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歲身材不輸名模,每天5點起床健身,時尚女魔頭的一天顛覆你的想象……

本文由最有愛的公眾號 Pinterest 原創出品 

(ID:pintchina)

前陣子,《Vogue》舉辦的時裝電影盛典在微博刷屏瞭。

就在各路粉絲瘋狂為自傢愛豆打call時,隔天,一條讓時尚圈沸騰的消息再次刷爆熱搜。

這一場時裝盛典的籌劃者,與《Vogue》中國版共同進退16年的主編張宇,正式宣佈離職!

也許有人對這個名字比較陌生,但我相信每個追星女孩,都一定對張宇有印象。

(左二是張宇)

那些眾星爭艷的大合照裡,穩坐C位的就是她。

再大牌的一線,都甘願做“陪襯”,可見其分量之重。

當年她帶著一線女星“殺”上Met gala紅毯,與國外明星比美的場面,至今仍讓人印象深刻。

而在她帶領下的《Vogue》中國版,也成瞭國內頂級時尚女刊雜志。

《Vogue》的封面是明星們的兵傢必爭之地,也是選人標準最高的雜志封面。

15年以來,《Vogue》中國版一直保持高水準和高格調,被業內視為《VOGUE》最成功的海外版本之一。

這離不開張宇對時尚的挑剔和專業追求。

看到她離職的消息,大傢也紛紛猜測,來暫時接管的人會是哪個狠角色?

呼聲最高的,無疑是時尚圈最令人“聞風喪膽”的女魔頭,Anna Wintour(安娜·溫圖爾)。

在時尚圈摸爬打滾50年,穩坐美國版《Vogue》主編寶座32年。

設計師們做夢都想得到她的垂青,各路大牌巴結她,政商界的名人也想搭上她這條人脈。

如今,站在行業金字塔頂端的安娜,擁有著決定全球時尚風尚的影響力。

每天五點起床健身,打扮精致出門,多線處理工作,出入各個名流宴會……

誰能想到,這竟然是一個71歲老年人的日常?

幾十年如一日的波波頭,遮住半張臉的黑墨鏡,還有一張像做瞭半永久一樣的撲克臉……

這就是大眾對安娜的第一印象。

即使不混時尚圈的人,也知道這位女魔頭的存在。

許多人認識她,是因為電影《穿Prada的女魔頭》。梅姨飾演的時尚主編脾氣臭、冷酷無情又自傲,原型正是安娜。

有人說,她在時尚圈就像“核武器”般的存在,充滿殺傷力。

安娜在時尚圈到底有多厲害?

