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和主教练闹掰的瓦格纳,开始考取教练资格证,他会是一位好教练吗?

全文 2773 字,阅读时间预计 5 分钟。

在结束了自己的球员生涯 10 个月后,前天津泰达队外援桑德罗·瓦格纳开始向成为一名教练转型。在接受德国《踢球者》杂志采访时,瓦格纳表示,相比于球员,他更喜欢成为一名教练。“即便是德甲联赛或者欧冠联赛级别的教练,有时候他们所做的一切也都是错误。” 瓦格纳说道。
《踢球者》:瓦格纳:“我做教练会比做球员更好。”
在与天津泰达队分手之后,在德国的瓦格纳目前以足球解说为职业。10 月 1 日,在第 11  届德国超级杯的比赛中,拜仁慕尼黑 3 比 2 险胜多特蒙德,队史上第 8 次夺得德国超级杯冠军。刚刚退役不久的瓦格纳作为 DAZN(全球知名的体育流媒体公司、体育赛事转播商)足球专家组的一员,在这场比赛中完成了自己的首次出镜解说。在担任该机构解说嘉宾后不久,瓦格纳便表示,自己接下来还会向着成为一名教练而努力。
“ 

首先,我想为球迷提供 DAZN 公司内容丰富的战术分析。当然,我将忠于我自己的观点,并且一如既往地坚持我说话的风格,但是不会像以往那么刻薄。我很期待这个新的角色,并将以此为契机,继续向我的足球教练目标前进。   

——  瓦格纳



如今,瓦格纳迈向了成为教练的第一步。在接受《踢球者》杂志采访时,瓦格纳表示自己已经完成了德国足协精英青年教练的课程,拿到了精英青年教练证书。不过,瓦格纳距离成为一名职业教练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接下来,他还需要拿到 A 级教练证书和职业级教练证书。在这个过程中,他还要通过更多实践去积累经验,比如在今年夏天接手一支青少年队伍。

《阿尔克哈雷日报》:前德国国家队球员瓦格纳,认为他能成为一名更好的教练。

在接受采访时,瓦格纳认为自己的教练生涯成就,会比球员生涯成就更高。“我确信比起当球员,未来我将会成为一个更好的教练。因为比起当时开始球员生涯,现在的我对于教练这个职业拥有更好的起始条件。” 与此同时,职业生涯经历了多位主帅的瓦格纳,对于一些教练的看法也由来已久。“在很多时刻我都在思考,有的教练的做法是完全错误的,即便是德甲和欧冠级别的教练。我认为我可以凭借自己的方法,经验和思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教练。我认为自己善于与人打交道,并且能够以差异化的方式与人打交道,我喜欢成为领导者,对我来说,这是成为一名优秀教练的关键。”

德甲官网:前拜仁和德国男足前锋桑德罗·瓦格纳正式挂靴

从瓦格纳的采访中不难看出,瓦格纳自己有信心通过自己的经验和与球员的交流,成为一名好教练。值得一提的是,在自己的球员职业生涯中,瓦格纳曾对一些教练产生过质疑,这种质疑,至少在瓦格纳的职业生涯末期就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对勒夫,一次是对施蒂利克。

《够力足球》:勒夫:瓦格纳退出国家队的举动,是在把德国队的队员当傻子。

2018 年 5 月,德国国家队公布了参加俄罗斯世界杯的球员大名单。在 2017-2018 赛季中,瓦格纳在德甲联赛中表现稳定,作为莱万多夫斯基的替补,瓦格纳在 14 场比赛中打进了 8 球。在 2017 年的联合会杯上,瓦格纳在 8  场比赛中打进了 5 个球,这一切让瓦格纳充满信心,认为自己会成为德国队在世界杯中的高中锋人选。然而,在德国队主帅勒夫公布的名单中,瓦格纳榜上无名,勒夫反倒选择了弗赖堡中锋尼尔斯·彼得森。据德国媒体报道,瓦格纳在得知自己无缘世界杯后,在拜仁的训练场内当场哭了起来。很快,瓦格纳宣布退出德国国家队,他在退出国家队的同时还表示,自己对于没能入选国家队十分失望。瓦格纳认为正是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直爽性格,才让自己无缘国家队大名单。对此,勒夫也进行了有力的回击,他说:“瓦格纳认为他无法入选的原因是他善于表达自己的想法,而其他人能为国家队效力,只是因为他们根本不表达自己的看法,他这是在把正在效力的德国球员当做白痴!”

