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無法自己排尿,每天忍受心痛折磨!杭州男子深陷絕望:這輩子還有希望嗎?

你有嘗試過一天不排尿嗎?這種難受,相信很多人都沒體驗過但53歲的沈先生卻因為腎衰連續十多年沒有小便過而就在同時 ,他還因為心衰每天都要忍受心痛的折磨兩個讓人絕望的疾病同時在沈先生身上將他折磨得身形消瘦、命懸一線

尿毒癥、冠心病接連找上門

中年男人十多年沒排過尿

沈先生是杭州臨安人,2005年,時年38歲的他先是查出痛風,斷斷續續治療半年多後,又被確診為尿毒癥,在當地醫院開始瞭血透。“我哥生病前是做泥水工的,身體還算健壯,後來因為一周三次血透,年紀輕輕就不工作瞭。”沈先生的弟弟這段時間一直在醫院照顧哥哥,他說,血透瞭3年後,沈先生就基本沒有瞭自主排尿功能,喝水更加克制,每一天都過得小心謹慎。本以為自己的後半生會在血透中平靜度過,但變故仍然不期而至。2016年的盛夏,沈先生因為肚子痛被傢人緊急送往當地醫院就診。不想入院不到半天,他就接連經受死神的考驗。“第一次心臟停跳,搶救瞭43分鐘人才回來,沒想到後半夜,又停跳搶救瞭9分鐘。”驚心動魄後,醫生向傢屬解釋,這是由於長年的血透加速瞭血管鈣化和老化,導致沈先生患上嚴重的冠心病而不自知。此後,沈先生在上海某三甲醫院接受瞭心臟搭橋手術,並繼續回到當地接受血透治療。

三個致命疾病同時出現

身體每況愈下,他連走路都費勁

4年前的那次意外對沈先生而言,無疑是一次重創,從那之後,他也感覺身體每況愈下。“今年9月開始,我感覺胸口痛、胸悶、氣喘、沒力氣。”以往還能在傢人陪伴下在村裡散散步,但彼時的沈先生從樓下走到樓上都十分費勁,“到瞭10月,胸悶氣急更厲害瞭,每次胸口像被刀割一樣,痛得我滿身冒汗。”經過當地醫院的初步治療,效果並不明顯,沈先生仍在學醫的小女兒當機立斷,決定將爸爸轉院至浙大一院治療。“完善檢查後,我們發現他冠狀動脈遠端堵塞十分嚴重,心臟射血分數EF值隻有26%,心功能嚴重受損,正常人應該在60%以上。”浙大一院心臟大血管外科主任馬量主任醫師介紹,沈先生入院後被診斷為急性心力衰竭、冠狀動脈粥樣硬化心臟病以及終末期腎臟病,無論哪一項都是極為致命的,更不要說三者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如此低的心臟射血分數讓沈先生難以承受普通手術的治療,經過心臟大血管外科、心內科、腎臟病中心、麻醉科、體外循環組、輸血科、手術室等多學科會診,專傢組一致認為,心腎聯合移植是救治他的唯一方式。

難克服重重困難完成心腎移植

12年瞭,他終於能自主排尿瞭

“器官移植是我們的優勢學科,心腎聯合移植此前我們也做過2例,患者均康復順利。”浙大一院腎臟病中心常務副主任吳建永主任醫師表示,每個移植患者的病況不同,沈先生由於血透時間長,血管鈣化較為嚴重,身體狀況也更差,給手術造成瞭不小的壓力。對手術團隊而言,最大的壓力就是平衡圍術期血壓問題:手術首先進行的是心臟移植,移植後心臟功能還沒有完全恢復,血壓較低,還需要血管活性藥維持,而腎臟移植又要求提高血壓,保持移植腎的血供有利於移植後的腎臟產生尿液,這樣不得不加大血管活性藥的用量,加重移植心臟的負擔,給圍術期的管理帶來很大的困難。

而沈先生已經鈣化的血管也加大瞭術中出血、滲血的風險,主刀醫生的每一步操作都如履薄冰,如同高空走鋼絲般聚精會神。11月1日晚上,由心臟大血管外科馬量主任醫師和腎臟病中心吳建永主任醫師聯合主刀,手術團隊克服重重困難,成功將愛心捐獻者捐獻的器官移植進沈先生體內。隨後他被送入重癥監護室密切監護,術後第三天就順利拔管。“老沈,已經第三天自己排尿瞭啊!”當清醒後聽到這一句寒暄,沈先生眼角流下淚滴,這一刻,他盼瞭整整12年。在監護室一周後,他順利轉入普通病房進行進一步恢復。“感覺蠻蠻好,謝謝你們噢!”出院前,沈先生跟醫護人員一一告別,感謝他們一個月以來的精心照料。

曾經,他以為自己的餘生會以悲劇落幕,但現在他重新看到瞭生活的希望,大女兒已經結婚生子,小女子即將學業有成,一切都在好起來……

疫情通報

12月1日0-24時,無新增確診病例。截至1日24時,累計報告確診病例1294例(境外輸入病例75例)。

來源:浙大一院、健康浙江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權請聯系我們!

主編:尉潔婷

責編:隋雪   

點擊右下角 “在看” ,推薦給大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