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雲見日,走進2000多年前大漢楚王的地下宮殿!

點擊上方玉器鑒定專傢即可關註我們!

獅子山楚王陵位於江蘇徐州獅子山西麓,1994年徐州漢兵馬俑博物館、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徐州博物館考古部對其進行瞭發掘。據考證,該墓主人為西漢早期分封在徐州的第二代楚王劉郢或第三代楚王劉戊,下葬時期為公元前175—公元前154年。當年,劉戊參與“七國之亂”謀反未果,楚王傢族為保自身利益,權衡利弊,勸其自縊,以死謝罪贏得中央王朝的諒解。他自殺後,楚國宮廷考慮到其是反國之王,一旦朝廷下詔書,必然不能享受王者之禮,於是匆忙將劉戊下葬,給中央政府一個“即成事實”,結果漢朝廷接受瞭這一事實。陵墓雖歷經十九年修築,但當劉戊下葬時,尚未修完。徐州古稱彭城,因傳說堯帝封籛鏗於此立大彭氏國,《書•禹貢》記天下九州,徐州即為其一。公元前206年秦滅之後,項羽於此自立為西楚霸王,劉邦立漢後,先封韓信為楚王,劉邦又立其異母弟劉交為楚王,都彭城,傳八代至楚王劉延壽時,因其謀反被誅除國。甘露三年(前51年),漢宣帝遷其子定陶王劉囂為楚王,再傳四代,王莽時絕,故而西漢劉姓楚王共傳十二代。漢朝有制,封王死葬封地。所以西漢十二代楚王的陵墓,都應在徐州附近,近年來考古工作人員在徐州總共調查和發掘瞭八代楚王墓,獅子山楚王陵是其中最為著名的一個。獅子山楚王陵墓道南向,整個墓葬由墓道、天井、甬道及耳室、前室、後室等11個墓室組成,墓葬總長116.2米,東西最寬處13.2米,總使用面積851平方米,開鑿山巖總量5139立方米。陵墓墓道分內外中內三部分,外段長29米,寬9米,未開鑿成規整的斜坡,底部巖石高低起伏,為瞭便於下葬,在殘石上用夯土做成斜坡道。中段墓道長20米、寬3.5米,內墓道上部有一長18.65米、寬13.2米、南端深8.45米、北端深10.9米,面積達240多平方米的巨大天井。如此龐大規模的天井從未見於其他漢代墓葬。除瞭體現氣場之外,這樣天井的設置可謂毫無功用,有學者以為開鑿這樣的天井能夠加快整個墓葬的開鑿進度,然而,整座楚王陵的鑿石總量為5139立方米,天井的鑿石工程量就占到瞭瞭45%,也就是說,為加快開鑿一座將近3000餘立方米的墓室,而開鑿一個約為2300立方米的天井,這未免太過離譜。西漢初期出現瞭“斬山為槨,穿石為藏”的大型橫向石室墓,可是,沿用瞭數千年的豎穴槨墓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失去影響,橫向石室墓在初興之時,在形制上以及工程的設計上,必定會對豎穴槨墓有所遵循,不單如此,以獅子山楚王陵墓為例,其天井很可能原計劃建造一座豎穴巖坑墓的主體部分,之後由於某種原因而改鑿成橫向洞室墓葬。與土坑豎穴墓以積石積炭為防盜施工不同,“鑿山為藏”的崖洞室的防盜重點在於墓門、墓道,以巨大石塊填塞墓道的‘王陵塞石’,以及用石板封墓道、鐵水灌墻、頂門器、用石封門等一系列防盜工程隨之發展完善。並且對後世墓葬的防盜技術世產生瞭深遠的影響。獅子山楚王陵內墓道的盡頭即為墓葬主墓門,門內安置每組4塊前後共四組總共16塊巨型封門塞石。主墓門十六塊塞石在鑿刻時因石料大小而定,長短不一,其截面都一樣,為0.92米見方,每塊塞石上鑿有一個小方形平底凹槽,槽內直接用朱砂書寫有文字,標明著該石所處組列、序次、墓內位置以及尺寸大小。