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高新實控人失聯,關註函迅速跟進!1900萬股質押股權或成隱患丨問詢風雲

呂俊坤不僅是杭州高新實控人,其亦在上市公司擔任董事長職務,任期至第三屆董事會屆滿之日即2020年11月12日止,不過其卻於2020年9月11日提前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戰略委員會委員等職務,且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投資時報》研究員 餘飛

實際控制人失聯,上市公司公告稱不知具體原因,並表示未對生產經營和管理穩定性造成影響。這一情況,正出現在杭州高新橡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杭州高新,股票代碼300478.SZ)身上。

11月23日,杭州高新披露《關於實際控制人失聯的提示性公告》,稱近日公司無法與實際控制人呂俊坤取得聯系,其處於失聯狀態。

對於呂俊坤失聯的具體原因,杭州高新表示尚未瞭解。同時,該公司稱呂俊坤失聯未對公司生產經營和管理穩定性造成影響。

《投資時報》研究員註意到,事實上,杭州高新上一任實際控制人高長虹給公司帶來的影響仍未消除。因高長虹在上市公司不知情的情況下與債權人簽訂《借款合同》,將杭州高新作為共同借款人,以致部分債務到期公司未能償還,導致公司銀行賬戶遭到凍結。

而在現任實控人失聯的公告披露後,深交所於11月26日向杭州高新下發關註函,要求公司核查所掌握的呂俊坤個人債務情況,包括債務金額、是否涉及公司責任、是否被提起訴訟等,是否存在冒用公司名義對外借款或對外擔保等情況。

對此,該公司回復關註函表示,目前仍無法與呂俊坤取得聯系,且公司及呂俊坤親屬對呂俊坤個人的債務情況並不瞭解,經查詢沒有發現其有因個人債務導致被提起訴訟的情形。經自查,公司未發現呂俊坤有冒用公司名義對外借款或對外擔保的情況。

失聯實控人接手剛一年

杭州高新是一傢研發、生產電線電纜用塑料的企業,該公司於2015年6月在創業板掛牌,產品運用於電力、船舶、軌道交通、通信、電氣裝備、建築、新能源等領域。

上市後,杭州高新的凈利潤並不出彩,而且在2019年巨虧。

2016年至2018年,杭州高新分別實現營業收入為5.62億元、6.52億元、8.53億元和6.97億元,分別實現凈利潤3531.49萬元、4234萬元、2117.95萬元。時至2019年,杭州高新在實現6.97億營業收入的前提下,歸母凈利卻巨虧2.93億元。

杭州高新的虧損與原實際控制人高長虹密切相關。

2019年深陷債務危機的高長虹為償還巨額負債,違規占用公司資金,同時私自借出上市公司公章並以公司名義對外借款和擔保。杭州高新表示,大額資金被占用導致公司資金短缺,正常生產活動受到影響,公司業績出現虧損。

進入2020年,杭州高新虧損仍在繼續。三季報顯示,今年前三季度該公司實現營收3.13億元,同比減少41.9%,虧損額達3316.56萬元。

作為這次“失聯事件”的主角,上市公司現任實際控制人呂俊坤正是在去年高長虹債務危機時進入杭州高新。

去年9月份,為幫助杭州高新解決資金困難和實控人資金占用、個人負債問題,呂俊坤和萬人中盈(廈門)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萬人中盈)承諾向高長虹出借1.5億元資金,用於歸還占用上市公司資金本金餘額。

在承諾幫助解決高長虹債務問題後,去年9月底,高興集團、高長虹與呂俊坤、萬人中盈簽訂瞭《表決權放棄及相關承諾協議》,呂俊坤成為杭州高新的實控人並與當年11月初出任公司董事長。

同時,杭州高新原實控人高長虹以及總經理樓永富與呂俊坤等多方簽訂協議,由呂俊坤支付1.88億元收購中國雙帆投資控股集團(香港)有限公司(下稱雙帆投資)50.99%股份,間接獲得上市公司15%股份。