勒夫放弃瓦格纳的决定,就是那只大洋彼岸的蝴蝶扇动的翅膀,最终让远在中国的天津泰达队,在 2019 赛季掀起了“阿森纳飓风”。瓦格纳当初选择从霍芬海姆转会至拜仁慕尼黑,就是希望能够进入德国国家队,世界杯梦碎之后,瓦格纳选择了来中国淘金,时任泰达主帅施蒂利克,则将瓦格纳带到了泰达队。

经历了半个赛季的球荒后,瓦格纳逐渐适应了中超节奏,并在 2019 下半赛季开始屡屡进球。泰达队能够在 2019 赛季获得联赛第七,阿奇姆彭、乔纳森和瓦格纳的“阿森纳组合”功不可没。2020 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爆发,泰达队为了应对原定在二月份就要开踢的中超联赛,开始在昆明集训,当时球队的外教和外援也出现在了球队的第一阶段冬训中。不过,瓦格纳在昆明冬训进行到一半时出现了状况,在一次训练中,瓦格纳痛苦倒地,并退出了训练,而这也是瓦格纳最后一次出现在泰达队的训练中。

几天后,瓦格纳踏上了返回德国的航班,在养伤的同时,他还能在德国迎接自己第四个孩子的出世。不过,泰达队教练组很快发现在回到德国之前,瓦格纳与友人在上海进行了聚会,背后绚烂的上海夜景以及瓦格纳轻松的神情,和他在训练中受伤的痛苦表情形成了强烈对比,而让瓦格纳回国养伤的教练组,也自然产生了强烈的反应。

转天,施蒂利克与瓦格纳进行了联系,并且对教练组宣布了他对瓦格纳的要求——瓦格纳不仅要提供德国方面的验伤报告,在泰达队前往泰国训练前,他要来到北京,在北京再进行一次验伤。因为施蒂利克也知道,瓦格纳出现这样的情况,会让依然跟队在昆明与泰达队苦练的阿奇姆彭与乔纳森怎么想,同时这也是对自己在球队中威信的挑战。

然而,对于施蒂利克的要求,瓦格纳并没有照做,和上次他与勒夫闹僵一样,这一次他和施蒂利克也闹掰了,而瓦格纳当时的选择是离开球队。今年 2 月初,瓦格纳在泰达队的微信群里宣布,自己因为有伤决定退役,同时欢迎队员们去德国时找他玩。

球队的泰国拉练结束后,泰达队回到中国,外援外教则各自回家。此后疫情在世界各地爆发,我国开始对外籍人士实施入境管控措施。当时泰达俱乐部一直在忙两项工作,一个是在为施蒂利克等外教和外援办来华签证,一个便是劝说瓦格纳归队。在这个过程中,瓦格纳和施蒂利克同在德国,但二人没有进行任何联系。其实在中超联赛逐渐确定将要启动时,瓦格纳还曾给自己所住的天津丽思卡尔顿酒店打过招呼,表示自己很可能会回到天津,只不过这次他不会带着家人,因此自己换个小一点的房间即可。不过,最终瓦格纳还是没有回到天津,而泰达俱乐部迟迟没有宣布瓦格纳不会回到球队,也是因为俱乐部一直努力到了最后时刻。在赛季之初接受采访,谈到瓦格纳退役一事时,施蒂利克的回答得比较巧妙,他说:“之所以有这样突发的状况,问题的责任不在于俱乐部,不在于球队,不在于教练。” 而在施蒂利克的这句话中,唯独没有提到球员。

此后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了。瓦格纳提早退役,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了施蒂利克的提早退休。如果瓦格纳还在,泰达队在联赛第一阶段的成绩是否就不会这样不堪?施蒂利克是否也不会下课?这一切就又是另外一个 “蝴蝶效应” 的故事了。如今,瓦格纳也将踏上教练岗位,按照他的规划,他有一天也会成为 “施蒂利克” 、也会成为 “勒夫” 。只是不知道,当他遇到另一个 “瓦格纳” 时,又会怎样与这样的球员沟通呢?

本文系《体坛新视野》微信订阅号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如有稿件采用需求或商务合作意向,

请在工作时间(8:00 – 18:00)致电:

(022)23601972 or 13207576205

或用手机添加微信号:EYESONSPORT 

 联系我们