然而,即使在二千多年後的今天,都須要起重機才能搬運的巨大塞石,還是無法阻擋盜墓者,盜墓者在每組塞石右上角那塊鑿出“牛鼻眼”,然後牽引上繩索將前後四塊塞石一一拉出,楚王陵主墓門後各室主要物品在早年即被盜劫一空。雖然主墓門後的各室中的主要物品已被盜,可是天井下內墓道中三個耳室(W1室、W2室、E1室),中內墓道相接處一陪葬墓都未曾遭盜劫。從遺留文物推斷,西側W1室為禦府庫,W2室為儲藏室;東側E1室為廚間。陪葬墓墓主為“食官監”。楚王禦用銀質沐浴器自名日“鋗”。腹壁上陰刻一組銘文:“宦者尚浴沐鋗容一石一鬥八升重廿一斤十兩十朱第一禦”,這段銘文註明瞭該器所屬的官署、用途、器名、容積、重量和編號。楚王禦用銀澡盆高19.5厘米,直徑45.7厘米。更難能可貴的是,銀澡盆中的搓石及沐浴用具還被完好無損的保存瞭下來。獅子山楚王陵雖經盜劫,出土文物的數量和保存的完整度實在無法和廣州南越王墓、滿城中山靖王墓、長沙馬王堆漢墓等未經擾動的漢墓相比,但整座墓葬出土文物竟然也還有2000餘件(套),其中以各類玉器為大宗,共出土有200餘件(套),有多件都稱得上國之重寶,最著名者當屬金縷玉衣。漢代人相信金玉能使死人不朽,所以高級別的漢代墓葬,大多都有玉制的九竅塞、玉握、玉琀等殮葬玉器。眾多玉衣中,南越王趙佗玉衣2291片,中山靖王劉勝墓玉衣2498片,中山靖王後竇綰玉衣2160片,楚王玉衣則4000以上,玉料質地最好、制作工藝最精,可謂獨一無二。因盜墓者抽取金絲,玉衣在發掘時已散亂各處,大體能夠復原完整。這具玉衣所用玉料產自新疆和田,質地溫潤光澤,有正方形、長方形、半月形、三角形等多種形狀,裁片精薄,側面刮棱,表面拋光,四角或周邊單面鉆孔,孔徑尤小。玉衣片尺寸較小,最大的不足9平方厘米,最小的不足1平方厘米,有的厚度僅1毫米。楚王陵出土的玉石器中有一件玉石鎮獸,金屬的獸鎮在漢墓中多有出土,其通常都是日常中的生活用具,用以壓席之物,一般完整的都是四件一套。楚王墓中的這件玉石獸鎮比通常所見的青銅獸鎮稍大,且在未經盜擾的西一耳室(W1)中隻出一件,考察其擺放位置在耳室木門之後,這件鎮獸可能辟邪守護之功用。這件玉石獵豹的頸部,雕出一條飾有貨貝項圈,貨貝在商周之際原曾作為貨幣使用,考古發現多有實物證據,戰國之際,飾有貨貝之帶成瞭高級的裝飾配物,稱為“貝帶”。楚王陵不僅出土系有貝帶的獵豹玉石鎮,且還發現瞭貝帶的實物,出土時紡織而成的帶已朽壞,但帶上所飾三行貨貝尚保存完好,貝間綴以金花。貝帶兩端裝雙熊噬馬紋金帶頭,附金穿針。整條帶具即為當時最華貴新穎的腰帶“黃金飾具帶”。《史記•匈奴列傳》記:“孝文帝(不是北魏那個拓跋宏,是漢武帝的爺爺)前六年(前174年),遺匈奴書曰:‘……漢與匈奴約為兄弟,所以遺單於甚厚……黃金飾具帶一,黃金犀比一,繡十匹,錦二十匹,赤綈、綠繒各四十匹……”中,漢文帝贈送匈奴單於的黃金飾具帶究竟是如何模樣,二千來已無人知曉,獅子山楚王墓中出土者,正是這種黃金飾具帶,後人能一睹實物,不能不說是件莫大的幸事。楚王陵西一耳室(W1)的出土有兩副黃金飾具帶,遺物中還出土有“楚中尉印”封泥,由此可知這黃金飾具帶是楚國中尉送給楚王的賻貺之物。金扣腰帶通長約97厘米、寬6厘米。帶扣黃金鑄成。每副帶扣由一對形狀相同、圖案相對的金板構成。扣面淺浮雕圖案,主體為猛獸咬鬥紋,周邊為勾喙鳥首紋,形態逼真,極為精美。獅子山楚王陵裡還有多少秘密?還有多少精美的隨葬品?我們接著看……楚王陵玉棺玉片出土時景象除瞭上文提到的金縷玉衣和黃金飾具帶之外,獅子山楚王陵還發現瞭一件很有代表性的楚王棺具。