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壓下的年輕人,小心血壓飆升!

pixabay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和居民生活方式的改變,高血壓已成為影響我國乃至全球居民健康的重大公共衛生問題之一。近40年來,高血壓的發病率直線上升,據《柳葉刀》(Lancet)一份研究報告,1975至到2015年,全球飽受高血壓之苦的人數從5.94億增至11億,其中大多數人生活在發展中國傢,南亞和非洲。

 

目前,科學傢們發現諸多與高血壓相關的危險因素,包括心血管疾病(CVD)危險因素以及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如吸煙、糖尿病、血脂異常、超重、缺乏運動和不健康飲食等,然而隻有個別危險因素(體重,酒精攝入和運動)與高血壓具有因果關系,其他危險因素目前尚不清楚否存在因果關系,或僅僅是共同作用的結果。

 

為瞭更好的瞭解與高血壓相關危險因素的因果關系,近日,發表在《高血壓雜志》(Hypertension)上的一項研究,通過全基因組關聯研究(GWAS)調查瞭18個危險因素與高血壓風險之間的因果關系。

 

Sabine van Oort , Joline W.J. Beulens.et al.Association of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and Lifestyle Behaviors With Hypertension A Mendelian Randomization Study.2020 Hypertension doi/10.1161/HYPERTENSIONAHA.120.15761

 

孟德爾隨機化(MR)研究設計是一種使用基因型作為工具變量來推斷表型與疾病之間的關系的方法。由於這種研究方法不易受傳統流行病學研究中的混雜因素和反向因果關聯所影響,已廣泛應用於暴露因素與疾病之間的因果關系。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使用目前最新、最大的全基因組關聯研究(GWAS),調查瞭18個危險因素與高血壓風險的因果關系。研究人員從2個歐洲隊列中提取瞭與高血壓相關聯的基因:FinnGen研究和英國生物(UK Biobank)。FinnGen研究納入15870例原發性高血壓和74345例子沒有基本高血壓或任何其他高血壓疾病。英國生物庫納入納入54358例原發性高血壓患者和408652例對照組。

研究結果發現,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HDL-C)、甘油三酯(TG)、身體質量指數(BMI)、酒精依賴、失眠和教育程度等6個因素均與高血壓發生風險相關,且存在因果關系,這也意味著改變這些危險因素是預防高血壓的重要目標。

18個危險因素與高血壓風險之間的關系.

 

具體來說,TG水平越高、BMI越高、酒精依賴程度越高以及失眠,高血壓發生風險越高,而受教育程度越高和HDL-C水平較高,高血壓發生風險越低。失眠在高血壓的形成過程中發揮病因作用,這提示當前指南在闡述可影響心血管風險的生活方式時,應更突顯睡眠的作用。

當然,其他因素與高血壓發生風險也存在相應的關聯,比如2型糖尿病、吸煙、睡眠時長等均與高血壓風險增加相關。但目前尚不能其與高血壓的因果關系。

  • 2型糖尿病與高血壓之間的風險關系可能存在多態性偏差,目前還不完全確定2型糖尿病對高血壓風險的獨立因果效應。

 

  • 吸煙與高血壓之間的關系也很復雜。研究人員發現吸煙及有吸煙史與高血壓風險增加相關,這與之前英國生物庫關於吸煙和動脈高血壓的MR研究一致,但與另一項MR研究中並沒有發現相關性。盡管吸煙和高血壓的證據尚不明確,但仍應勸阻吸煙,因為總體證據有力地表明,吸煙是心血管疾病的一個強有力的危險因素。

 

  • 較長的睡眠時間和較低的高血壓風險之間存在潛在關聯。然而,這種關聯僅在英國生物庫中觀察到。因此,暫時無法對睡眠時間在高血壓發病中的因果作用下結論。

 

值得註意的是,空腹血糖、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吸煙量大、喝咖啡、中度至劇烈體力活動和久坐與高血壓發病風險之間並沒有觀察到顯著的關聯。

 

研究人員表示,這項研究進一步加強瞭心血管危險因素和不健康生活方式因素與高血壓的因果關系證據。通過調節這6個危險因素,可預防高血壓,並最終減少高血壓相關的疾病負擔和死亡。

 

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高血壓年輕化的趨勢愈發明顯。根據中國高血壓調查(CHS)顯示,34歲以下的年輕男性高血壓的患病率高達20.4%,少年兒童高血壓患病病率也呈持續上升趨勢,年均增加0.16個百分點。雖然這個數字遠低於中老年人,但年輕患者對自己患高血壓的知曉比例、接受治療和血壓控制達標的比例,也隻有中老年患者的50%左右。

 

其實,中青年高血壓患者與老年人有很大不同。由於社會生活節奏較快,生活壓力和精神壓力激增,交感神經系統(SNS)和腎素-血管緊張素系統(RAS)在這一人群中被顯著激活,導致該人群生活方式幹預強度和最佳藥物治療可能與老年高血壓患者不同。

Jing Liu,Xinzheng Lu et al.Expert consensus on the management of hypertension in the young and middle‐aged Chinese population.Int J Clin Pract.2019 DOI: 10.1111/ijcp.13426

2019年《中國中青年高血壓管理專傢共識》強調:根據中青年人群高血壓的病理生理和臨床特點,其生活方式幹預強度和最佳藥物治療可能與老年高血壓患者不同。抗高血壓藥物治療應與生活方式幹預同時進行,特別是對2級或3級高血壓患者、已確診心血管疾病者或心血管疾病高危者。對於單純1級高血壓,是否應該開始抗高血壓藥物治療存在爭議。然而,流行病學研究表明,年輕人血壓高於130/80 mmHg與心血管病事件的長期風險間存在明顯關系。

中青年高血壓診療流程.

 

同時,指南強調,非藥物治療可能有助於提高降壓療效和降低心血管疾病發生風險。早期幹預對於減緩高血壓和心血管疾病進展至關重要,是高血壓和心血管病防治的重要策略。非藥物治療主要是指生活方式幹預,旨在停止對身心健康有害的行為和習慣:

 

1、限制鹽的攝入(每天<6 g),增加富含鉀的食物(新鮮水果、蔬菜和豆類),減少飽和脂肪和膽固醇的攝入;

2、體重控制(BMI<24 kg/m2;腰圍:男性<90 cm,女性<85 cm);

3、戒煙(戒煙和避免二手煙);

4、限制每日飲酒量(男性<25 g,女性<15 g);

5、有氧運動(如散步、慢跑、騎自行車或遊泳等;每日體育活動時間>30分鐘,每周5-7次);

6、減輕精神/心理壓力;

 

總之,隨著社會的發展,年輕人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不可避免地增加瞭交感神經系統激活。多項研究顯示,中青年人群血壓若不能得到及時的控制,存在較高的心血管病長期風險。目前,關於最佳的降壓目標雖仍有爭議,對於無癥狀中青年高血壓患者,降壓目標為<140/90mmHg,如能耐受,大多數患者可進一步降至<130/80mmHg。當然,對高血壓和合並危險因素的患者來說,建議臨床醫生與患者進行討論,以指導決策過程。

 

來源:梅斯醫學綜合報道

授權轉載、投稿及爆料請聯絡梅斯醫學管理員

梅斯醫學MedSci(微信號:medsci_m)

推薦閱讀

疫情之下艾滋病防控困境,如何保護好自己遠離感染?

中國單身成年人口2.4億!單身的人有危險?

想要瞭解更多資訊內容,請點擊閱讀原文下載梅斯醫學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