美國人是這麼形容的,流水的總統,鐵打的主編。

總統都換6屆瞭,而女魔頭還沒卸任。

盡管“被離職”的謠言年年有,如今71歲的她依然沒有退休的打算。

20歲進入時尚圈打拼,在這個行業超長待機50年,她能捧紅一個時尚品牌或設計師,也能分分鐘毀掉他們的飯碗。

各大牌經常會因為她的一句話,就改變當季的設計元素,隻因大傢都一致認同她的專業度。

一場時裝秀好不好,往往看安娜的反應就有答案。

鼓掌,是她對這場秀的最高評價。

這一季新品要做好被搶斷貨的準備,當季設計師也馬上要紅遍時尚圈瞭。

如果她從頭到尾板著臉,甚至搖瞭搖頭,那麼這個設計師要回傢自我反省瞭。

當然,各花入各眼,她的審美不一定符合所有人的品味,但我們不得不肯定的是,女魔頭挖掘新人的眼光。

那些被她看好的新人,全是黑馬,百無虛發。

曾經沒人看好的小馬哥Marc Jacobs,是安娜的認可讓他一路走到底,成功當上LV的創意總監,如今自主品牌也搞得有聲有色。

默默無名的打工人海盜爺John Galliano,也是因為她的力捧,坐上Dior首席設計師的寶座。

如今影響力最大的華裔設計師王大仁,在《Vogue》實習時被安娜青睞,才有今天的成績。

面對這些真正有才華的人,她從來不吝嗇自己的幫助。

牽線投資人,在各大牌面前力薦設計師,為他們最大限度地提供資源。

當然,面對她不喜歡的人,也絕不留情面。

比如網紅大咖卡戴珊,擠破頭去蹭女魔頭主辦的慈善晚宴Met Gala,

不好意思,官方照片通通“一剪沒”。

個性冷酷,我行我素,不討好任何人的安娜,盡管已經做到時尚圈女王的級別,她的做事風格,至今仍然被許多人詬病。

不過,真正的強者,從來都不會在乎別人的看法。

15歲就輟學出來打拼的她,比同齡人都早接觸社會。

當過百貨店的櫃姐,也在不知名的小報社打過雜,被老板嫌棄學歷低、被同事嫌棄經驗少,她都沒有埋怨過,默默埋頭苦幹。

21歲,她來到瞭紐約版的《時尚芭莎》。本以為離自己的時尚夢更近瞭一步,沒想到不過9個月就被炒魷魚瞭……

就因為她當大傢都在拍馬屁的時候,口出狂言否定瞭老板俗氣的審美。

要是換瞭別人,面對這種情況可能會沮喪、會委屈,女魔頭反而越挫越勇。

相繼到基本雜志工作瞭十多年,34歲那年,她終於如願推開美國《Vogue》的大門,當上創意總監。

因為工作能力突出,她很快就被調回英國,榮升英國版《Vogue》的主編。

她的空降,馬上引來英國同事的妒忌和不服,工作上一旦出現問題,所有人就開始排斥她。性格本就強勢的安娜,也不怕跟同事撕破臉吵架。她一直認為,職場不是交朋友的地方,工作就是工作,用業績說話的人永遠最硬氣。39歲,安娜因為個人業績突出,被請到瞭《Vogue》美國總部,競選這本在時尚界擁有最高話語權的雜志主編一職。當時和她競爭的,是如今的婚紗女王Vera Wang,王薇薇。毫無疑問,安娜是最後的贏傢。誰都沒想到,上任後第一個封面,安娜就被罵得很慘。她選瞭當時沒啥名氣的以色列模特 Michaela Bercu ,用價值10000美金的高定上衣,混搭一條50美金的平價牛仔褲。雜志一出街,果不其然被懟爆瞭。在那個年代,能上封面的都是昂貴的華服,大傢一致認為安娜這麼做,是在給高定時裝降格。女魔頭卻不那麼想,她隻想借此讓高貴的時裝,融入平凡。事實證明她是對的。放眼現在,誰還會這麼想?難道背愛馬仕就不能穿優衣庫瞭嗎?“時尚並不是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自己覺得舒服好看才最重要。”安娜的大膽舉動還有很多,她打破《Vogue》封面隻用模特的傳統,請來明星和網紅,甚至是政要名人。在“以瘦為美”的時代,她請來大碼模特Ashley Graham和其他超模一起上封面,當時也是引起一陣轟動。女魔頭做事就是這樣,從來都不按部就班,敢於革新,任性大膽,給你來個出其不意。時尚不正是這樣嗎?永遠都需要推陳出新,而安娜就是那個走在最前頭的人。“因為敢冒險的人,才能走得更遠。”有膽識隻是安娜成功的一部分。沒有專業的時尚設計學位,單憑天生的品位觸覺和對時尚的熱愛,能在這個競爭激烈的圈子摸爬打滾50年,全靠她嚴以律己的高要求。就算現在站在瞭時尚行業的頂端,她也沒半點懈怠。女魔頭一天的作息都是掐著點來安排的。每天早上五點起床,六點健身,七點開始工作,下午兩點見客人,晚上十點準時關燈睡覺。除瞭出差,安娜幾十年來都保持這樣的自律作息,71歲還擁有這樣的好狀態和精力,真的太令人羨慕瞭。身材也很絕,還能駕馭各種造型。對於工作,她也有幾個必須堅守的原則。比如,當天工作必須當天解決完。這個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很難,所以她必須提高每一項工作的效率。於是有瞭“5分鐘會議”的出現。團隊成員跟她開會,時間要盡量控制在5-7分鐘內,每次會前都想好自己要說的事,容不得半句廢話。為瞭保證高效,安娜也從不遲到。作為娛樂圈的最大咖,每次看秀,她總是第一個到場。結束後沒有半點磨蹭,71歲依然踩著高跟鞋健步如飛,跑得比保鏢還快,繼續趕往下一個秀場。不管參加什麼宴會,她隻喝水不喝酒,最多隻會逗留20分鐘。對女魔頭來說,工作以外的社交,20分鐘足夠瞭。看完安娜的經歷,也許你會覺得這個大姐大沒有人情味,冷酷又強勢。確實是的,畢竟女魔頭這個稱號名不虛傳。不過,從職場的角度來看,安娜是個成功的典范。我們可以不喜歡她的穿搭,不認同她的做事風格,但不得不承認,她身上有著許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關於職場經,今年她在《大師課》裡面分享瞭不少幹貨,個人覺得還蠻有啟發的,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完整視頻。

面對批評坦然接受,但不要深陷其中;學會提問,要問就問有價值的問題;要達到一定的高度,需要耐心;

她也說過,能力比口才和人脈更重要,不要刻意去討好任何人,而是努力成為那個被別人討好的王者。有媒體統計過,安娜今天手上的人脈關系,遍佈全球各行各業,縱橫政商界,總價值超過3500億美元。事實證明,當你有實力時,所有人都想跟你打好關系。最後,或許有人會問,難道非要跟安娜一樣,變得冷酷無情、不好相處,才能站在業內的頂端嗎?當然不是。她的經歷隻是告訴我們,在職場上,當溫柔無法成為力量時,冷酷果斷一點,也許會讓這條路變得更好走。圖片丨網絡責任編輯丨如花編輯丨Eddie

END

「喜歡就點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