出土時各類玉片玉板有1781片,經補充後達2095片,復原成一具完成的玉棺。楚王陵玉棺復原,長280cm,寬130cm,高108cm目前全國僅出土有兩具包裹玉棺,一為滿城中山靖王王後竇綰玉棺,由192塊青玉板組成,鑲貼於木棺內壁;此外就是獅子山楚王墓出土這具,兩者相較,楚王玉棺體量更為龐大。玉料質地更佳,裝飾和做工也更為精細。獅子山楚王陵兵馬俑排列陣仗示意圖其實,在楚王陵主體墓發現之前,考古學傢於1984年先在獅子山楚王陵墓西約500米為一處規模龐大的西漢兵馬俑坑,另外陵墓的東北、東南、西、西北等方位,呈扇形散佈著眾多陪葬俑坑。正是根據這些兵馬俑坑的位置,才確定瞭今天楚王陵的位置。獅子山楚王陵兵馬俑現已知已發掘的西漢諸侯王、諸侯墓葬中,使用兵馬俑有三處,一是咸陽楊傢灣漢墓,二是章丘西漢諸侯王墓,再者即為徐州獅子山西漢楚王陵,這裡就涉及一個最為關鍵的問題,這座楚王陵的墓主到底是哪一代楚王。通過墓葬中出土的陶俑、錢幣以及墓葬的形制的分析可以斷定,楚王陵墓主不會晚至第五代楚王,原先的學者傾向於此墓是西漢楚國第三代楚王劉戊,包括現在徐州博物館、獅子山楚王陵博物館展廳、一些重要的考古資料上都如實定論。獅子山楚王陵兵馬俑然而,眾所周知的是,楚王劉戊是漢景帝三年(前154年)七國之亂的叛首,謀反在西漢是重罪,畏罪自殺的楚王劉戊竟能享受金縷玉衣及龐大兵馬俑陪葬的待遇?!徐州簸箕山西漢墓主為宛朐侯劉埶,劉埶同為七國之亂中叛反臣,叛亂平定後,《漢書》記漢景帝有言:“楚元王子埶等與濞等為逆,朕不忍加法,除其籍,毋令污宗室。”粗糙的鏨痕劉埶的墓葬未經盜掘,墓中未用玉衣或玉面罩殮葬,從犯劉埶尚未使用玉衣,謀反的主犯劉戊卻能使用玉衣?!獅子山楚王陵被認定為第三代楚王劉戊的重要理由是這座陵墓最終未修建完成,與劉戊謀反失敗自殺匆匆入藏的歷史相符,縱觀整個墓室,除天井及外墓道經過打磨外,內墓道、耳室、側室及後室等多處可見鑿制粗糙的鏨痕。為完工之耳室綜合考量,獅子山楚王陵墓主還是確定為第二代楚王劉郢客較為合適,劉郢客雖在位四年,不過通過人海戰術,加之獅子山石質較為松軟,幾年內建造這樣一座墓葬並非不可能。不過無論墓主到底是哪代楚王,都無損於徐州獅子山楚王在中國墓葬史上的地位和價值。墓室中佈滿粗糙鏨痕的壁面如今的楚王陵成為熙熙攘攘的參觀勝地,墓葬中留存千年的玉石金銅,也都轉移保存於博物館之中,好在這些劫餘之物還都美輪美奐,毫無保留地供四方客觀察欣賞和識讀。這其中,出土的玉器尤為精美,我們這就一同來感受獅子山楚王陵出土的漢玉之美。谷紋白玉璧龍紋青玉璧出廓大玉璜出廓璜形玉佩龍形玉嵌飾犀形玉嵌飾s形玉龍龍鳳紋玉璜絞絲紋玉管玉觿龍首玉帶鉤西一耳室南側這組楚王禦用飲酒玉器發掘現場玉卮玉杯雙聯玉管虎頭玉枕飾獅子山楚王陵出土的玉器,不管是禮儀用玉還是裝飾用玉,都是目前發現漢墓出土玉器中最優者之一。玉龍佩、玉卮,玉器質量好,等級高,雕琢精美,代表瞭已知漢代出土玉器的最高水平,為研究漢代玉器提供瞭珍貴的實物材料。


更多相關閱讀:9歲女孩墓堪比帝王!神秘小妾墓裡出土的珍寶,竟超過夫君!漢玉之冠:南越王墓出土200多件玉器賞析遼公主墓出土神秘玉器,專傢解密真實用途海昏侯墓藏“怪玉”難倒專傢?為你揭秘!

版權聲明:本文來源於網絡 如涉及侵權請及時聯系玉器鑒定專傢刪除!

長按二維碼識別,更多精彩

  服務與合作  

藏品拍賣、鑒定、廣告合作請聯系 181 1733 7318 微信號 guwanyuandu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