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極一時的日本天後,如今靠“撿垃圾”治愈自己?

日本天後歌姬宇多田光的癖好,還真有點奇怪。▲擁有“日本最值錢聲音”的她,卻有一個獨特的癖好,喜歡“撿垃圾”!翻看她的ins會發現,和其他公眾人物不太一樣,她的個人自拍非常少,而po的最多的就是“垃圾”。像最近發的就是“撿完小車後隨即又撿到瞭個輪胎”。▲比如,她會說“好久沒有撿到千紙鶴啦”,“我撿到瞭一張還沒開封過的擦眼鏡濕巾”,“在出租車上撿到瞭吉他”。▲而這樣“奇怪”的癖好,源自於十年前。節目上,宇多田光解釋瞭自己為何會熱衷於低頭尋找路人的遺失物。那天,愛好散步的宇多田光散步在東京的街頭,突然被一陣閃爍的光吸引住瞭。走近一看,發現竟然是一張小黃碟。好奇心爆棚的她,對此產生瞭充分的好奇,她開始想,是誰又是怎麼樣把沒有外殼,隻有本體的碟片掉落在人來人往的人行道上的?在她看來“它們出現在瞭本不應該出現的地方”,從那以後,她就開始對掉落在馬路上的東西產生瞭濃厚的興趣,甚至產生瞭共鳴。▲在節目中,還列舉瞭一些她曾經po過的遺棄物。比如,那張寫著“pray”字樣的貼紙。是在她坐紐約地鐵時看到的,當她走過去將貼紙撕下,發現上面寫著“pray”,自己就有種被陌生人祝福瞭的感覺。▲在酒吧撿到的“天使翅膀”,在她看來,可能是萬聖節cos成天使的人,在活動結束後拋棄的。而在當時扮成蝙蝠的她就立刻戴上瞭翅膀,還拍瞭照,“好快樂哦~”。▲讓她把這些遺棄物都拍下來的原因,也是那強烈的好奇心。她會覺得“我發現瞭周圍人都沒發現的東西,就那種竊喜的心情…”▲這些遺棄物讓她產生瞭共鳴,就像在舉辦演唱會的時候,她就會想,“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人來見我呢?這裡是哪裡?我又是誰?我又在這裡做什麼呢?”這些路邊的物件,就好像站錯瞭位置的自己,於是有瞭很大的共鳴。盡管出道已經有瞭20多年,但是她總感覺自己處在瞭原本不該出現的地方,有種自己不屬於舞臺的感覺。▲被稱為“平成三大歌姬之一”的宇多田光,在1998年發表瞭自己的第一首個人單曲,像炸彈一樣震動瞭整個樂壇。隨後在16歲時,發表的首張日文專輯《First Love》,創下瞭日本及亞洲專輯銷量紀錄。▲許多歌手在經歷出道時的一炮而紅後,就再也沒有回到過最初的高度,落入瞭“出道即巔峰”的局面。▲但是,宇多田光沒有。每一次發佈專輯,都會引起大眾的瘋狂購買,創造瞭一個又一個紀錄。在日本樂壇有史以來銷量最高的十張音樂專輯中,宇多田光就占瞭三席。▲除瞭在專輯銷量上有著驕傲成績以外,也為日劇奉獻瞭許多經典主題曲。比如,木村拓哉和松隆子主演的電視《Hero》的主題曲《Can You Keep A Secret?》,《花樣男子》的形象曲《Flavor Of Life》,《最後的朋友》主題曲《Prisoner of live》等等。▲在她的身上一直都有著“星二代”的光環,而年紀輕輕就取得盛名,讓她覺得這一切有些不真實。她的爸爸宇多田照實是一名音樂制作人,而媽媽是歌手演員藤圭子。她的童年異常不安穩,父親和母親有過7次離婚再婚史,最短的一次隻有離婚兩周後又復合。直到2007年,父母雙方才正式離婚成功。▲在樂壇進行瞭十年的“摸爬滾打”,宇多田光開始對自我越來越迷失。也就在2011年,她選擇“學做一個普通人”,暫停瞭自己的音樂事業。▲這些被她撿起的遺落物,就像是她的童年,因為多變的傢庭原因,“被遺忘散落”。長大後,又因為歌壇的快節奏,不適應感,迷失瞭自我。她也用她自己的方式,為生活按下瞭暫停鍵,去感受遇見遺失的自我。

▲宇多田光用音樂表達著自己的心情感受。盡管最開始的曲風被人認為是難以定義的,但都帶著一種悲傷的底色。她在19歲時,和年長15歲的攝影師閃電結婚,歷經四年半,兩人選擇離婚。▲‍‍‍‍‍‍‍‍‍‍‍‍‍‍‍‍‍‍‍‍‍‍‍‍‍‍在2013年,她想的是“我也許再也沒法做音樂瞭。”因為那時,她的母親因為精神抑鬱墜樓身亡瞭。當她談到母親時,她總是滿懷深情,“雖然過去有很多不快的回憶,但當我想起母親時,心裡浮現的還是對方的笑容,很自豪能夠做母親的女兒。”▲之後,她選擇出發去歐洲緩解心情,在那裡遇到瞭意大利酒保卡利安諾。兩人在2014年2月,舉辦瞭婚禮,定居在瞭倫敦。在婚禮上,她對在天堂上的媽媽說“母親,我很幸福。”結婚一年多後,宇多田光生下瞭兒子,也成為瞭一位母親。但是她的丈夫在結婚之後,就辭職瞭,整天無所事事,兩人最後也是以離婚收場。▲經歷過巔峰和低谷的她,不再理會市場與人群,更沉浸於自己的創作。2016年,她帶著新專輯《Fantôme》重新復出歌壇。相比之前,沒有瞭那麼多的憂鬱感,而其中還有兩首是寫給母親的歌曲,“從失去母親到成為母親,我一夜之間成長瞭許多”。▲前段時間,宇多田光開瞭直播,網友問她“為何分手會那麼疼痛?”她說“當一段感情結束或是你失去瞭一個人,使你感到痛苦的話,可能是因為痛楚本來就存在。可能那段關系就如止痛藥一樣,讓你脫離苦痛,但當你失去瞭這個依靠,你便會再次感受到那份痛苦。”▲一路走來她經歷瞭許多,原生傢庭的動蕩,出道即巔峰的榮譽,對自我的迷失等等…還在20歲時,患瞭卵巢腫瘤,36歲,被確診為罕見疾病“運動過剩癥候群”,但她卻笑著說“啊,這不是疾病什麼的,隻是關節比普通人更柔軟而已。”經歷過太多起伏的宇多田光,隻想找尋那一份普通人專註於生活的快樂。靠著獨樹一幟的“奇怪”癖好,讓她對生活有瞭一份自己的解讀。

撰文:Crystal

協助:jessica 

設計:Zhang Yan

微信編輯:Xiao Wen

圖源:微博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