此後呂俊坤又以二級市場集中競價方式增持633.4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

據此算來,呂俊坤直接持有杭州高新5%股份,通過雙帆投資間接持有公司15%股份,通過其一致行動人萬人中盈間接控制公司5%股份,合計持有公司25%股份。

沒想到的是,剛剛上任一年,呂俊坤卻以實控人的身份被杭州高新公告“失聯”,且目前公司表示並不清楚其失聯原因。

事實上,呂俊坤任期至第三屆董事會屆滿之日即2020年11月12日止,但其卻於2020年9月11日提前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戰略委員會委員等職務,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杭州高新2016年至2019年凈利潤及增長率情況

前任實控人影響仍在

雖然已經“易主”一年,但公司前任實控人高長虹留給杭州高新的負面影響仍在。

11月18日晚,杭州高新公告稱,上市公司基本銀行賬戶及部分銀行賬戶被司法凍結,基本賬戶系浙江物產中大聯合金融服務有限公司與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一案向杭州市上城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導致凍結。

銀行賬戶被凍結的主要原因系公司原實際控制人高長虹在公司不知情的情況下與債權人簽訂《借款合同》,在未經公司同意的情況下將公司作為《借款合同》項下的共同借款人,以致部分債務到期公司未能償還,導致債權人采取訴訟等措施對公司銀行賬戶進行凍結。

此外,根據浙江證監局網站今年1月份披露,高長虹還存在違規占用杭州高新資金問題。內容顯示,高長虹曾經通過公司向供應商支付采購款並間接劃轉至其控制的企業或其債權人等方式占用杭州高新資金,2018年占用資金累計發生額達6.355億元,2019年占用資金累計發生額11.43億元。雖然上述占用資金已經歸還,但資金占用利息尚未歸還。

在2018年4月至2019年6月期間,高長虹私自借出杭州高新公司公章並以公司名義對外借款和擔保,截至2019年12月30日上述借款和擔保的實際餘額為1.44億元。

雖然高長虹已非杭州高新實際控制人,但高長虹本人及其實控的高興集團仍在杭州高新持有股份。

據公告顯示,目前,高興集團及高長虹合計持有杭州高新3877.305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30.61%;合計質押股份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7.53%;合計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股份數3877.305萬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

11月25日,杭州高新發佈公告稱,高興集團所持791.5萬股股份於2020年11月12日開始在淘寶網司法拍賣網絡平臺進行拍賣。

高長虹留給上市公司的影響仍在,呂俊坤的失聯是否會讓上市公司“雪上加霜”?深交所在關註函中要求上市公司迅速核查並說明公司及呂俊坤親屬截至目前對呂俊坤失聯原因和行蹤所掌握的信息,以及所掌握的呂俊坤個人債務情況,並披露呂俊坤失聯及可能涉及的相關債務問題對公司財務及生產經營已產生及可能產生的影響。

對此,杭州高新回復關註函表示,呂俊坤合計控制公司25%股份。截至目前,上述25%的股份中,僅雙帆投資持有的公司15%股份處於質押狀態,質權人為華創證券有限責任公司,起止時間為2017年1月25日至2020年5月25日,質押股份數量為1899.9997萬股,剩餘融資金額為1.3億元。

雙帆投資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占呂俊坤控制公司股份的比例為60%,如雙帆投資持有的公司15%股份中有超過占公司總股本的12.5%股份被處置,公司的控制權或將發生變更。但由於呂俊坤尚處於失聯狀態,杭州高新目前無法知悉其為保持公司控制權穩定可能采取的措施。

該公司還表示,目前,呂俊坤的失聯對公司的財務及生產經營未產生直接影響。但若不能妥善處理雙帆投資股票質押業務的逾期問題,可能導致雙帆投資持有的公司股份大比例被平倉,進而致使公司控制權發生變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