界各國在開放中合作,在合作中共贏,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高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體制,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的道路。

最後,凱南是一個鴿派,今天我也根據剛才講的話語,授予我們三位鷹派光榮的鴿派稱號。謝謝大傢。

來源|觀察者網


熱點視頻推薦📹👇

點贊↓ 在看↓

越贊越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